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03章挖地三尺

    “没事了,我已经把你家井里的水怪收了,你放心吧。”张凡说着,伸手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这是在逐客了!

    她却没有挪脚步,磨蹭着,用水汪汪的秀目一眼一眼地看张凡,没话找话地问:“我猜想,你是用那个骰子收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张凡最不想透露自己神器的秘密,更不喜欢别人看透他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我猜的呀!我看见过那颗骰子放出的光,跟关帝庙的光一样,都是有点神道道的!”

    张凡一惊,小心脏跳起来:“你……你也见过关帝庙里的……光?”

    “怎么?我就不能看见!”她轻嗔了一下,把未干的湿头发向肩后一撩,又是嫣然一笑,“我挺迷信关帝显圣的。有一天傍晚,我去关帝庙上香,看见墙根一闪一闪地冒光。”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,道:“你傻呀!”

    “我傻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是什么关帝显圣!你用脚丫子想想,关帝是天上的神明,怎么可能在地底下显圣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黄金!”

    “黄金?”

    “对。古人有点钱没银行可存,最爱埋金。一定是古人埋在那里的黄金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俗话说的‘攒地罐’?”

    “没错!就是地罐!里面不是麻将砖就是小黄鱼!”

    韩淑云翻了几下白眼,双手拍得大腿“啪啪”直响,叫道:“是黄金的话,我们为什么不把它挖出来!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!反正也是无主金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不挖白不挖!挖了也白挖!白挖谁不挖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!不过,我只是听别人说过闪光,不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具体地点。”

    张凡思忖了一下,道:“此事宜早不宜晚!我刚才去过那里,挖掘机已经把地基挖到了关帝庙墙根附近,看样子是要把庙拆了!我们若拖延,明天挖掘机一响,是宝是财,已经不归我们了!”

    “那还磨蹭什么?走!”韩淑云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害怕不?”

    “跟着你,我不怕。关帝是武神,你恐怕是医神吧!你俩是同事,关帝见了你,也得给几分面子呀!”韩淑云吃吃笑着。

    “走!跟医神走!”张凡也是豪情满怀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找了一把铁锹一把扬镐,两人一人提着一支,快速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不一会功夫,关帝庙已经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韩淑云拉着张凡的手,转到关帝庙背后,指着东山墙墙角一个角落,小声道:“在这儿,就是这儿,这面墙根下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没来得及说什么,怀里已经发出一阵震动!

    有感应!

    忙把骰子取出来,只见金星骰一闪一闪地,像手机震动一样,不断地“发抖”

    ……《玄道医谱》……金星骰乃七星之主,汲邪瘴降毒怪,亦可探金……

    看来,没什么可怀疑的了,这脚下,一定有藏金!

    张凡向工地那边看了一下,看到打更老头的工棚已经熄灯,想必他已经睡了,小声道:“挖!”

    说罢,张凡抡镐,韩淑云扬锹,两人悄悄开始挖土。

    土质虽然是陈年老土,好在没有石块,挖起来很方便,再加上张凡力大,韩淑云也是农村长大的村姑,颇有点力气,挖掘的速度相当地快。

    大约坑深三尺时,镐尖碰到一个硬物,发出“当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有了!”张凡一惊,低叫道。

    韩淑云用铁锹在硬物周围把土撮出,下面慢慢露出来一个圆形的罐口。

    呵,藏金罐!

    “一罐子黄……金!”韩淑云小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蹲下身,双手揪住罐口,一发神力,将罐子从土里生硬地提了出来!

    对张凡的神力,韩淑云还没来得及崇拜一声,张凡已经打开罐盖,把罐子向地上一倾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诱人的声响……

    手机光照之下,一堆金砖黄灿灿地出现在眼前!

    “天哪!”韩淑云惊叫一声,下意识地搂住张凡的腰,把胸紧紧地贴在他身上,娇躯瑟瑟发抖,“我,我们发财了!”

    张凡道:“拜托,把手松开!”

    韩淑云松开手,赶紧把金砖装在罐子里。

    张凡道:“把坑填平,快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两人慌忙地把土重新填回坑里,用脚把地面踩平,又堆上了一些乱草和石块来掩盖痕迹,然后快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路鬼鬼崇崇地小跑,幸运的是没有遇到村里人,两人顺利地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“上楼!”张凡担心在一楼厅里会被窗外看进来。

    两人爬到二楼,来到一间小卧室里。

    张凡走过去挡住窗帘,然后把金砖一块块地掏出来,摆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一,二,三……八,九,十,十一,十二!”

    十二块!

    韩淑云激动得脸色通红,用手紧紧抓住张凡的手,“小,小凡,我们发大财了!”

    她在称呼上来了个“渗透”,从“张医生”变成了“小凡”。

    张凡一只手被捉住不放,伸出另一只手,抓起麻将一般的金砖,掂量掂量,道:“估计有一两重!”

    “一两,”韩淑云惊道,“一两就是五十克!”

    “对呀,你算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十个五十是五百克,再加一百克,就是六百克!一克三百元……我都算糊涂了!”

    “总共值十八万!”张凡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脑袋来得快!”韩淑云一乐,一条胳膊从张凡腰后环过来,紧紧地箍住他。

    手被捉,腰被箍,张凡被囚住不放,脸燥热,心狂跳,情知这样下去自己阵地守卫战不会坚持太久,心中顿时着急起来,大脑在迅速运转,盘算着怎么脱身:

    动之以情?

    看来不管用!她本来就对他有情,他以情抗情,岂不是肉包子打狗!

    晓之以理?

    情动智昏,谁会听你讲道理?

    诱之以利?

    ……对,这个途径应该有效吧,毕竟,面对黄灿灿的金砖,谁都想多分几块!

    “淑云嫂子,你看,这么大一笔财富,怎么分哪?你提个建议!”

    韩淑云一呶嘴,头一歪,可爱模样毕现,想了一会,娇声道:“见面分一半!一人一半!”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:“不公平!”

    “不公平?”她抬眼含情瞟了他一下,“要么,你八我二?”

    “你二?”

    “我二!”

    韩淑云说完,便突然意识到自己挨骂了,狠狠地擂了张凡一下,笑道:“你才二呢!”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,即使我二,也不公平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埋金地点是你发现的,全给你吧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“小凡,全给你嘛,全给你嘛!你卖了钱,领我去省城买几样首饰和衣服就行了。”她发嗲而真诚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亏了?”张凡笑问,心里却是一阵苦叫:

    我去!诱之以利,也不见效!

    “怕我亏?那你不会还我一千两黄金?”她斜眼一瞥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动,暗道:坏了,“良宵一刻值千金”,她这是要我给她一个良宵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