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18章踢馆来了

    张凡伸手拦住,讥笑道:“我说这位医生,你这是救护车呢?还是牛车?这都过去快半个小时了,按你这个速度,孕妇早就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救护车医生被损了一顿,干瞪眼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张凡掏出几张票子递过去:“这是出车费用,够了吧?以后,出车要及时!”

    沈茹冰此时已经回到诊所,一直站在旁边,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内心里一阵赞赏和感动!

    如果没有张凡,今天这一个孕妇事故,就能让素望堂诊所破产!

    她轻轻掏出手绢,走过去,对张凡道:“来,看你头上的汗,别被风给吹到!”

    原来,刚才张凡运古元真气时,用力过猛,因此全身出汗。

    张凡感激地看了她一眼,伸要去接手绢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擦嘛!”

    沈茹冰道了一声,细细地给张凡擦去了汗水,轻轻拉他,道,“谢谢你!现在已经是中午了,我请你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而刘村医见沈茹冰眼中情光泛泛地看着张凡,知道两人中间颇有故事,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看,便赶紧抽身躲开了。

    张凡刚要答应,忽然眼神直了!

    诊所对面,一辆宝马停在路边,从车上下来几名白人大汉,接着,一个妖饶女子也从车厢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跳:不好,这个女妖来了!她一来,准坏事,沈茹冰会产生误会的!

    显然,张凡己暴露了,躲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娜塔已经大摇大摆地穿过马路,向诊所这边走来,一边走,一边向张凡招手。

    她身后,四个彪形白人大汉紧随左右,即使从不近的距离看过去,也能感觉到他们目光里鹰一样的寒光,对周围的环境相当警惕。

    原来,娜塔上次在东岭市遭到许老大控制,差点丢了小命,被张凡前往东岭将她救出。

    此事在她的家族里引起了极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她父亲一怒之下,不许她再次前往大华国,要将大华国的生意交给别人来接管。

    娜塔是家里娇惯的千金,哪里听从父亲的话,跟父亲死缠乱闹。

    父亲被缠得没办法,只好妥协。为了女儿的安全,他派了四个r国金牌保镖随她前来大华国,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离左右,负责保护娜塔的人身安全。

    “张凡先生,我就猜想你在素望堂,所以就直接赶过来看你。”娜塔以洋女人的奔放,冲上来,狠狠地吻了张凡两下。

    张凡抹了抹脸,看了一眼沈茹冰。

    沈茹冰已经是面如土灰了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张凡往后轻轻撤了一步,以防止娜塔那西女独有的极端胸峰碰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医生,我找你,当然是身体不舒服啦!”娜塔已经发现了沈茹冰眼里的嫉火,故意加重了几分亲昵。

    “哼,想舒服找男人呀,找医生干嘛?”

    沈茹冰终于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对呀,沈博士说得太好了。难道张凡先生除了医生这一角色之外,不也是一位出色的男人吗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娜塔见招接招。在这方面,从小兴开放的娜塔,比起来沈茹冰来,优势明显。

    沈茹冰情知斗不过娜塔这张嘴,再斗下去的话,自己难堪,便转身离开,扔下一句:“大洋马,找人骑!”

    娜塔含笑冲沈茹冰的背景飞一个吻,转身对张凡道:“张先生,可以给大洋马看病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什么病?如果没病的话哪凉快哪呆着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见沈茹冰受憋,心中有些不高兴:跑这里来砸场子了?这不是明摆着让我难看吗?

    “我痛经!痛得死去活来,你给我看看。”娜塔一边说,一边竟然当保镖的面,把手伸到肚子上,拍了一拍。

    张凡皱了一下眉:哪壶不开提哪壶,在这诊所里,给你看妇科病,你不是找沈茹冰来骂你?

    不过,做为医生,他却又无法拒绝一个患者的要求,想了一想,打算简单应付她一下算了,然后赶紧把她打发走,便说:“进去吧,我给你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娜塔在前,张凡在后,正往门里走,四个保镖见状,冲上前两步,一下子把张凡推到一边,紧贴着娜塔护卫着,好像生怕诊所里有刺客似的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身高都有一米九五以上,是r国特种部队现役战士。

    在世界上,r国人以勇敢善战著称,r国的特种兵,则更是顶尖世界高手,在多年的世界特种兵比武大赛中,蝉联多项单项冠军,可以说是声名赫赫,而他们的特种兵绝对是梦之队。

    而娜塔父亲以他在r国的巨大影响力以及和r国上层领导的亲密关系,所以才能聘到最优秀的特种兵来做保镖。

    张凡没有防备,被两只粗大的手给推到一边,头撞在铝合金门框上!

    他刚要发怒,转念一想,又作罢了,走到娜塔面前,道:“叫你的保镖出去,诊所是医生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娜塔微微一笑,冲几个保镖道:“你们,出去门口站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!我们奉命保护你,不得离开半步,否则的话,我们就是失职!”一个身高两米多的保镖瓮声瓮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保护自己,我命令你们离开!”娜塔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娜塔小姐,我们身为保镖,并不是受雇于你,而是你的父亲。我们只听从你父亲的命令,谁也别想把我们从你身边赶走!包括你本人。“

    他们站成长方形,站在娜塔的四周,约有两三米的地方,身子笔直,眼露凶光。

    “张神医比你们强多了,我用得着你们保护?”娜塔恼怒了,只要这四个保镖在场,她就无法进行妇科检查。

    “没人比我们强!尤其是大华国,男人体格根本不行,在我们r国人看来,‘大华病夫’的帽子从来没有摘掉!即使在大华国全国找遍,也找不到一个能与我们交手的保镖!”

    两米大汉朗朗地说完,斜了张凡一眼,嘴角一笑,他根本不相信这个比自己矮二十厘米的医生有什么能耐!

    “对,大华国男人都是病夫!”

    “我最瞧不起的就是大华国男人,自己国家找不到媳妇,天天到我们r国去迷骗我们r国姑娘!”

    “一个个根本不行事!侍候不了我们r国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四个保镖你一句我一句,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的狂妄,令张凡心中不舒服,心中骂道:不过是身高块大的几只狗熊而己!小心我剁了你的熊掌,掏了你的熊胆!

    娜塔自从这次回到江清,没有一天好日子,想一想都起鸡皮疙瘩,身边有这么四个大汉日夜跟着,浑身不自在!她天天想着怎么摆脱他们。

    她小声对张凡说:“这几个人把我烦得不行!”

    张凡问道:“你想让他们滚蛋?”

    “我做梦都想恢复自由!”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四个笨驴见过世面没有?要是知趣的话,赶紧打铺盖卷回你们的r国。”

    张凡心平气和地道,话里却有一种极端的威胁意味。

    四个保镖几乎同时乐了,哈哈,这么个小小瘦瘦的华国人,竟敢这样对你r爷这么说话?

    两米保镖道:“姓张的,你可以要求我们离开,但前提是你必须有这个实力!”

    “没实力的话,只好忍受了!”另一个保镖把皮鞋当地声踩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小小的椅子,直接散了架子,变成一堆碎木条。

    “呵呵,病夫,怎么样?要么交流两手?”两米大汉挑衅地冲张凡勾了勾中指。

    &26412;&25991;&26469;&33258;&29916;&32;&23376;&23567;&35828;&32593;&32;&87;&87;&87;&46;&32;&32;&103;&122;&98;&112;&105;&46;&99;&111;&109;&32;&32;&26356;&115;&26032;&26356;&113;&24555;&24191;&21578;&23569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