乡村神医

第285章碎腕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过了许久,长者长长叹一口气:“郭祥山等九人,都是那一期特种战队里最强的战士。原本他们可以服役更长时间,后来,只不过因为某种国际影响的考虑,让他们九人提前退役。而后,地方上对他们的安置工作做得不够,致使他们在就业无门的情况下,参加了国际上的一些雇佣战队,最后导致受伤受骗,弄得流落街头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上级能了解这些,我深感宽慰!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国家某个部门,始终在关注着这些人的信息,因为他们是九把刀,握在我们手里,就是九把正义的刀;落在坏人手里,就是九刀邪恶的刀!我这次来,也是考察你招收这九人的最终目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张凡松了一口气,道:“我刚才已经说过,我树敌过多,多次遭暗算,身家性命危如垒卵,万般无奈之际,不得不扶植一点个人的势力以求自保。但我身为国家公民,并没有反对现行体制的想法,只想挣点钱,摘掉穷二代的帽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长者伸出手,轻轻拍了张凡的手一下,口气变得亲切,“此前,我们得到的情报并非如此,今天与你一番恳谈,方知事实真相。我回去将向上级翔实汇报。上级考察之后,将会给予你一定的补助和方便,甚至一定的公职和地位,使你的团队在需要的时候,为国家出征!”

    张凡心里一格登:说得如此轻巧!我刚刚集结了一点力量,你们就要凭空收买招安下来?将我置于体制管辖之内不得自由?

    天马要行空,大鹏九千里!

    我张凡壮志在胸,岂能安于做一名混吃等死的官府闲人?

    如果国家有难,我自然会舍身征战;但想要收编我,却是不行!

    “不行。大丈夫‘听调不听宣’,可以为国家出力,但不想进入体制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多少人都在削尖脑袋往体制里钻!”长者煞是费解,脸色惊疑。

    张凡不想明说,淡淡地道:“我这个人自由惯了,不习惯朝九晚五,还是谢谢您的好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‘听调不听宣’!”长者不由得感叹,深思一会,道:“如果给你相对的自由空间,甚至给你相当的权力来指挥一个战队,你能答应下来吗?”

    这个,对张凡是有相当的诱惑力的。

    谁不想一呼百应,手下有一个战斗团队?

    那是沙场将军的风采!

    “以后再谈吧。目前谈这个还早。”张凡打算把这个艰难的选择留到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长者也是同意,便道:“这个,当然不需要你马上做决定,而且,如果真是录用用你的话,上级也需要对你进行进一步的考察,比如你的领导能力,你的个人战力,你手下团队的忠诚程度……总之,这也许是好长时间以后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如果没有别的话要讲,我告辞了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一个低沉冷峻的声音传来,一直坐在身边的黑衣人突然出手,抓住张凡胳膊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张凡感到了对方手上的力道如潮水一般,汹涌而进入他的脉道。

    好大的内力!

    张凡不由得暗暗感叹道。

    即使在天山卫浮子身上,张凡也没有感到这样如山之重!

    不过,张凡是相当冷静。心中清楚:对方或者是在试探自己的实力,或者是对自己发起了攻击!

    无论是前者后者,都要还以颜色!

    想到这,张凡左臂一抖,右手直伸过去,准准地抓住了对方的另一只手腕!

    现在的情形是,双方各自握住对方一只手腕!

    双方都在运力,紧紧地握住对方。

    张凡轻声道:“先生,松开我的手!”

    对方含笑不语,手上加大力道。

    张凡感到左手腕骨一阵麻木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服用了益气丸,筋骨奇健奇强,早就被对方捏碎了!

    “不松?”

    张凡又是问了一句,但他的小妙手并未发力,想给对方一点退路:毕竟,黑衣人练到这个份上,也是几十年的功力熬成,一旦废了,终身后悔。

    黑衣人原本受上级嘱托,要当场试试张凡的功力;再者,他见张凡与长者说话之时语多不敬,完全没有普通人在这位高贵长者面前那种卑躬屈膝,因此看不上眼,想借着试张凡功力的机会,废了张凡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张凡转头看向长者,问道:“这位先生为何要对我出手?”

    长者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张凡用力甩了甩腕子,想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但没有办到。

    黑衣人的手如钳子,越来越紧。

    不过,黑衣人心里也是奇怪:这样的握力,就是木棒也握碎了!这个张凡的手臂骨难道是铁打的?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又加大了一把劲。

    张凡这回是确实感到威胁了:对方的手劲已然到了张凡能支撑的极点了。

    隐痛、麻木……

    若是这样下去,这条手臂真的要断了!

    唉,张凡轻轻叹了一声:“给脸非要屁股!真是逼格之人!难道还不松手?”

    黑衣人邪笑着,反而又加了几分力气。

    张凡无奈,笑道:“不想让你残废,你偏蹦高去领残疾证!死去吧!”

    言毕,小妙手一用力。

    “咔!嚓!”

    黑衣人脸色顿时变了!

    由红变黑!

    眼里无光,面容呆滞!无力地将张凡的左臂放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凡也松开了对方的手腕!

    长者一看,不禁惊问黑衣人:“你的手臂怎么这么长?”

    黑衣人汗流满面,却是坚持着一声不吭,右手扶住左手,小心地托着,放进裤袋里!

    那只手腕,腕骨已经粉碎,成了骨头末子!剩下的只有皮连着筋,当然被抻得好长好长!

    张凡厌恶地看了黑衣人一眼,轻轻地道:“功夫没有练成的话,不要出来丢人好吗?”

    说罢,打开车门,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长者完全被眼前的情景给震住了:这个张凡,比特战队员还厉害几倍。因为黑衣人是他的保镖兼司机,乃是从特战队里挑出来的最出色的战士!他的手劲在全队掰腕大赛中,得过冠军!

    这样的铁手,在张凡手下,成了豆腐渣子!

    “丁调研员,这个张凡太不给你面子了。干脆,从后面给他两枪得了!”

    “他虽然不给我面子,但是,他已经给你机会了!你没有见好就收!”长者斥责道。

    黑衣人满面惭愧,低头不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