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11章把照片给我删了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小锅盖紧捂裤裆,慢慢蹲下,嘴脸扭曲变形,痛得吡牙咧嘴:“嗯……卧槽泥……马,太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再来一下?”孟津妍微微迷人一笑,另一只钢球已经捏在手指上,准备弹出,看那手型,估计还是要往那里打。

    小锅盖浑身寒冷,极度恐惧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而下,望着那只钢球,无比恐惧,结结巴巴道:“别,别,女侠,留,留我一只蛋!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孟津妍脚尖一踢,刚才弹出去的那个钢球已经收回到手中,两只钢球在空中交替一扔,又交替收回手心,笑道,“要是给我跪下,舔舔我的鞋底,或许,我一高兴,就能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对于刚才孟津妍这一招,旁人看来,只不过是玩弹子玩得好,而张凡却心里清楚:这是上回去飞云观时,师父教她的无影镖。记得当时师父说是要练一个年半载的,没想到,丫头学得倒挺快,这么短时间内就玩得这么精熟!

    呵,看来,以后想对她起不良之心的男人,恐怕都要吃苦头了!

    这时,小锅盖大约是缓过了最初的疼痛,恢复了元气,忽然跳了起来,冲一群弟兄们叫:“上上上,把妞给我摁倒扒了!”

    原本就想冲上来沾沾便宜的一群痞子,早己按捺不住,跳起来向孟津妍冲来。

    孟津妍冲张凡一笑,操起几支筷子,“嗖嗖嗖”,一连串地向来者掷去!

    尖尖的筷头,如箭簇一般,纷纷扎在小痞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阵惨叫,小痞子有的向后倒去,有的向前仆来,他们肩上,胳膊上,胸前,甚至脸上,都扎上了筷子,活像香炉里插了一炷炷香!

    这几下,出手轻快无影,小痞子根本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已经废了,他们纷纷拔出身上的筷子,只见一个个血窟窿里,不断地涌出黑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他们才明白,他们面对的小妞有惊人武功,他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麻地,刚才还想玩小妞呢,就这架势,小妞发起威来,那筷头往要害部位一飞,我们这群弟兄,一个个个还不全变成人中废物?

    小混混们个个惊惧地呆住了,连哭也不敢哭出声,有的侧过身,有的双手捂住裆部,生怕小妞再掷出什么新的东西来!

    小锅盖喘息了一会,虽然伤重,但在弟兄们面前架子还必须端住,强装狠角色,问:“你们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张凡轻轻喝一口茶水,道:“狗一样的东西,也配问我们?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我们的身份吗?你们打了不该打的人!”小锅盖道。

    “身份?我不知道你以前的身份,但我知道,你从今以后的身份就是个阴阳人!因为你已经废了!”张凡继续轻呷了一口茶水,轻描淡写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你够狠,有能耐别走!”小锅盖喊了一声,带着一群小痞子,纷纷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啧,好手法!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这女的是高手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顾客中,一个中年男子掏出手机,“啪啪”地就拍照,一边拍一边得意地说:“发到群里,给大家看看,绝对生猛丫儿!”

    张凡觉得把孟津妍弄到网上的话,对孟家影响不好,便把桌子一拍:“不准拍照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根本不理张凡的碴儿,继续拍了两张,才把手机收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盯着他,严厉地道:“把照片删掉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看来也是个场面上的人物,骄横惯了,根本不把这两个年轻人看在眼里,道:“我拍照关你什么事?我又没拍你们,我拍的是江上风景。”

    张凡又说了一句:“把照片删掉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白了张凡一眼,拿起筷子吃菜。

    张凡站起来,一步步走过去,站在中年男子身边,道:“我说最后一遍,把照片删掉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看到张凡眼里的怒火,有些心虚,但当着一群朋友的面,他不想服软,便站了起来,大声道:“你知道我们是哪个单位的?法院的!听清了吗?江清市法院第一庭!我是庭长!”

    他想用这个大名号来把张凡吓住。

    张凡嘴角微微一挑:“你不说这些,我也许对你客气一点,既然你跟我摆大头装逼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这时,餐厅老板跑过来,劝道:“这位先生,这桌的朋友我认识,他们确实是市法院的。”

    “法院的怎么了?法院的就可以侵犯别人肖像权?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伸手一扯!

    中年男子的衣服一下子被扯开!

    张凡伸手从他内衣里掏出手机,往地上一摔,然后又踩上几脚!

    一只爱疯,直接碎掉!

    “你!你敢砸我手机!”中年男子操起一只碗,带着碗里的汤,向张凡头上砸来。

    张凡一伸手,将碗打飞,再一巴掌,烀在中年男子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小子真是不禁打,这一下,就仰面倒地,原本胖而端正的脸,已经变形了!

    一桌子七、八个朋友,没有一个敢站起来说话。

    张凡伸出脚,在中年男子肚子上碾了几下,骂道:“平时作威作福惯了,今天遇到你爷,算你倒霉!”

    然后,漫步走回到孟津妍身边,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见张凡确实惹不起,也没脸继续在这里吃饭了,扶起地上的中年男子,狼狈地跑掉了。

    这一转眼功夫,就打了两起架,老板有些慌,要是再打一架,今天晚上的生意就完蛋了。他走到张凡面前,点头哈腰,“先生,女士,刚才你们用筷子打伤的那伙人,是这一带地面上的人,你们还是赶紧避一避,一会他们准带人来!”

    张凡想了一想,拉起孟津妍,“走!”

    “你怕了?”孟津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怕打起来,把餐厅给砸烂了,毕竟,老板做生意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吃吃一笑,“我说呢,我心目中的神医啥时候怕过!原来是剑胆琴心!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张凡还没睡醒,就被一阵铃声惊醒。

    孟津妍的声音格外明快:“张凡,你猜我爸刚才跟我说啥?”

    “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爸叫我以后离旬公子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咋对你爸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嘛,当然是‘喜欢’旬公子喽,而且是相当地‘喜欢’,我跟我爸说,旬公子人物出众,学历又高,职位又高,将来大有前途,我是非他不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爸慌了,说啥也不让我再跟旬公子来往了。我问为什么?这么好的小伙子为什么不让我和他交往?弄得我爸干瞪眼说不出话来。那场景,你要是在场,非乐出声来不可。”孟津妍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件事,吴局长可是功劳不小哇,你要在你爸面前给他美言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对吴局长相当满意,说多亏他,不然的话女儿就所嫁非人了。”

    两天后,吴局长给张凡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不不,张神医,真是太谢谢你啦。刚才,孟市长在全市扫黄打赌安全工作电视大会上,给警察局的工作充分肯定,还特地提了我的名。这可是他上任以来第一次表扬我,态度有180度大转弯!”

    吴局长的兴奋可以从声音上听出来。

    “吴局长,就是说,你在孟市长那里过关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