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07章旬总会计师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张凡问道:“那……你爸的态度究竟如何?是铁了心要你嫁给那小子?”

    “王八吃秤坨铁心了。我爸跟我下了最后通牒:如果我不同意这门亲事,以后我的事他不管了!也别管他叫爸!”孟津妍说到这里,眼泪汪汪地。

    “你没求你妈帮忙劝劝你爸?这种事上,妈妈总是最疼女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为这事也是愁得整天叹气,跟我爸劝过两回,说咱们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婚姻的事,就随女儿的心愿吧。爸爸把妈妈给训了,结果妈妈一气之下病倒了。”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外人真的难以想象,生长在市长这样的家里的千金,说不定有多幸福呢!

    原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

    痛苦是人生公式里一个无法回避的常数,变量只是痛苦的方式不同而己。

    张凡一口一口地喝茶,喝完一杯又倒一杯,他仿佛要用茶水,把心中的郁闷给冲刷出体外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话呀!光喝喝喝,要知道你是专门来喝茶的,我找你干什么?我直接一镖,废了那小子子孙囊不就万事大吉了?”孟津妍埋怨地道,一边伸手要抢张凡的杯子。

    张凡一闪身,把杯子躲开她的手,笑道:“一个没出嫁的姑娘,张口闭口子孙囊!就这德行,被外人知道了,你真是嫁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刚才一怒之下,说走了嘴,这会儿也是脸上红了一红,有些害羞地略略低下头,用手扯着衣角,眼泪“吧嗒吧嗒”地落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张凡不怕天打五雷轰,就怕女人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你别哭好不?我想办法,我想办法还不行吗?”张凡焦急地道,拿起纸巾,递给孟津妍。

    孟津妍抬起头,含着泪眼笑了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骗你你是小狗!”

    孟津妍照例是没听出来张凡在骂她,心情大好,扬起脸,把头凑过来,道:“替我揩眼泪!”

    张凡向三虎四豹那边斜了一眼,见二人正在大吃二喝,根本没往这边看,这才放心地把孟津妍脸上的泪珠一一揩干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孟津妍嘻笑着问。她就是这样一个人,六月天孩儿面,一会哭一会笑,转换得像走马灯。

    “等他来的时候,再说吧。反正,既然你铁了心不嫁他,我们有的是办法,说句不中听的话,大不了派人把他弄瘸!”张凡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“嘻嘻,把他弄瘸?”孟津妍摇摇头,笑道,“不信。你这人,心地善良,心相当地软,这种事你干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小姐高看本村医!但请小姐注意,善良正义是有范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不在这个范畴之内呢?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原则,如果别人非要我死的话,要一定要别人死在我前头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孟津妍眼神一愣,惊疑地看着张凡,喃喃道:“你……变了?不是过去那个张凡了!”

    “错!变化的是手段,不变的是初衷!”

    “得了得了,太深奥了,头疼!等一会儿他来了,你好好研究研究他,务必给我找出一个办法来,让他,让他爸,让我爸,全都心甘情愿地不再提这门亲事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把我当神了?”

    “神医,去掉那个‘医’字,你就是我心目中的神。”孟津妍忽然动了感情,含情脉脉地说,“要不是你有媳妇,我明天就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六点整,服务员刚刚把菜上齐,今天晚上的男主角到了。

    张凡有些跌眼镜:此人身高一米七十不到,瘦瘦的,苍白的,穿一身略显肥大的波罗劲霸西服,戴一副近视镜,一张天然的笑脸,笑得很亲切,两排细小的牙齿总是露在外面,可能是常年趴在电脑前用功吧,腰背有些驼,说话时前倾着,给人一种发贱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凡对他的印象不好也不坏,意外的感觉是,此人完全不像厅长家的公子哥,而是一个专研书斋的书虫,也难怪这么年轻,就坐上了财政局副总会计师的职位:其中可能有后台的关系,但这个位置没有一点真才实学,光有后台是玩不转的。因此可以判定,此人确有一定才华。1

    “小孟,不好意思啦,下午接待国家财务检查组,刚刚送走,来迟了,来迟了。”他笑眯眯地对孟津妍一倾身,随即拉了把椅子,坐在一侧。

    “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张凡,我爷爷的私人医生。”孟津妍指着张凡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幸会幸会!”他屁股还没坐稳,马上重新站起来,向张凡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张凡看了一眼那只手,细长苍白,没什么血色,中指上戴着一只精美的白金戒指。戒指上镌刻着一朵莲花,显得那只手阴柔有余阳刚不足。

    “你好你好!”张凡也是略一欠屁股,伸出手握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位叫旬和君,我跟你介绍过,财政局总会计师。”孟津妍对张凡道。

    “旬,上旬下旬的旬。和,和平的和。君,君子的君。”他又是略一欠屁股,含笑给自己的名字做了一番注释。

    “噢,噢,好好,旬总会计师,我们刚刚点完菜,你看看,喜欢什么,再点几样?”张凡含笑问道。

    旬和君连忙摆手道:“不了不了,菜已经很多了,很多了,三个人吃不完,点多了就浪费了,现在中央提倡节约,反对铺张,我们财政这两年也是在这方面下了大功夫,要把全市财政系统的‘跑冒滴漏’问题彻底解决一下,嗯,彻底解决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旬总主管全市财政大计,操心几百万人民的衣食住行大事,真是年轻有为呀!”张凡半真半假地恭维道。

    不知旬和君听没听出张凡的话有言过其实的成分,反正他感觉是相当舒服,脸上堆出更深刻的笑纹,给张凡倒了一杯饮料,谦虚地道:“张先生过誉了!我这点工作,算不得什么!只不过比别人多负点责而己。我从小爸爸就教育我,要做一个负责的男人,不论在社会,还是在家庭,男人,就要有专一的性格,负责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这话明显是在向孟津妍表白。

    &26412;&25991;&26469;&33258;&29916;&32;&23376;&23567;&35828;&32593;&32;&87;&87;&87;&46;&32;&32;&103;&122;&98;&112;&105;&46;&99;&111;&109;&32;&32;&26356;&115;&26032;&26356;&113;&24555;&24191;&21578;&23569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