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01章井蜞

    张凡的声音磁性而温柔,平缓地像催眠师,几句话说下来,韩淑云已经像岛国女体盛一样平摊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张凡仔细看了她一会,在胸腹之际,找准了几个主要经络,将金星骰分别按在几个重要穴位之上。

    在张凡神识瞳的注视之下,只见金星骰内金气汹涌,涌进她体内,将体内灰色邪毒驱除,从穴位之内吸入骰中……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只见她原本凸起的小腹,渐渐平复下去,最后变成未经人事的少女那种扁平的腹部……

    韩淑云感觉腹内一阵轻松,伸手一摸,小腹平了!

    “平了,平了!鼓包没有了!”

    一边惊叫,一边用双手不断地在腹上反复试着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!

    “张医生,你……你是神医呀!”

    张凡骄傲地笑了笑,轻轻把金星骰收起来,道:“井蜞邪毒已经吸干净,下一步要药浴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药浴?”韩淑去一听这个“浴”字,下意识地又是脸红如霞了:如果“浴”的话,我这身上的衣物,可是都要变成无用之物了……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衣裤现状,忽然又转念一笑:已经露成了这个样子,想害羞都晚了!

    面对医生,有什么害羞的!

    再说,人家张凡的眼里完全没有那种色迷迷的神情。要是别的男人,在这种情况下,早就把我扑倒了!

    看来,他真是一个可信任的好男人!也是一个让女人恨得咬牙根的男人!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她终于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随我来!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韩淑云站起身,一边系腰带一边跟着张凡往浴室走,张凡笑道:“腰带就不用系了,因为马上就要入浴。”

    韩淑云低头一笑,便提着裤子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凡在浴缸里放了半缸温水,又去二楼药室取来一剂“涤邪薰衣香汤”,撒在浴缸里,用手搅了搅,对站在一边的韩淑云道:“你先躺进去。”

    韩淑云有些不好意思地自我解除武装,跨进浴缸里,慢慢地半躺在水里,水面刚刚浸到胸部。

    “好,深吸一口气——”张凡嘱咐道。

    韩淑云遵命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,憋住气不要呼出来,我把穴道给你打开,让香汤药力吸入你体内。”

    “你轻点,我有点害怕!”

    “不要怕,不疼的,表面上是用手指点,其实是用内气点穴。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伸出中指,“嗖嗖嗖”一连七下,分别点在她身上七个连星穴位之上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韩淑云不禁娇叫一声,身体也跟着一缩一抖,似有不胜指力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舒服?”张凡以为自己手法过重伤了她,“我是用内气点的呀!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不舒服……舒服得很……眼皮睁不开,直犯困……张医生,你这是点的什么穴呀?是不是睡穴?”她一边说,一边打了一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我干吗点你睡穴?我是医生!”张凡怕她误会,急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韩淑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,暗道:医生?此刻我最讨厌的就是医生这两个字!我宁愿你不是医生,而是一个男人!

    她这一眼白过来,张凡误会了,以为她不相信自己的话,只好进一步解释道:“现在香气入体驱除余毒,这个过程你自然神志慵惓,昏昏欲睡。没关系,你可以闭眼睛眯一会,只是要注意别被水呛了。那么,你睡着了,我一个大男人站在这里也不方便,我先出去避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韩淑云叹了口气,看了一眼堆在衣架上的自己的内、外衣,道:“唉,不方便也已经方便了,都这样了,还有什么可回避的!你就坐在这儿吧,总不至于我长得太丑伤了你的眼睛吧?!”

    她心里在打着如意算盘:你即使是柳下惠,看得时间长了,难保不变成西门庆!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!”张凡忙道。

    “再说你是医生,我也不怕你瞅。去大医院看妇科,不是也有男医生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是的,男医生似乎比女医生多一点。”张凡附和道。

    虽然道理是这样,但张凡还是觉得呆在这里不妥。

    刚才救人心切,全身心都是医生的想法,而此刻,松了一口气,看着泡在水里的韩淑云,张凡也真是不好意思,相当尴尬,脸上发烧,再过一会,鼻血还不喷出来?

    “嫂子,这样吧,我先去你家,看看能不能把井蜞给收了。”

    韩淑云失望地舒了一口气,无奈地道:“那好吧,你去,快点回来。不然的话,万一你媳妇半夜回家,看见我在这里泡澡,还不闹出人命?”

    “她在水县娘家,今晚肯定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走出浴室,去卧室里换了一身黑色衣服,就着夜色,直奔张国辉家里而去。

    初一之夜无月亮,星星也被乌云遮住,村民们又睡得早,没有熬夜上网扯蛋的,所以整个村庄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张凡靠着记忆和微微的光线,一路摸到了张国辉家。

    好在他家没有狗,张凡从木栅栏外,轻轻一纵,就落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弓着身,摸到东山墙下。

    果然看见了一口井!

    这是一口老井,井口不大,井沿用大石片砌成,上面长满了青苔。

    打开手机,向井内照了照,只见水面很高,只要一弯腰,伸手就可以够到水面。

    张凡伸手撩了一把水,然后在鼻子上闻了闻:清凉的井水,却微微地夹杂着一股怪味!

    看样子,这井有问题!

    张凡悄悄掏出金星骰,后退半步,以骰子对准水井,晃了几晃。

    只觉得手里的骰子微微地一抖!

    一道不太亮的金光,忽然从骰子里射出来,如手电筒一样,向井内直射而下!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水面突然冒出一支水柱,从中喷出一道白气!

    金星骰又是一抖,金光迅速变亮!

    白气顿时笼罩在金光之内不见了。

    张凡情知井蜞之灵已经被收入骰中,便口中咒道:“天道地君,摄鬼伏阴,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咒语一出,只见水面翻滚如沸水,随即,一支长半米的蜞蛇腾空而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