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15章无痛拔牙

    二人小肚子被踢中,腹内如同刀铰,其实根本站不起来,除了爬,并没有其它选择。

    “先生,肠子都被你踢烂了,走不动路了,不爬的话,我还会飞呀!”其中一个哭丧着脸道。

    一个在前,一个在后,滚着爬着,逃出了房门!

    欧阳阑珊呆坐好久,才慢慢说:“张先森,你救了我的命!如果刚才不是你发现走廊有人,门家庆看到这两人偷拍的照片,肯定对我辣手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吗?他很在意你的,我看得出来。”张凡确实看到过门家庆对她绵绵的照顾。

    欧阳阑珊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:“你看到的都是假象,其实他这个人心地狠毒。他的二房小妾,与她的马术教练有染,被他发觉,把她毁了容,然后把她推入他家的海龟池。一群大海龟事先被饿了半个月,疯了似地冲上来,把她撕啃成了骨头架子!而他却录下了全部过程,给几房妾室观看!马术教练也惨,一直被囚禁在他家的暗室里,想死都死不成!”

    够狠!

    张凡暗暗惊道:若不是及时发现走廊里有人,眼前这玉体仙葩,恐怕不久后就香消玉殒了!

    “门家庆总共有几房妻妾?”

    张凡此前还以为欧阳阑珊是门家庆唯一的妻子,原来她竟然只是他的一个妾!

    “总共四房!”

    “你排行老几?”张凡微笑问。

    “老四!”欧阳阑珊不高兴地嗔道,脸上有些尴尬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他前三房都没能给他生孩子,只有你才生了一个,也就是你的儿子,对不?”

    “是呀……你,你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欧阳阑珊听到张凡这样问,好像受了刺激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张凡见她惊慌,心中已然猜了**不离十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事不便细问,细问难堪!

    张凡掩饰地笑道:“没事儿没事儿,只是感兴趣而已。”

    而欧阳阑珊却仍然处于惊惧之中,低着头,深思什么。

    经这一闹,张凡和欧阳阑珊两人都对床上的活计失去了兴致,又坐了一会,便直接退房离开了。

    三天后,门家庆从香州返回江清,张凡与林巧蒙应约来到门家庆下榻的酒店,双方签订了关于联合开发一个综合性休闲、养老项目的协议。

    这项协议的签定,基本上堵死了门氏与天际将来合作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协议签定之后,张凡依照他与欧阳阑珊的口头协议,给门公子治病。

    门公子的病情并不十分特殊,张凡给他配制了三剂中药服下。一周后,又用七星针调理了一下神经气脉。

    又观察了了两周,门公子没有再爆发癫痫。

    门氏夫妻感激不尽,连连道谢,给张凡开了一张70万的支票酬金。

    天健公司这边,这几天没什么事可做,整个工作都停顿下来,只等产品的批文手续。

    张家埠村里病患很少,诊所清闲,所以,张凡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省城素望堂坐诊。

    刘村医这些天很忙,因为张凡常常是手到病除,所以素望堂名气大振,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张凡有时偶尔要接大活儿,去重患者家中出诊,他不在时,好多病人都把刘村医当成张凡。

    刘村医见对方奔着张凡的名气来的,为了不使患者失望离开,他对于别人称呼他“张医生”,也就默认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虽然是“假张凡”,但他这些天跟着张凡学了好多东西,医术也确实大有长进。

    这天,张凡和沈茹冰一起去一个重患者家中出诊,诊所里只剩刘村医一人,这时,门突然被推开,进来一对年轻夫妇。

    女的二十岁刚出头,挺着滚圆的大肚子,身边的丈夫看衣着打扮,看上去一眼就知道是外地来的农民工。

    孕妇由他丈夫搀扶着,一步步走到刘村医面前坐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张医生的诊所?”男的四下打量了一下,“素望堂是吗?我是一个朋友介绍来的,说这家诊所医术很高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你来对了。怎么,你媳妇不舒服?”刘村医心想:只要是普通的病症,他假冒张凡开个方子就成了,何必非得说出真相令患者失望离开!

    “我媳妇怀孕五个月了,这两天牙疼,疼得睡不着觉,去大医院看过,大夫说不能吃止痛药,所以,我们慕名前来,看看素望堂有什么不吃西药的、不伤胎儿的办法。”男的说道。

    刘村医点点头,把孕妇的手腕捏过来,放在纱布垫上,替他号了一下脉,说:“她体内胎儿一切正常,但是只有五个月,确实不宜服用止痛药,也不宜拔牙,因为拔牙的疼痛,会引起子宫收缩引起早产的。我给开个中药止痛的方子,服了之后,会缓解一些疼痛,同时,也可以服用适量的阿莫西林来消消炎,阿莫西林对胎儿影响不大,孕期是可以服用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提起笔,开了一个方子,递给孕妇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慕名来素望堂,原本就是为了不吃药。我想,不管中药西药,能止痛的话,大概成分都差不多。我是想,能不能不吃药帮我止痛?”孕妇看着那个药方,不敢伸手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方子里的药材,是经过多年验证,对孕妇没有影响,你吃药之后,多喝白开水就是了。”刘村医劝慰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我还是不敢吃。我姐姐怀孕的时候,就是因为吃错了药,结果胎儿……”孕妇说到这里,难过地不忍心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怕不怕针?如果不怕的话,我给你针灸一下,也可以止痛的。”刘村医问道。

    “怕怕,我怕针,从小就怕扎针。”孕妇惊恐地说。

    “大夫,”孕妇丈夫说,“针灸肯定她不敢,你就帮着想个别的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刘村医犹豫了一会,心想:若是没有别的办法,那这对夫妇只能去别家诊所了。

    “那,你张开嘴,我看看哪颗牙疼?”刘村医道。

    孕妇张开嘴,刘村医用压板压了舌头一下,道:“是左边第二颗实牙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烂掉一半了,为什么不早点拔去呢?”

    孕妇道:“拔颗牙要好几百块呢,我寻思能省就省几个钱,等它烂光了,就自己掉了。谁成想它发炎了!”

    刘村医心中一阵难受:农民呀!干得最累,活得最苦,过得最穷。

    不禁心生怜悯,道:“我用手法,帮你拔掉它好吗?”

    “手法?不用镊子和钳子?”孕妇奇怪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这是我家祖传的一种徒手拔牙术,按摩病牙根部,使牙槽附近肌肉松弛,牙齿会自然无痛脱落。”刘村医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孕妇兴奋地道。

    孕妇的老公说:“这个办法,我在电视上看过中医表演。我当是魔术呢,没想到真有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般不用,因为很费内力,今天没办法了,试用一下吧。”刘村医道。

    孕妇和丈夫互相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&26412;&25991;&26469;&33258;&29916;&32;&23376;&23567;&35828;&32593;&32;&87;&87;&87;&46;&32;&32;&103;&122;&98;&112;&105;&46;&99;&111;&109;&32;&32;&26356;&115;&26032;&26356;&113;&24555;&24191;&21578;&23569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