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09章大戏开幕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“旬总日理万机,今晚能抽出一个小时来马六甲,己属不易,理解理解。”张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理解,谢谢,”旬和君一边道谢,一边拉开皮包,从里面掏出一只小盒,非常精美,双手托着,像荆轲献图那么郑重严肃,毕恭毕敬地递给孟津妍,语气无比诚恳,道:“津妍,这点小意思,请你收下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瞟了一眼盒子,情知里面是首饰。首饰她不缺,根本不想收,便看了张凡一眼,意思是问:收还是不收?

    张凡冲她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孟津妍伸手接过来,轻轻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露出一条精致的珊瑚手链,上面还镶了几颗红宝石,十分珍贵的样子,初步估计,也值个五万、十万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旬总了。”孟津妍假意感谢道。

    见孟津妍收了礼物,旬和君脸上舒展了好多,心里有底似地舒了一口气,端起杯子:“那,我就不多陪了,改日我再安排一下请津妍,张先生到时候务必再次光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到场。俗话说,与君子交,美如甘醇,今天一面,我跟旬总还没谈够呢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旬和君似乎有些感动:“来来来,我们大家把杯下酒干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站起来,碰了碰杯子,把杯里的余酒喝了,旬和君便急匆匆地走了。

    张凡抬腕看了看手表,对孟津妍笑道:“现在是七点三十五,看样子,他去极乐天正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,他是去极乐天?”孟津妍吃惊地问,她当然知道极乐天那里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的耳朵没出毛病,没有听错的话,他应该是去极乐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说去高铁站送客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相信他的鬼话?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孟津妍问道。

    张凡把刚才在洗手间外偷听到的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孟津妍吃吃地笑了:“张凡,你说,这个家伙体格不乍样,竟然特喜欢揽重活!一次五个,就他那小体格……可笑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你呀,嘴上又没把门的,一个姑娘家,说什么呢!什么叫喜欢揽重活!”

    孟津妍醒悟过来,连忙拍拍自己的嘴巴:“又说错话,这张臭嘴,让张大神医笑话了!”

    孟津妍正在自罚,突然,她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她打开一看,忙冲张凡做了个闭嘴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爸,你这么着急干吗?”孟津妍平静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和小旬的饭,吃得怎么样?”孟市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呀!”孟津妍“开心”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。在哪吃的?”孟市长一听女儿说挺好,以为这桩婚姻有戏,立马兴奋起来,声音提高了一倍。

    “在马六甲餐厅。”

    “噢,马六甲餐厅……那地方挺乱,三教九流人的都有,夜里经常发生打架斗殴的事,你们吃完了,赶紧离开吧。”孟市长似乎对马六甲这里的治安不大有信心,也对旬和君那小体格没信心,要是遇上流珉找碴,旬和君基本上是挨打的主儿,根本不可能保护孟津妍,这也是孟市长对旬和君唯一一点不满意的。

    “嗯,嗯,小旬他刚才接个电话,说是去高铁站送财政检查组回京城,已经走了。我也准备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财政检查组?不能吧,检查组是明天中午的高铁……”孟市长疑惑一说,然后又嘱咐道,“好了,既然他离开了,你单身一人,也是快点离开为好。”

    孟市长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张凡含笑看着孟津妍,问:“相亲饭也吃完了,现在才七点半,今晚夜色这么美,你难道就不想再看一场大戏?”

    “大戏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笨!猜猜……戏的主角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旬和君?哈哈哈!”孟津妍恍然大悟,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两人一击掌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就上台报幕,宣布大戏开幕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含笑掏出手机,拨了市警察局吴局长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吴局你好,是我,张凡。”

    吴局长一听是张凡,在电话那边声音相当热情,道:“张神医,你忙什么呢?怎么这么长时间没给我打电话?我都想你了,这两天正准备请你去山庄聚一聚呢。”

    “吴局长,我跟你商量件事。上次你托我在副市长那里给你美言几句,我觉得,副市长不如孟市长来得痛快,毕竟孟市长是一把手,所以……”张凡故意拉长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?张神医,难道你和孟市长搭上了关系?”吴局长的声音激动得颤抖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对他太重要了。最近,市里要调整中层局级干部,就在这敏感的时期,孟市长两次在全市干部会议上对警察局的工作提出批评。

    没有人不明白:市长这是放出一个信号,预告吴局长位置不保了。

    其实吴局长工作还可以,不好也不算特别坏,但是倒霉的是,他属于前任市长的人,现在换了孟市长,警察局长这个重要位置,肯定要换成孟市长自己人。

    吴局长这些天坐卧不安,一直提心吊胆,托门路想投靠孟市长,但孟市长一直对他不咸不淡,他根本连送钱的机会也没有,提着猪头硬是敲不开庙门!

    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,令他意外的是,张凡竟然和孟市长有关系!

    听那口气,关系还是相当的铁。

    看来,那天没有看走眼,在卫生局诸局长办公室,跟张凡同去的那个女孩,真的是孟市长的千金,而且,两人的关系可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!

    还有!吴局长突然又明白过来一层意思:我怎么这么笨!这事还有一个前兆呀!想一想,若不是张凡和孟市长有铁关系,那天在张凡同学聚会的饭店发生的那件敬酒事件,副市长能对张凡那么恭敬?

    原来,横山无路,别有洞天呀!

    张凡假装谦虚地回答:“呵,也谈不上什么关系。就是我以前给孟老爷子救过命,孟老爷子让他孙女请我吃顿饭。此刻,我们正在马六甲餐厅呢。”

    天!

    救过市长父亲的命!

    这还不算关系!这绝铁绝硬的关系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