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00章金星骰

    “会那么一点点,跟师父学过。”张凡不敢把话说得太满,因为他对那个未知的邪物并没有什么过深的了解,它的功力究竟有多强?道先究竟有多深?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什么时候去驱邪?不驱的话,我是不敢回家了。”韩淑云紧张不己,眼里透着无限的恐惧,放出一段楚楚可怜的娇模样。

    “黑灯瞎火的,我怎么去?等几天吧,找个黄历杀厄日子,我去你家作法。”

    韩淑云摇了摇头:“今晚我真的不敢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家住……这……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要么,你开车送我去镇上,我住旅馆吧。”

    去!

    这还粘上了!

    你去镇上住旅馆,竟然要我送?我是你什么人呀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凡为难地皱着眉。

    “家我是死活不敢回了,谁叫你告诉我家里有邪呢!”韩淑云带着几分娇嗔地道,想用这种方法来求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想了一会儿,还是不妥:深更半夜,送寡妇去旅馆!听起来好暧昧呀!万一路上碰见村里的人,明天一早,村里就会传遍:村医张凡拉着寡妇去镇里了。

    不行,绝对不行,失节无小事!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两人僵住了,谁也不说话,只有张凡的小妙手仍然缓缓地在她腹上揉着。

    突然,张凡感到一股凉气,从手上直窜上身来!随后一秒钟,自己怀里一阵跳动!

    有如手机震动一般!

    张凡一惊,随即伸手往怀里一摸。

    是七星骰!

    骰子在震动!

    骰子震动必有神奇!

    上次听巩梦书介绍过,七星骰是要带在身边“养”的,以自家阳气将它们养久了,才会开光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张凡日日把它们揣在怀里。

    自从第一个鬼星骰开光之后,剩下的六只骰子一直没动静。

    难道,此刻是有新开光的?

    急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小袋,从里面取出七颗骰子。

    精美无比的骰子,在灯光下非常可爱。

    屏神静气,低头细看: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!

    除了鬼星骰微微呈现黑色之外,另有一只骰子也呈现出与众不同的颜色:

    它,微微地泛着金光!

    金光?

    莫非是金星骰?

    轻轻伸出手指捏起来,放在眼前,眯起眼睛,祭出神识瞳往骰子里一看,不禁又是一惊:开光了!真是自动开光了!

    有如看西洋镜,只见骰内金光弥漫,一个金色的篆书小字“金”,不停地旋转,有如电脑屏保!

    这个景象,跟第一次鬼星骰开光的情形基本一样!

    张凡静思皱眉沉思:

    为何突然开光?

    难道是刚才小妙手从韩淑云身上吸来了水蜞之气?而金骰受邪气侵浸,从而激发开光?

    “张医生,发生什么了?”韩淑云见张凡突然把手从自己腹上移开,从怀里掏出一堆小骰子细看,不由得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啥事!”张凡敷衍着,轻轻把骰子放回怀里,一动不动地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再揉嘛,人家肚肚还疼着呢!”韩淑云抓起张凡的手,依旧放回到自己腹上。

    张凡一边划圈轻抚,一边却在心里盘算:

    《玄道医谱》上讲七星骰时,有一段曰:“……金生水,水生怪,怪产于土,故土生金而生金骰……”

    看来,确实是她家井里的水蜞之气进入她体内,刚才又被金星骰所吸收,从而激发了它的开光!

    自从鬼星骰开光之后,张凡一直在盼着下一个开光的金星骰,如今真是踏破铁鞋无览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,这些天来日思夜想的事,竟然在一个极为偶然的事件中上实现了。

    “金星骰乃七星之主,汲邪瘴降毒怪,亦可探金……”

    《玄道医谱》里的文字,一行行闪浮在眼前。

    不但降妖,还可以探测到地下的金子!

    那……也太牛逼闪闪了!

    张凡内心惊喜狂跳,脸红发燥,手上也失去了准头,在她的肚腹之上失去了轻柔,一阵重摁抓挠,弄她极度舒畅,脸红得像茄子。

    ……探金,探金……既然能探金,我何不先试试它的探金神效?

    “嫂子,你脖子上的链子是纯金的吧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韩淑云点了点头,“是订婚时买的。24k。”

    张凡重新拿出金星骰,向项链上靠近一些,约有三五厘米。

    骰子立即发出一阵震动,同时,骰内突然射出一道细细的金光,有如激光束一般。

    把骰子离开项链远一些,金光束便攸然消失!

    再靠近,又发出金光!

    屡试不爽!

    啊!完全可以确定,这骰子能吸金!也就是说,当它靠近金子时,会发出光芒!

    好了!

    张凡心中有数了。

    沉默一会,暂时把吸金这事放开,张凡把话题转回到她的病情上,移开放在她腹上的手,道:“淑云嫂,你是中了井蜞毒,这种邪毒已经侵入你体内,百日必死。”

    “啊!真的?”韩淑云惊慌地抓住张凡。

    “现在邪毒已经在你腹部形成毒穴区,邪气无形充斥你腹中,你的肚子才会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张医生,你救救我!”

    她说话时惊惧可怜,一副令男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小模样,不得不令张凡心酥,轻轻拍了拍她肩膀,柔声安慰道:“你别紧张,这事说难办也难办,说好办也只是一会儿功夫就能办到。只要把你体内毒邪之气吸出来,然后以药浴除去余毒,就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吸?”韩淑云不禁脸色绯红,一阵心跳,复又一阵期待,渴望地问,“难道用……”

    她指了指自己的樱唇,不得不有几分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想多了。我给患者治病驱邪,非礼勿动的。哪能用嘴呢,而是用一个小仪器,看,这个——”张凡把金星骰一晃。

    “它?一只骰子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韩淑云半信半疑,想了一会,“张医生,我听你的,你说怎么治就怎么治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躺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”张过这向个回合,韩淑云已经习惯,马上驯服地躺下。

    “身体舒展一些……对,四肢放松,闭眼睛,想象着自己全身无力,身子像一段麻绳,无力地放在地上,然后,深呼吸……吸气,呼气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