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08章交易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孟津妍的嘴角,露出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轻轻地呷着啤酒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旬总不但虚怀若谷,而且德操品行正统,这样的时代,旬总这样的人已经是相当稀罕了。敬佩,敬佩,来来,旬总,认识你真高兴,我们两个男的,先干一口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把杯子伸过去。

    旬和君又是半欠起身子,把杯子端得低低的,碰在张凡杯子的下半部表示谦卑,道:“张医生也是谦虚之人。既使您自己不说,我也猜得到,能当上孟爷爷的私人医生,那医术一定是超群绝伦的,佩服,佩服。”

    说完,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然后坐下,伸出兰花指,轻轻地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,先用手细细地折了两折,折成一个三角形,然后优雅地揩了揩嘴边的酒沫,微微转身,手腕一抖,轻轻将纸巾弹入背后的纸篓里!

    看到那标准的兰花指,张凡和孟津妍不约而同地一皱眉:

    去!是位“给”爷呀!

    这“基”数指标好高的样子!

    孟津妍微微一乐,从杯子侧面,偷偷地向张凡吐了一下舌头。

    张凡也是身上一麻,简直无话可说了,借着酒杯的掩护,捂住嘴,才不至于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津妍,”旬和君拿起酒瓶,轻轻地给孟津妍满上一杯,眼光很是亲切,“上次有幸受孟市长之邀,在你家里见到你之后……呵呵,今天张先生也在场,大家都不是外人,我不怕你们二位笑话,我见到你之后,才发现,原来生活可以这样美好!”

    这话有点肉麻,不过,从旬和君的嘴里说出来,却是相当地真诚,令人不得不相信他出于真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,见到我,生活就美好了?难道以前你的生活很烂?”孟津妍借机试探对方底细。

    这个烂字,如同一颗子弹,猛然穿透了旬和君的脑袋。

    他弱小的身子轻晃了一下,眼神愣愣地有两秒,然后“爽朗”地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津妍你真能开玩笑!太幽默了……真的,我就喜欢生活当中多一些幽默,少一点沉重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,说得好!”张凡轻轻地拍了拍巴掌,道,“旬先生说话富于哲理,对人生有相当深刻的解读呀。津妍,你可要多多向旬先生学习!”

    孟津妍偷偷从桌子底下把脚伸过来,踢了张凡一下,笑道:“当然了,在旬总面前,我感觉自己学识方面缺了很多课,像个小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津妍,你又过谦了,应该罚……不,应该再敬你一杯。”旬和君笑着,又给孟津妍满上,然后转脸对张凡说:“张先生,不知你有没有同感,越是优秀的女孩子,越是谦虚内敛。反倒是胸无点墨的女孩子,在场合上比较张扬。”

    “旬总观察女子,真是精辟入微,莫非在这方面有研究?是专家?”张凡讥笑地“奉承”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这人害羞,从小就不敢跟女孩子接触,认识津妍,第一次出来吃饭,我还是相当紧张的,嗯,相当紧张的。”旬和君说着,喝了一大口,似乎在表示自己“相当紧张”。

    三个人边吃边闲扯皮,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张凡发现旬和君有些不安,似乎要什么事要去做,一只手端着酒杯,另一只手偷偷地放进裤袋里。

    张凡明白了:他有震动来电,但没接!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估计对方再一次来电,旬和君终于耐不住了,站起来,笑道:“不好意思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孟津妍笑了:“这人怎么不大方?接电话就接电话呗,干嘛非说去洗手间?”

    张凡一撇嘴,小声说:“我去偷听一下,这小子肯定有秘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指了指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孟津妍会意一笑,“要去快去!”

    张凡站起来,尾随着旬和君,来到洗手间。

    旬和君推开门走进去,张凡停在门外,点穴打开聪耳,一边吸烟,一边倾听。

    果然,这老小子一进洗手间,便迫不及待地对上了话:

    “姜总,我现在过不去,这边饭局还没完,我估计得十点以后到你那里。”旬和君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旬大少,今天晚上,我把新召的五个雏儿,纯处,都交给你开!”

    旬和君的声音:“哈哈,姜总,这么客气,由鹏举由大少知道了,不会气死?”

    “旬大少,你是我们极乐天夜总会的财神爷嘛!由大少跟您相比,只能往后排一排了,等您给她们过了第一水,我再叫医生给她们修补修补,保证由大少乐翻天!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这五个处儿,我先开了,你说的那笔一个亿贷款的事,我明天就跟金行长打个招呼,以基本利息贷给你们。”旬和君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旬大少,谢谢啦,你的提成方面,我也不会含糊。除了正常提成,我在新开路小区,给您准备了一套五居室的,刚装修完,已经过户给你,就等你来取钥匙了……不过,金行长这人是个老狐狸,就怕他跟你打马虎眼。”

    “姜总你放心,金行长再**能蹦达,他丁丁上系的那根绳,还是握在我手心里的。我说一句话,他敢不听?吹吧他,我把利率方面给他一点限制,立马叫他亏损!”

    “那就全靠旬大少了。晚八点,老地方,六楼碧花苑包房!你可要准时呀,五个嫰雏儿,个个水灵灵,连我都馋,旬大少可不要误了良辰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五个都还是原装?我有点不信哪。你没有先偷嘴吧?”

    “我敢捉弄别人,我敢捉弄你吗?没问题,你放心,保证个个一针见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挂了手机。

    张凡赶紧离开,迅速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你这顺风耳听到点有用的没?”孟津妍笑问。

    张凡并不正面回答,反问道:“你听说过极乐天夜总会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江清市哪有人没听过?数一数二的,老板姓姜,以前孟三活着的时候,跟孟三火拼过几次,死伤好几个人。现在孟三没了,他独霸了江清的夜娱活动,最近生意挺火,准备扩建呢!”

    张凡一听,确认了刚才电话的内容,刚要说什么,旬和君回来了,笑着坐下,又给张凡和孟津妍倒满杯子,道:“刚才秘书打来电话,说财政检查组改变了行程,决定今晚回首都,订了八点的高铁,我得去车站送送,恐怕不能多陪二位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