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06章联姻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“卜总——”保卫部长头上沁出汗珠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保卫部长!钻裆功!你钻人家裤裆逃跑了!好功夫呀!还是特战队员呢,你不如找根绳去死!”卜兴田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卜总……”保卫部长向前半步,双膝一弯,跪在地上,“卜总,我杀人无数,啥时候死都不早!这次失败,责任完全在我,弟兄们断了二十二条脚筋,天际集团实力受损,我本该自我了断!可……卜总,我大仇未报,死不瞑目呀!”

    卜兴田凝神不语,目光更加阴鹜。

    “卜总,再给我点时间,哪儿栽倒,我哪儿爬起来,我会给天际找回面子的!”

    卜兴田一口一口地吸烟,一支烟吸净,把烟头弹向保卫部长,口气严厉地道:“我只信你一回!若是不把天健公司的战队搞垮,你不要再来见我。给我回你的监狱里,继续当你的监号老大吧!”

    “卜总,我被判十五年刑期,被您营救出狱,我生是天际人,死是天际鬼,这一堆一块,全凭卜总驱使。若是卜总再把我送回监狱,我宁可去死!”

    卜兴田挥手道:“去吧!我不喜欢听你说,只看你的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保卫部长一个立正敬礼,然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张凡却并没有一点胜利后的自得,反而心思沉重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又试探着去几个大部门办天健公司的手续,药监局,卫生局,工商局,警察局,土地局……局局不通,每家部门都是同一个口径,一个难看的脸色:你未能提供足够的资质,经营这种涉及人民大众身体健康的产品,你不够格!

    张凡也试过给几家局长塞钱塞卡,可是局长们不知为何突然清廉起来,断然拒绝,还威胁说,如果再送钱来,就举报张凡行贿罪。

    看来,这些局长们不是不贪财,而是受到了上面的压力不敢贪财。

    天际集团!一个大山般的存在,让张凡喘息困难。

    二百多万的投资,就这样打了水漂儿?

    这天,孟津妍打来电话,声音哭哭啼啼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谁欺负你啦?”

    张凡问道,心中却在嘀咕,小辣椒一个,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,欺负她的人还没有从娘肚子里生出来呢。

    “上次跟你说的事,你忘了?”孟津妍道。

    “啥事?我是贵人多忘事!”张凡打着哈哈。

    “贵人?我看你是小人!我的婚事,你不管啦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?你有没有搞错?你的婚事?我……我管得着吗?难不成你要嫁给我?师妹,别吓唬我好不,我胆小!”张凡是真的慌了,连忙把口子封住。

    “算啦算啦,不跟你说了,反正你也不关心我,我就嫁给那个人吧!挂了!”

    张凡一听,忙问:“别挂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哼,我上次跟你说的,我爸要给我介绍一个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记起来了,你是跟我说过这件事,怎么,现在处得可好?感情已经上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!滚!人家都要愁死了,你还开人家玩笑!我跟你说,那个男的上星期到我家跟我见过一面,我根本没看上他,他不要脸,又通过我爸,约我今天晚上吃饭,你说,我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腿长你在肚子上,去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凡,你再跟我屁溜,我一辈子不理你!”

    听见孟津妍真生气了,张凡收敛了一下,想了想,说:“既然是你爸安排的,你不去的话,你爸会生气。不如去,难道怕他吃了你?”

    “我想让你也去,晃晃他眼睛,叫他知难而退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过我的!”

    张凡想起来,当时是答应过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好,好吧。我就当一回灯泡……把时间地点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马六甲海峡餐厅,晚六点。你提前五点半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还要跟你说,你给我好好打扮一下,别让那小子把你比下去。”孟津妍很开心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疑惑了:难道那小子挺帅?

    晚五点半。

    临江而建的马六甲海峡大餐厅,大排档似的餐桌,一排排地摆在沿江的木制平台上,客人可以一边用餐,一边欣赏江上的景色。

    人很多,到处乱哄哄的,看衣着,三教九流的人都有,并不是一个可以安静用餐的地方。

    张凡领着三虎四豹赶来时,孟津妍已经坐在一张餐桌前等他。

    张凡对三虎四豹说:“你们坐邻桌,先吃着,我不叫你们,你们只装食客。”

    “是,刘总!”

    三虎四豹答应一声,坐到了不远处一张桌前。

    孟津妍见状,不禁嫣然一笑:“怎么,也拉起杆子了?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就是几个好朋友,愿意跟我混碗饭吃。”张凡坐到孟津妍对面,问,“那小子是哪的?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市财政局的副总会计师。”

    “噢,地位学历都是可以呀。”

    “滚!我才看不上他呢。全是我爸剃头挑子一头热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怎么看上他的?”

    孟津妍脸色痛苦,声音也很烦,道:“还不是政治联姻!”

    “政治联姻?”张凡对这个词儿有些陌生,因为这种事跟他的生活离得太远了。普通老百姓婚嫁,只是为了传宗接代,顶多看看对方的工作和家产,这无非也是为了婚后的生存而己,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而大人物、大家族子女的的婚嫁,就不那么简单了!其中有很多婚姻之外的考虑,说穿了,就是包含着很多不纯、甚至肮脏的目的!

    大华国自古以来,上演过无数公主和亲的悲剧,都属于政治联姻吧。

    孟津妍叹了口气,说:“都是权欲惹的祸!他父亲以前当过江清的市长,后台很硬,后来调到省里去当建设厅长了。我爸跟他父亲是仕途上的老战友,这届市长还有两年任满,我爸正在考虑自己退任之后的后路,打算请建设厅长的老上级给安排到省里,不升职的话,尽量也不要降职或调任闲职,因此,我的事,对于我爸来说,是相当地重要。”

    张凡胸中一阵恶心,直想吐出来。嗯了一声,竟然无话可说,只是沉默地喝着茶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该怎么办?”孟津妍像一只无助的迷途羔羊,充满信任地看着张凡,仿佛他就是她的大救星。

    张凡仍然没作声,心里却在嘀咕:既然是财政局副总会计师,看来人的素质也差不到哪去,两家门当户对,也未必不是一门过得去的婚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