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17章胎魂诀

    张凡心中狂跳,感动得一塌糊涂,眼睛湿润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泪水被她看出来,忙摆手道:“你别担心,会好的,一切都会好的,孩子会有的,你也会活的。现在,你什么也不要想,配合我就可以了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,张神医,我信任你。”孕妇紧紧抓住张凡的手,目光坚定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你闭上眼睛,眯一小觉,等你醒来的时候,就没事了!”张凡说着,伸手小妙手,在她头上点了两个穴位。

    孕妇忽然感到眼皮发沉,粘合着,几乎睁不开,慢慢地,全身松软,竟然昏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针!”张凡冲刘村医一伸手。

    “在这呢!”刘村医把消完毒的银针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凡接针在手,脑海中浮现出“定宫七星针”谱图,口中默念:“京门,命门,魂门!三门接地气!阳关,至阳,灵台!三阶上天庭!定宫就在小关元!”

    说着,一针一针,七针纷纷落下!

    针针镇宫缓血,七针合镇紫宫,针气封宫,乱脉俱宁!

    张凡以古元真气为内劲,将镇宫七星针下完之后,从怀中取出金星骰,冲刘村医道:“快,快去取一刀黄纸,把毛笔墨取拿来!”

    当初,沈茹冰买这个门市的时候,因店中有扫帚仙作崇,被张凡驱除,故而那一套法器法物仍然放在店里。

    刘村医答应一声,很快就把东西一一摆在张凡面前。

    目前,张凡用镇宫七星针镇住了孕妇流血和流羊水,但胎儿受震动,动了胎气,胎魂已经游离于紫宫之外,若非用鬼星骰将胎魂逼回紫宫之内,半个时辰之内,孕妇必然流产!

    刘村医手忙脚乱,很快地把墨水准备好,毛笔递到张凡手里,一张黄纸铺在面前。

    张凡接过笔来,深深吸了一口气,回想了一下胎魂诀,然后龙飞凤舞地在纸上写道:“胎神路过,胎魂听令,时辰未到,速归宫位!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接着,在草纸下方空位上,画了一个如蚯蚓一般弯弯曲曲的胎符篆。

    此篆乃是《玄道医谱》所叙,张凡今天是第一次使用,不知灵与不灵。

    不过,事到如今,迫在眉睫,不得不拿出来试试了!

    若通得鬼神,胎儿得救!

    若通不得鬼神,只好面对事实了!

    张凡心里也是相当紧张。

    毕竟,诊所开业不长时间,若是弄出医疗事故,被媒体一传开,以后的生意可就砸了!

    他轻轻将写好的符篆捏起来,在空中冲北晃了一晃,然后运起体内古元真气,集于右手小妙手指尖,全力向纸上一聚!

    滚滚的古元真气,汹涌而出!

    “五昧真火!”张凡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早己在一旁准备的刘村医,“哧”地一声,打开打火机!

    符篆纸干,见火既燃,只见一道青烟之后,黑灰纷纷从空中飘然而下。

    张凡再运古元真气于双掌,突然大吼一声:“呔!胎魂归位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见那些黑灰忽然在空中聚在一起,化成一团黑影,一道金光耀眼闪起之后,黑影如闪电一般,钻进孕妇肚腹之内不见了。

    师父曾经跟张凡讲过,若是古元真气能直接化纸为影,则说明修炼第一乘聪元层已经结束,进入第二层道元层了!

    不禁一阵暗喜:半年的修炼,就完成了一层!

    而师父亲口说过,一般人要修炼十几年,才能走过一层,而且,那还要机缘巧合呢!若是纯粹笨修,恐怕一辈子也未必能过一层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高兴,不禁默念:聪元层,道元层,天元层,玄元层!

    一层一层,每修成一层,造化便前进一大步!

    若能进入天元层,必须视天下武林为草芥了!

    若能进入玄元层,则造化神秀,与天地宇宙齐。

    想完这些,再打开神识瞳,向孕妇体内扫视一下,终于放下心来:

    目前,胎气回归,胎盘稳固,胎儿已然安然睡着了!

    “张总,孕妇她……”刘村医战战惊惊地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没事了。”张凡轻轻道,就像刚刚给人手上的小口子上了点药那么简单,神情相当淡定,“不过,我要问你,为什么竟然冒天下之大不违,给孕妇拔牙?”

    这一问,却如刀子,捅进刘村医心里。

    他几乎要哭出来,道:“我,我以为牙离紫宫很远,碍不到!谁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说明你对中医内气理论还是理解不深哪!我的刘村医,胎气乃丹田之气凝成,乃是孕妇全身气脉之中央,无论你动了她身体哪里的气脉,都会殃及胎气的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刘村医大为吃惊,可怜自己行医数年,也算有些中医底子,竟然从未听过如此的气脉理论。

    “中医者,经验科学为主,不能凭空想象,那样会酿成大祸的!”

    “张总,我记住了,以后一定谨慎!”

    刘村医唯唯喏喏,极为感激,是张凡帮他躲过了一场医疗事故的大官司。

    这时,孕妇的丈夫走过来,急急问道:“张神医,手术进行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凡轻松一笑:“我们诊所没有无菌室,怎么可能随便做手术?告诉你吧,没有手术,你老婆已经没事了,你过去守着,给她盖上毯子,睡一个时辰,就可以起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神医,你所说是真的?”这男子不太相信张凡的话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相信的话,可以去大医院做一下孕检。不过,我认为没有必要花冤枉钱了,因为你老婆现在是母子平安,回家后,这几天不要干重活,再按时喝我给开的药汤,一周后就可以正常活动了,而且生产时一定是顺产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大医院检查了。我绝对相信张神医!”孕妇丈夫道,然后乐颠颠地进到屏风里去了。

    刘村医仍然呆立在张凡面前,尴尬地不敢看张凡。

    “刘医生,不要太难过,好在事情都过去了,以后记住,医者,大士也,若不能如履薄冰,步步工心,则难以成名医。”

    “张总,我……以后一定好好跟你学习,早日把你的医术掌握一、二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问诊时,你尽可以坐在身边学习,有不懂的地方可以询问。而且,你行医多年,有相当丰富的经验,我也要向你学习呢。”

    “张总,您别逗我了,我这就够难过的了。”刘村医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笛声传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救护车到了。

    张凡和刘村医走出诊所外,救护人员已经下了车,推着单架就往诊所门里走。

    &26412;&25991;&26469;&33258;&29916;&32;&23376;&23567;&35828;&32593;&32;&87;&87;&87;&46;&32;&32;&103;&122;&98;&112;&105;&46;&99;&111;&109;&32;&32;&26356;&115;&26032;&26356;&113;&24555;&24191;&21578;&23569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