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291章赵神医出山

    “你让我相信地球是方的,我也不会相信这么年轻的医生会治病!林总,你让我失望!”门家庆口气已经是十分不满了。

    林巧蒙双手一摊,口气不满:“既然门总把话说到这个份儿,治病的事就不再谈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欧阳阑珊却是用美目一眼一眼地偷瞟张凡,输情送意的好动人,然后脸上挂上微笑,上前挽住门家庆的胳膊,娇声道:“家庆,林总请张医生来,相信是有她的道理。你不是常说,‘自古英雄出少年’吗?你敢保保证张医生不是神医?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摇他胳膊拍他肩,无限发嗲。门家庆不好直接驳回娇妻,只是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“家庆,”欧阳阑珊娇躯耸胸直往他身上碰,“你十六岁开始做大生意,建立门氏集团的那年,也只有十九岁呀!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咱们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张医生试试嘛。人家既然诚意前来,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?”欧阳阑珊说着,又扭头轻瞟张凡一眼。

    张凡觉得这个少妇的眼光像一支火把,往你脸上一扫,就是一片燥热之气拂面!好抢手的货,对所有人男人都是有一刀见血的杀伤力!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看着办吧。”门家庆招架不住娇妻的狂轰滥炸,勉强点点头。

    欧阳阑珊启齿一乐,扭着细腰走进套间,一会功夫,一个六、七岁的小男孩走了出来,而欧阳阑珊和保姆一左一右,拉着小男孩的手,生怕他跌倒似的。

    张凡一打眼,这小男孩似乎没什么病呀!

    把眉头一皱,祭出神识瞳,再看一遍,终于发现了问题:只见小男孩的头顶之上,围绕着一股灰色的“病气”。

    细看小男孩的眼神,瞳仁里放出恐惧之色,显然是神经方面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,今年六岁了,身体各方面指标正常,只是每隔两三天,就抽风一回,抽起来特别吓人,用头撞墙。因此,现在是需要24小时看护。看了好多国内外大医院,都没有疗效。”欧阳阑珊愁容满面地道。

    门家庆与前妻育有六个女儿,认识欧阳阑珊以后,年过半百才得到这么一个儿子,他他门氏千亿家产,全寄托在这个小儿子身上,而儿子却得了不治之症!

    小儿癫痫,倒不是怪病,只是治好的太少了。

    张凡弯下腰,伸手拍了白小男孩的肩,微笑着问道:“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?”

    小男孩瞳仁里的恐惧一闪,把眼神躲过张凡,同时向身边的妈妈求救地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说,给叔叔说你叫什么名?”欧阳阑珊弯下腰,对儿子说。

    而张凡不小心瞥见了欧阳阑珊胸前低开领里面的一对粉红色罩罩,忙把眼光移开。

    小男孩不摇头也不说话,呆呆地站着。

    张凡尽量用柔和的声音道:“小朋友,把手伸出来,让叔叔拉一拉好吗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干什么!”门家庆突然喊了起来,“不要随便拉孩子的手好不?”

    张凡有些不解,有几分惊疑:“不拉手,怎么号脉?中医望闻问切四个字,最后是归结在一个‘切’字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号脉可以,先洗干净手再号!”门家庆冷冷地命令道。

    张凡仿佛心中被刺了一针:这个门家庆,在电视上彬彬有礼,在私下场合,竟然是如此粗野无礼!难怪是街头小混子出身,这么多年了,早该洗白了,他却仍然这么……

    一股怒火升了起来,张凡的口气相当地冲:“门总,你不是看人下菜碟吧?难道所有的医生给你儿子看病,都要当你的面洗手?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!尤其是你们江清这么脏,人人手上有病毒,不消毒的话,我儿子的手你是别想碰的!”门家庆面带极度轻视地道。

    这句伤人的话,任是谁也无法接受和忍耐,连林巧蒙也不禁面露怒色:你门家庆也太放肆了!

    “我的手不脏,而是你的话脏!”张凡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门家庆一怔,他原以为张凡和林巧蒙是来巴结他的,任他怎么侮辱,也不会反抗。没想到张凡硬硬地用话把他回击了一下。在他的记忆里,自从建立了门氏商业帝国之后,横行江南,没有任何人敢在他面前这么无礼地顶撞他!

    他想发作,又担心弄不好张凡张他来点更加难看的让他下不来台,便暂时忍了忍,道:“你既然不讲卫生,那就不必为我儿子看病!赶紧回去吧,我这里没有什么便宜可讨的。”

    张凡刚要冒话,忽然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走进来两个人!

    一个是由英,一个竟然是赵常龙!

    大概由英已经事先知道张凡在这里,所以见到张凡时,他并没有意外。

    赵常龙倒是紧张了一下,不满意地瞟了由英一眼,但他马上就恢复了神态正常,腆着脸,弓身与门家庆握手。

    互相介绍之后,门家庆眼里露出满意的笑意,冲由英点点头。

    由英道:“门总,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赵神医请来了。目前,赵神医已经光荣引退,不接病人的,是我托了孟市长的关系,才把赵老请出山来。他是我们省里天字一号的中医,门公子的病,在他手里应该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由英说着,挑衅地看了林巧蒙和张凡一眼,脸上挂着得意。

    “哼!赵老的病恢复了?”张凡突然大声说。

    想起那天赵常龙“吴犬呔日”当众出丑的事,故意用话刺激他一下。

    赵常龙栽在张凡手里过,所以,心理上矮了一大截,见张凡“哪壶不开提哪壶”,吓得他几乎把腿跪下去,谄媚地冲张凡讨好道:“张先生,那天是有点小恙,不过,已经好了,谢谢你还挂记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由英见状,不由得诧异起来:这赵老爷子,怎么见了张凡就像老鼠见了猫?万一被门老家庆看出张凡比赵老爷子强,可就坏菜了!

    “门总,赵神医桃李满天下,曾经有一段时间,收张凡先生为门下弟子,两人为师生关系。”由英赶紧说。

    “赵神医,您老声名赫赫,麻烦您老给小儿看看。”门家庆很早就听说过赵常龙的大名,今天一见,赵老爷子又是年事己高的样子,一定比张凡强多了。

    门家庆这句话,使赵老爷子感觉极为良好,胆气也恢复了,端起老神医的架子,端祥了门公子一会儿,“若有所思”地点点头,好像看出问题的样子,对门家庆说:“贵公子的病,属于极为特殊的一种小儿癫痫,怪不得各大医院都无法治疗!”

    门家庆一喜,忙问:“神医有办法了?”

    &26412;&25991;&26469;&33258;&29916;&32;&23376;&23567;&35828;&32593;&32;&87;&87;&87;&46;&32;&32;&103;&122;&98;&112;&105;&46;&99;&111;&109;&32;&32;&26356;&115;&26032;&26356;&113;&24555;&24191;&21578;&23569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