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288章我的战队

    荷官用长长的镊子,又把那张牌向许老大那边推半寸:“许先生——”

    许老大微微一笑,轻道:“叫!”

    方片a!

    许老大握着手里的牌,得意地看着张凡,问:“张先生多少点?”

    张凡把牌亮开。

    20点!

    众人都以为张凡赢了,有人甚至冲他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不料,许老大把手里的牌往外一翻!

    去!

    21点!

    “哈哈哈,承让了承让了!”

    许老大把牌往外一推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不禁冲许老大赞叹起来:

    “真是艺高人胆大!”

    “手里有20点还敢叫牌!”

    “要不怎么叫赌神呢!”

    娜塔看了张凡一眼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拍了拍她的手,示意她镇定:“这是第一局,还有两局呢。”

    张凡心里在打鼓点:许老大真有这么神?竟然在20点的位置上加叫一张牌!

    莫非有老千?

    其实确是出了老千。

    这第一局有个特点,荷官知道牌形,洗牌时以超绝手法,左右手牌互换互插,洗成某个顺序,而这个顺序荷官是了然于胸的。

    因此,在许老大20点的情况下,荷官以镊子的一个动作,暗示许老大可以继续叫牌,结果许老大得了21点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第一局已经把牌打乱,荷官手法再精,也无法控制牌序了,第二局若是想出老千荷官已经无法帮忙,也只有看许老大自己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“第二局开始!”

    荷官高声道。

    双方叫牌。

    许老大手气相当臭!

    张凡神识瞳轻瞟一下,发现两张牌抓完,许老大手里已经25点!

    他输了!

    而张凡手里两张牌加起来只有15点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在暗笑:这回我要好好看看你是怎么做弊的。

    轮到许老大叫第三张牌。

    他假装犹豫半晌,轻轻道:“不叫!”

    他现在寄希望于张凡误断!如果张凡叫牌也超21点,张凡是庄张凡输。

    张凡看了一眼最上面那张牌,红桃j,叫了它,就是27点输掉。

    张凡也假装犹豫了一下,然后道:“在对方没有把牌放到桌面上之前,我无法确定自己叫与不叫。”

    此时许老大手里握着两张牌,正在做两手准备:如果张凡叫超了,他直接赢了。如果张凡低于21点赢了,他就在往桌上掀开牌底的一瞬间偷天换日,搞成20或21点点。

    众人把眼光落到了秦老头脸上。

    裁决的最后权力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“许先生已经弃叫,可以把牌放在桌面上。张先生的要求合理合法。”秦老头低声说道,口气却是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许老大无奈,只好把两张牌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张凡再一次透视确认对方是25点,便冲荷官道:“我也弃叫!”

    说着摊开自己的牌花:15点。

    许老大的牌在桌子上摆着,众人都在看着他,他根本无法出老千了,只好掀开牌花认输。

    双方一比一打平。

    最后一局决定胜负。重新猜庄,张凡坐庄。

    双方谨慎万分,一张张地叫着。

    三轮过后,张凡18点,许老大17点。

    因为是张凡坐庄,所以不能平手,平手的话,张凡就输了。

    现在轮到许老大先叫,张凡看见那张牌是草花9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要许老大叫了,他就26点输。

    对于许老大来说,手里17点,确实是个纠结的点位!不叫,易被人超。叫了,只要抓到从5到k任意一张牌,就超21点了!

    输的面比赢的面大!

    许老大极为纠结。

    十分钟过后,荷官已经开始倒计时读秒。

    “十秒,九秒,八秒……”荷官慢悠悠地读着。

    当荷官读到三秒时,许老大一抬头:“叫!”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笑:许老大,你26点!

    轮到张凡叫牌,他透视了一眼,下一张是红桃3!

    “叫!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牌发过来了,正好21点!

    就在张凡接牌的一瞬间,许老大看似无意地摸了一下鼻头。

    一摸之后,张凡再次透视过去,发现许老大手里的草花9不见了,代之以一张草花4,正好是21点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21点,张凡坐庄,许老大赢了。

    许老在刚才一摸之间,换掉了草花9!

    张凡猛地站起来,对秦老头道:“秦先生,许先生刚才作弊了,我请求录像重放慢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就是摸了一下鼻子吗?这个动作不违规,你也可以摸。”旁观的一个官员替许老大辩解。

    “如果重放慢动作的话,作弊的细节就可以看得出来!”张凡朗声道。

    秦老头眉头一皱,道:“若是许先生没有作弊的话,回放慢动作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秦老头这话说得公正,因为规则事先已经定好,双方都有权要求录像重放。

    张凡道:“另外,许先生手里的某张牌,与未发下来的牌有一张相同!也就是说,某张牌竟然有两张!不信的话,我们现在就可以验证。”

    许老大一听,内心慌了:如果一查剩下的底牌,那里那张草花4跟我手里的草花4,两张相同的牌,确实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老千露馅儿,不但输钱,以后我这赌王的名声就彻底扫地了!

    “我刚才只这样碰了一下鼻子!”

    许老大说着,重新在鼻子上摸了一下,借机把草花4重新换成草花9。

    “许先生刚才是这个动作吗?”秦老头问张凡,其实秦老头心里明镜似的,他明白许老大已经害怕,把牌换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有异议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,开牌吧。”张凡情知已经赢了下来,不想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说着,把自己的牌翻开,21点!

    而许老大是26点!

    接着,大传公证所将两千万元打入娜塔的帐户,张凡护着娜塔,离开了游轮。

    走下游轮舷梯的时候,娜塔担忧地说:“许老大能这么轻易放我们离开东岭市?”

    张凡微笑着,指指码头,“你看,那里——”

    娜塔向前一看,只见码头上整齐地一排,清一色尼彩服,清一色雄壮大汉,他们远远地看见张凡走下舷梯,刷地一下,敬了一个军礼,声震环宇:“张总好!”

    张凡冲大家挥挥手,道:“勇士们好!”

    “这,”娜塔惊异地问,“他们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我的战队,狂狮战队,指到哪打到哪,战无不胜的铁血战队!”张凡有几分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&26412;&25991;&26469;&33258;&29916;&32;&23376;&23567;&35828;&32593;&32;&87;&87;&87;&46;&32;&32;&103;&122;&98;&112;&105;&46;&99;&111;&109;&32;&32;&26356;&115;&26032;&26356;&113;&24555;&24191;&21578;&23569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