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290章门总

    “既然不让我进去,那么就请林巧蒙女士出来见我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祁管家一皱眉头,表情倨傲:“我说年轻人,不要太执着。门家这里没有你的机会。门公子出身高贵,而你是一个无名小辈,怎么可以给门家公子看病?你通过门路来找人推荐,这样做很不地道。”

    在祁管家看来,美如妖的林巧蒙一定跟这个帅哥有那么一腿,所以想把给门家看病这个荣耀,送个人情给帅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林巧蒙从1301房间里走出来,见张凡受阻,不高兴地说:“祁管家,张凡先生在江清被称为神医,否则的话我不可能推荐他的。在我看来,他比任何专家都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神医?”祁管家哭笑不得地环视保镖们,问,“请问,你们谁见过这么年幼的神医?”

    他故意把年轻说成了年幼,借以打击张凡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没见过!”

    “江清市跟我们香州市比,就是个兔子不拉屎的穷地方,怎么可能有神医?”

    “穷山恶水骗子多!”

    “大管家,你不要跟他磨嘴皮子,轰走算了!”

    保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奚落着。

    “祁管家,不要以年龄来判断人!”林巧蒙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祁管家邪笑一声,以猥亵的眼光看了一眼张凡和林巧蒙,“林女士,你如果非要送张先生人情的话,请找个别的途径吧!门家不是被人利用的地方!”

    林巧蒙听祁管家说话如此无礼,顿时杏目冒火,道:“祁管家,别忘了自己的身份!你不过是门家喂养的一条狗,你也想替门先生做主?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竟敢骂我?”祁管家跳了起来,伸手要打林巧蒙。

    张凡抢先出手,抓住祁管家的手腕,轻轻一掇。

    祁管家胳膊一麻,整条胳膊全部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那条胳膊像麻绳一样,吊在了膀子上,晃荡荡来回摆动着——是脱舀掉环了!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祁管家瞪着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,“在我眼里,你连一条狗都不如!还不让开路!”

    走廊里的吵闹,惊动了房间里的门家庆,他派一个秘书出来,冲林巧蒙道:“门爷请林女士和医生进来!”

    林巧蒙冲祁管家冷笑一声,问:“门总请我们进去,请问,祁管家,可以吗?”

    祁管家见状,生怕二人进去之后在门家庆面前说他坏话,便堆了一脸笑容,弯腰道:“误会,误会。对不起,是我错了。林女士,还有张,张神医,请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伸手把他往边上一搡,又是推了一跤,跌坐在地上,笑骂:“给脸不要脸,非要臭屁股!”

    这一推力气非常大,祁管家猛地跌坐下去,挫伤了尾椎骨,一阵剧痛令他坐在地上吸气,脸上十分痛苦。林巧蒙拉着张凡走过他面前时,斜眼淡淡地说:“是狗,就要摆正狗的位置,别时不时把自己当成人!想做人?够格吗你?”

    走进1301房间,在极为宽敞豪华的套房里,张凡第一次见到了这位以前只在电视新闻节目上才能见到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门家庆本是香州一个单亲家庭的穷孩子,在贫民区长到16岁弃学,开始在街头卖绢花、兜售领带,凭着极为超群的机智和判断能力,踩准了香州经济的每一个鼓点,造就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,可以说是世界商业史上教科书式的人才。

    张凡的眼光与门家庆的眼光,在一瞬间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门家庆看上去不到六十岁,红光满面,体格健壮,眼光如狼一般明亮。

    而他身边,站着那位著名的女模、七年前香州选美小姐欧阳阑珊。她三十不到,长得艳若桃花,是六年前与门家庆奉子成婚,当时媒体做过大量报道。

    “门总,欧阳女士,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张凡先生。”林巧蒙上前一步,把张凡介绍给夫妻二人。

    门家庆伸出手,轻轻握了张凡的手一下,道:“张凡先生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您是林女士的助理?”

    说完,没待张凡说什么,又转脸问林巧蒙:“医生呢?你为公子请的医生为什么不一起进来?”

    林巧蒙明白门家庆弄错了,忙哭笑不得地解释道:“门总,这位张凡先生就是我为公子请来的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?这……”门家庆眼里一下子充满迟疑,侧脸与欧阳阑珊对视一下,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张凡先生是江清市乃至全省有名的神医,有手到病除的医术,如果不是为了贵公子,张神医还未必抽出时间来呢。”林巧蒙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门总好!往日只在电视上看见你跟国家领导人在一起,今日亲见,晚生不胜敬佩。”张凡微笑着开了开场白,不卑不亢,非常得体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你好,”门家庆怀疑的眼光打量着张凡,问,“这么年轻就被冠以神医的称号,一定是不同凡响的。请问,张医生是毕业于哪家国际著名医科大学?”

    “我毕业于江清中医卫生学校,是属于小中专。”张凡对于以毕业院校来衡量人的习惯,非常反感,故意强调自己小中专的学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张医生真有幽默感!竟然有意隐瞒自己高贵的学历,看来是不愿出名的世外高人。”门家庆略带讥讽地说,同时,看了一眼身边的门夫人。

    而门夫人眼中却并未出现讥讽的神情,只是淡淡地笑,轻轻地用柔和的女音说:“有时,中医不需要更高的学历,代代私传的医术,也是很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说得对,”林巧蒙道,“张医生的医术,我不是耳闻,而是亲见!”

    “林总,你跟张先生同样有幽默感?中医理论,用的是归纳法,是一门经验科学,因此都是老的辣!张先生这么年轻,怎么可能有那么高的中医医术?”门家庆越发不相信了,心中已经认定林巧蒙一定是出于某种目的,才把这么一个不懂医术的愣小子介绍过来。

    “门总,你看我像是那种不负责的人吗?尤其是门公子治病这种大事上,我敢跟您老开开玩笑?”林巧蒙道。

    门家庆一听,又问道:“那么请问,张医生在在就职于哪家大医院?”

    张凡一笑,“没有在哪家大医院,只是自己开了一个村级医务室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?村医?林总,您刚刚跟我说过不会开玩笑!可他是个村医!难道村医也会治病?”门家庆简直快把眼珠子给“惊奇”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民间高医,未必非得在哪家大医院就职。张凡医生是闲云野鹤,自由惯了,不喜欢早九晚五。”林巧蒙道。

    &26412;&25991;&26469;&33258;&29916;&32;&23376;&23567;&35828;&32593;&32;&87;&87;&87;&46;&32;&32;&103;&122;&98;&112;&105;&46;&99;&111;&109;&32;&32;&26356;&115;&26032;&26356;&113;&24555;&24191;&21578;&23569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