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12章密聊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“从目前情况看,暂时软着陆。以后的情况究竟怎么样,看发展吧,说来说去,没有你的支持,还是白扯。”吴局长说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暗暗惭愧:我跟孟市长还没见过面呢,支持个屁!

    不过,因为这事给了吴局长一个大人情,吴局长这个人很讲义气,以后有事的时候求吴局长帮忙,他不会推脱的。毕竟谁都想在警察局里找个靠山:没事儿靠山牛逼,有事靠山救命呀!尤其处于商海腥风血雨中,附近又有多个强敌势力,硝烟闻其味不见其声,随时都在暗中较力,你没有警察局的后台还行?

    “对于旬公子,你怎么处理的?”张凡特想让旬公子进拘留所吃几天窝头,张凡吃过,滋味那是相当地“棒”!

    吴局长苦笑一声:“还能怎么处理?孟市长打来电话,叫放人,我就放了,不但一分钱没罚到,把他送出羁押所后,我还请这小子嘬了一顿,没赚钱还赔了饭钱……好在这次事件中,我没得罪谁,刚才旬厅长从省城打来电话向我表示感谢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,张凡心情很好,揪了揪自己的耳朵,暗暗笑道:“聪耳呀聪耳,多亏了你,一次小偷听,救了孟津妍,又救了吴局长!”

    不过,关于天健公司批文的事,还是使张凡头疼:看来,还是要进一步向孟市长那里渗透,把问题尽早解决。那么多资金和设备砸在在天健公司里,多拖一天,就多一天损失。

    张凡心里非常清醒:这件决不能托孟老和孟津妍去跟孟市长说情!

    以张凡对官员的了解,一边是天际集团这样的商业帝国,一边是父亲和女儿的一个朋友,孟市长不可能选择后者,弄不好的话,事情反而会变得更坏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张凡大多在村里和省城之间来回坐诊。家里的花圃,由父母来照顾,给市府送鲜花的营生安排给了狂狮队员,所赚的钱,就给队员们办伙食、发补助了。

    给钱亮送红苹果的事,张凡没有交给别人办,这种顶级秘密,他不想被别人探知!

    而且,每次去江清县城送苹果时,只要钱亮不在县城,李秀娴阿姨都要请张凡嘬一顿。

    李秀娴对这个全家的救命恩人始终怀着感恩的心,上次张凡用药治好她的妊娠纹,肚腹平滑如少女,让她欣喜若狂,每次见面都夸赞张凡,有一次说得激动了,还掀开衣服让张凡查看。

    张凡仔细查看了一遍,发现那些妊娠纹确实彻底消失了,连一点痕迹也不见,而且,时间过去一个多月,并没有复发,说明这个治愈是永久性的。看来,研制的这款产品,性能上绝对过硬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产品上市的手续暂时难以办下来!

    张凡一天比一天焦虑:这样拖下去,牛年马月是个头!

    这天,张凡和队员们在天健公司忙了一天,终于把公司开业前最后的准备工作做完了。

    眼下,天健公司内外装修一新,前门是门市,摆着销售专柜和医生坐诊台,后院分仓库、车间,还专门辟出一间大室,作为狂狮队员起居地点,平时,安排两名队员在张家埠负责张凡家里的安全,一人在省城素望堂负责保安,其余的人都住在天健公司,集体食宿,听从张凡的调遣,随时可以上阵。郭祥山还组织大家把队员住处搞得像营房似的,墙上挂着一幅大条幅,上书:“拳打牛逼,脚踏不服,惩恶扬善全无敌!”

    够有气势。

    在公司和队员们一起吃了晚饭,张凡正在开车回张家埠的路上,突然接到欧阳阑珊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张先森,晚上有时间没有呀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有正事就有时间,没正事就没时间,若是想谈给你儿子治病的事,还请挂了电话。”张凡冷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关于你天健公司办产品上市的手续,你肯定会感兴趣的。”欧阳阑珊的声音有点神秘,格外有一股甜甜的滋味,任何男人听了,都会痒酥酥的。

    张凡一愣:难道,门家庆想通过关系,给我办产品手续,来换取我给他儿子治病?

    “好吧,过来吧,我在公司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先森,这事不宜在你公司谈,我们私下秘密聊聊好么?”

    “私下?在哪?”

    “丽花大酒店,1900总统套房,我等你噢!”

    丽花大酒店?

    难道门家庆一家换了酒店?

    张凡开车来到丽花大酒店,直奔19楼。

    刚刚敲了一下,门就无声地开了。

    欧阳阑珊站在门里,冲张凡莞尔一笑,“快请进!”

    今夜,欧阳阑珊一身晚会礼服打扮,一袭宝蓝色曳地裙,吊带儿开得很深,把两个雪白露出半边,浓妆艳美,高级香水的雅香在空气中轻轻地飘逸。再加上她高挑的身材,两条柔顺的长臂如两条白藕一般,整个是让男人喷血的妖艳。左腕儿上戴一块不知什么牌子的坤表,显得富丽高贵。

    时己深夜,静悄悄的酒店房间,朦胧的地灯灯光下,眼前美人儿如玉……即使是张凡这样见惯美女的,也不禁在身体的某处产生了一阵冲击性提示。

    “张先森,”欧阳阑珊关上门,回身走到张凡面前,伸手抓住他的手,前胸几乎碰到他的胸前,粉面生春地道:“能请到你,真是不容易哟。今天下午,我家门先生回香州去办一件事商务上的事,没有能跟我一起来见张先森,我只好单独和张先森谈谈喽。我今晚没有别的安排,秘密开了这个房间,只想和张先森一个人把事情谈妥。”

    张凡听得出来,她话里的意思很是暧昧,起码表达出这样三个信息:一,我老公不在江清;二,我要单独和你谈事情,没有第三者知道。三,我一晚上都有时间陪你。

    这三个信息合起来,形成的暗示是:你可以对我随便!

    张凡礼节性地握了一下她的手,然后坐到沙发里。

    尽管作为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,他有一种冲动想要搂一搂眼前这迷人的身体,但他不想一开始就把自己陷入被动,便控制了一下,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谈吧。”张凡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见张凡有意回避她的身体,欧阳阑珊有些意外:在香州社交圈,没有哪个男人见了我不跪倒裙下的!怎么这个小医生……他对他自己这么狠?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就开门见山喽。是这样子,我家门总跟你们江清的孟市长谈及在江清投资的事情,孟市长很感兴趣,希望我们门氏能在江清投上十几个亿,在公共设施建设方面给江清注血。门总救儿心切,跟孟市长谈了一个交换条件:希望孟市长把天健公司的手续给办妥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张凡第一次接触到高层的内幕交易,原来这么直截了当,跟畜市上牛贩子的交易差不子。

    我投资给你,你给他办手续,他给我儿子治病……一环套一环,看起来合情合理,却怎么也摆脱不了一种赤祼祼的利益输送印象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张先森以为此事可行否?”欧阳阑珊坐在大沙发里,身体微微后仰一下,一只玉手,看似不经意、其实故意地把前领口往下扯了一下,大半个樱桃红色的文胸便露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