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293章我并不聪明

    看来,这个张凡果真有那么三两把刷子的!

    “张医生——”欧阳阑珊欲言又止,表情恰似初恋少女,有几分羞射,有几分为难,更多的是崇拜和敬仰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——”门家庆有几分尴尬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傲然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:“门总若是相信赵神医的话,我也无话可说。不过,我建议门总最好派人私访一下,赵神医治死治残了多少患者!”

    “你,你血口喷人!”赵老爷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老嘴!”张凡道,“一个吴犬吠日的小丑,你也敢狡辩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……”赵常龙敢怒不敢言了,那次吴犬吠日出了大糗,若是被张凡当面揭穿,岂不丢了面子,坏了名声?

    “张凡,”林巧蒙偷偷观察,发现门家庆脸色大变,心中明白事情已经有了转机,便“趁火打劫”地对张凡说:“咱们回去吧。治病这种事,可不是上赶子的买卖,那么多患者排队等你,你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“林姐说得对,这里有赵神医在场,实在是用不到我。”张凡一点头,便与林巧蒙一起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家庆,快去追呀!”欧阳阑珊捅了捅门家庆。

    门家庆犹豫了一下,没有动:毕竟,走廊里那么多手下人,若是被手下人看见他们的老总在低三下四地求一个医生,那岂不掉了身价!

    而且,他心里还有一个自信:我是首富!张凡为了钱,一定会找借口自动回来给公子看病的。

    欧阳阑珊见门家庆不挪窝,急急地对保镖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把他追回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保镖答应一声,跑出门去。

    门家庆把手里的方子往地下一甩,“赵神医,我门家庆也略懂中医,你这方子里有马兜铃、关木通,还有天仙藤,这些都是伤肾的中药材!你难道不知道吗?我提醒赵神医,以后请不要拿别人的儿子开玩笑!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弯腰捡起方子,卑躬屈膝地说:“门总,我方子虽然是醒酒方,但是却经过我移植改进的,想必对公子的病有效呢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还指望我相信一个醒酒的方子?做梦呢!”

    由英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的变化如此之快,他不甘心就此认输,试探着说:“门总,明天上午——”

    “合作的事往后放一放吧,我知道由总你也很忙,那我就不留了,请先回吧。”

    门家庆说完,冲秘书道:“送客!”

    由英还想说什么,高大的秘书走上前,伸手一推一拦,直接把由英给搡到了门边,道:“请由先生和赵神医自重!我们董事长不希望别人打扰的时候,你最好明智一点!”

    说完,把二人推出门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那个被欧阳阑珊派出来的保镖已经乘电梯跑到一楼,他马上发现正张凡和林巧蒙的身影,便大声喊道:“张神医请留步!”

    一边喊,一边冲大厅里众多保镖一挥手。

    张凡和林巧蒙刚刚走到酒店大门,正要拉开门,忽然几十个保镖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张凡冲保镖道。

    “门总要你留下来。”保镖口气极冲,命令道。

    他是门家庆的贴身保镖,平时跟着门家庆,牛逼惯了,对于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,何况是江清这么一个小城市里的一个小医生了!

    “你们公子的病已经请了赵神医,我何必跟着搅和?”张凡淡淡地说着,伸手又要拉开门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不想搅和,而是门总要你回房间去!”保镖一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的意思是我必须听从?”张凡的怒火已经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,你这样说话,说明你很聪明!”保镖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这个人并不聪明!闪开,我要走!”张凡冲保镖喝道。

    “提醒你一句:你要知道后果!门家在各地的投资不下几千亿,就是当官的也不敢拂了门家的面子!如果你不识相的话,那只有吃皮肉之苦了!”保镖威胁道。

    张凡最不喜欢这种财大气粗的烂调,反唇相讥:“我也提醒你一句:这是大华国的地方!是有法律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”保镖笑了,“幼稚!门总有钱!钱大于法!你信不信,我今天就是把你打死,也没有警察和记者敢出来说半句!”

    “嗯,嗯……看来你们真的是厉害角色……”张凡悄悄握紧拳头,杀意顿起。

    “知道厉害就好!怎么样,乖乖跟我回十三楼吧!”保镖得意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嘴唇一抖,声音发颤:“我只告诉你两个字:闪开!”

    保镖双肩一耸,冷笑道:“看来,不给你松松皮子,你不知道门家是什么一个存在!上!”

    保镖一挥手,围在四周的几十个保镖一齐上前,冲在最前面的五、六个保镖,伸手就去抓张凡的胳膊。

    张凡一拳击出!

    最前面一个保镖应声而起!

    飞起来有两米高!

    随即再发一拳,第二个保镖倒地喷血!

    有其主必有其仆!门家庆不是好人,这伙保镖也肯定是鸟人!

    收拾他们一下,让他们知道内地人的尊严!

    张凡小妙手一抡,身边四个保镖手掌断裂,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余下几十个保镖惊呆了:这人怎么回事?挨上的死,沾上的亡呀!

    莫非是武林绝顶高手?

    他们个个退步不前,把眼光看着门家庆的贴身保镖。

    贴身保镖心惊肉跳,腿肚子已经抽筋了,声音抖抖地道:“你敢打门家保镖!活,活到头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从腰里拔出一把手枪。

    张凡情知不妙!

    这小子娇横惯了,说不上真的会开枪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凡一个箭步冲过去。

    保镖没有来得及把手指放在扳机上,已经被张凡一掌击飞了手枪。

    张凡恨透了这个仗势欺人的狗腿子,加力一掌,拍在保镖的脸上。

    顿时,红的血,白的牙,纷纷下落!

    保镖的脸已经完全变形!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一声断喝,从张凡身后传来!

    “举起手,不要回头,否则的话,你的脑袋立刻开花!”

    张凡以气场感知能力判断,这声音离他约有三、四米远!

    张凡没有回头,双手紧紧抓着昏迷的保镖,心中是猛然一凛:枪,又是枪!

    &26412;&25991;&26469;&33258;&29916;&32;&23376;&23567;&35828;&32593;&32;&87;&87;&87;&46;&32;&32;&103;&122;&98;&112;&105;&46;&99;&111;&109;&32;&32;&26356;&115;&26032;&26356;&113;&24555;&24191;&21578;&23569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