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297章釜底抽薪

    只见她脸色微微红润,眼角眉梢挂着萌萌的笑意,几分羞射几分得意,把手里的手机往张凡面前一送,扭过脸去,道:“你自己看吧。效果太明显了,就十分钟的功夫,前后完全不一样了!”

    张凡恍然大悟:李秀娴阿姨原来是用拍照的办法解决了应有的尴尬!

    他忙接过手机,点大图片!

    两张玉照动人心弦,赫然在目:

    前一张,平平的肚腹之上,浅褐色的妊娠纹,从脐部蜿蜒而下,在润白肌肤上划出几道山川纹路……确确实实,破坏了这精美的腹部观感;

    而后一张……山川不见了,变得平滑无纹!绝对是一马平川,如未孕少女一般!

    “成功了!”

    张凡尖叫起来,真是太兴奋了!

    李秀娴眼里泪光闪闪,挨着张凡坐下来,而她的双手仍然捂在自己的腹部,似乎在手上体验没纹的幸福,动情地道:“小凡,你可知道,上次你给阿姨美容,阿姨年轻十岁,终于挽回了我家老钱的心。不过,我这妊娠纹较深,真是美中不足,常常引以为憾,真没想到,四十多的人了,竟然能有一天把这纹路给整掉!特别有一种孙悟空摘掉金箍咒的感觉吧!”

    张凡长长地舒了口气,道:“看来,这个产品销路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问题!你只要把广告打出去,‘有妊娠纹吗?来买天健去纹霜,沟壑纵横全不怕,一抹了之’,那些孩儿妈妈们看了,还不疯抢这产品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张凡被李秀娴可笑的模仿广告的口气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产品搞定!

    张凡兴奋不己,马上开始联系生产的事。

    既然是批量生产,粉末机、装瓶机、压盖机、打包机,这些设备都要上。

    张凡联系了设备经销商,请人给设计了机器安装车间,几十万元打出去,一周后,设备全部到位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设备的安装调试阶段。

    这天,张凡领着刘村医正在安装工人的指导下试着调试粉末压片机的操作,忽然接到了郑芷英的电话:“小凡,你在哪里?能抽时间马上来我这里一趟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郑姐,听你声音好像挺着急?遇到什么事了么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事儿是……你来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?”张凡心中一怔,“你不说,我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医学院的挂靠合同,被他们给单方面撕毁了!”

    张凡听出郑芷英声音颤抖,里面有无限的委屈和愤怒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如一当头一棒!

    直接砸在张凡头上!

    天地在旋转,耳朵嗡嗡直响,腿上也发软……

    当初妙峰村的医务室被封掉,张凡也没有受到这么大的刺激!

    毕竟,医务室没有投资,关掉就关掉!

    而眼下天健公司,已经投进去二百好几十万!

    张凡毕业快一年以来,所挣的全部钱,几乎都砸在这上面了!

    突然之间,挂靠合同撕毁了!

    这不是要张凡的小命吗?

    “谁撕毁的?是医学院栾教授几个人在捣鬼吧?”张凡恶恶地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学校方面了,医学院做为院系,哪有这胆子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撕毁合同?杨校长不是答应得好好地吗?”

    “小凡,电话里说不清,你赶快来我家一趟,我也为这事气得从单位跑回家了!”

    郑芷英说这话,其实是撒了个慌:她担心把张凡找到学校说这事,张凡一怒之下,去把校领导给打了!所以,她选择在自己的家里跟张凡谈这事。

    张凡急匆匆赶到郑芷英家里。

    原来,今天上午,杨校长把郑芷英找到办公室,为难地说,市里领导打电话给杨校长,说江清大学医学院的天健保健美容品,恐怕与天际集团的相关产品冲突,这样的话,容易造成江清市场的混乱,形成恶性竞争,破坏江清的经济,因此,市里希望江清大学马上停止这个项目的开发与上市。如果江清大学办不到的话,恐怕市里财政今年的拨款会有困难。

    这时明摆着的行政十预市场,而且带着威胁:不服的话,掐断你的财政来源!

    江清大学财政本是省里和市里联合拨款,市里的如果跟不上的话,只要拖个一两个月,学生补助、老师工资都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一出问题,闹出**的话,校长肯定立马被撤职!

    接到市领导电话,杨校长跟几位校领导商量了一下,拍板决定单方面撕毁合同,取消张凡的天健公司与医学院的挂靠关系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不怕我告吗?不怕我要求赔偿我的损失吗?”张凡气炸了,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郑芷英扶张凡坐下,道:“小凡,你单纯了!你告得赢吗?自古就有句俗话,叫做‘民不与官斗’,人家随便给你找个法律依据,就赢了官司。再说,就是官府输了,它愣是不执行法院判决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张凡醒悟:确实呀,民告官,你不是没病找病?小胳膊拧不过大腿。

    “小凡,此事的根子,肯定在天际集团那边。估计是他们找了市领导来给江清大学施压的!”郑芷英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,由家和卜家要跟我做对儿到底了!”张凡狠狠地把拳头一砸,“咦,杨校长说没有,是哪个市领导打的招呼?”

    “孟市长,一把市长。如果不是一把市长的话,杨校长不至于这么屈从。咱们市现在实行财政批钱一支笔!孟市长不签字,哪个事业单位也得不到拨款。”

    “孟市长?是他?”张凡惊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认识孟市长?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他女儿和他爸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这事儿有救了!”郑芷英欢喜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,我不会为这事去求他们的!”张凡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以天际公司的实力求孟市长帮忙,那一定是给了相当大的利益输送。我去求孟市长,我给送他什么?我有多少钱给他送?我能比过天际吗?到最后的结果,还不是自讨没趣?”

    郑芷英听了,惊诧加赞叹,说道:“你看问题是有深度。不上油,不走车。一些当官的就是这样儿!”

    张凡低头不语,拳头紧握。

    “小凡,你要想开!退一步海阔天空,公司的事……”郑芷英非常小心的劝慰。

    “二百多万花出去了!”张凡非常心疼地说,“打水漂了。”

    郑芷英心中一震,默默无语,伸出手,轻轻地抚摸着张凡的头发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儿,张凡突然抬起头,泪眼汪汪的说:“英姐,我没事,从哪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。”

    郑芷英眼里渐渐地湿润了,从睫毛之下闪闪地泛出情意绵绵的光晕,颤声柔情道:“小凡,英姐相信你能做到。因为,在这个世界上,没人能阻挡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