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19章站着进来躺着出去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张凡又是一笑,道:“跟我交流?恐怕你还不具备这个资格。不过,既然你有这份学习精神,我就让我的保镖出来跟你对两手吧!”

    “病夫的保镖也是病夫!”两米大汉很讥讽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三虎四豹五狼六狗,出来!”

    张凡一声喊出来,只见诊所后门打开,四个身穿尼彩服的特战队员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四人身高平均在一米八五左右,比对方的平均身高低了十厘米,身形也没有对方那么粗壮,似乎两者不是一个重量级的。

    “刘总,狂狮战队队员向您报到!有什么指示?”三虎为首,向张凡行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“诊所里今天闯进来四条狗熊,你把他们关起来吧。”张凡平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三虎答应一声,向前一步,冲四个保镖道:“你们哪个部队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两米大汉笑了起来,“说出来吓尿你!我们是r国特种部队的!”

    他以为只要说出r国特种部队,对方就会直接跪舔,因为他们四人刚刚从非洲执行任务回来,四个人组成的小分队,狂打非洲无敌手,在国际特战界名声四起。

    “哈哈,”三虎还以狂笑,“果然厉害。不过,如果不是r国特种部队的,我们狂狮战队还懒得上手呢!既然你们是享誉全球的战队,我给你们个机会,不知你是否接受?”

    “机会?我倒要听听病夫嘴里的机会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三虎很“关切”地问:“是自己躺下受缚,还是我们亲自动手?”

    “我恐怕,你这个华国病夫精神不好?”两米大汉鄙夷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上!”三虎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挥手之间,眼前立即起了一阵狂风!

    眼花缭乱的狂风过后,一切归于平静,四名r国保镖,已然全部躺倒在地,他们每人身上,都有一名狂狮战队的队员用脚踏着他们的背!

    “哈哈,r国特种兵!徒有虚名!”

    “吃屎的货,还敢来大华国装逼?”

    狂狮队员们一替一句,讥笑着。

    而他们脚下的r国保镖,眼睛瞪得大大地,完全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,他们在两秒钟之内,就失去了反抗能力,被踩在脚下!

    “绑起来,押到后室等待处理!”张凡发出号令。

    四个队员从腰上抽出尼龙绳,将四个狗熊紧紧地捆住,一个拖着一个,到后室去了。

    “哇塞,好棒!”娜塔惊讶叫道,香舌吐出老长,要不是因为大白天的缘故,很可能被认为是女鬼。“你们华国人,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呵,一般吧。不过,你早就见过我的功夫吧?”张凡的意思是:这点小功夫,在华国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说着,张凡让娜塔坐下,给她把了把脉,发现她是内热脾燥,导致经血不调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给你开个方子,回去按时服用两天就好了。不过,你在饮食上要注意一些,一是节制饮食,二是不要吃太多的牛肉和洋葱,这两样都是大热的食物。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娜塔接过张凡的方子,问道:“这,就看完了?”

    “看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没有……”她用手做了一个捏压的姿式,“没有按摩?”

    “痛经本是血热,若是按摩的话,极易引起络脉混乱,阴阳失调,到下个月经血来潮之时,痛经翻倍厉害……如果你不怕疼的话,我你给你按一按?”张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用了!”娜塔吓得连忙摆手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沈茹冰从外面进来了,甩了一句:“痛经不痛了?张凡,人家是要你给按一按,你偏偏不给按!”

    张凡一见要吵起来,忙打马虎眼道:“娜塔女士,你快去看看你的狗熊队员吧,不然的话,被我手下给折磨死了,你回去无法向你父亲交待。”

    娜塔只好来到后室,见四个大汉都被反绑着双手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见到娜塔进来,四人像见了救星一样,道:“娜塔小姐,救救我们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救出你们,你们不是还要围在我身边烦我?不救,张总晚上会把你们四个挖坑埋了!”娜塔吓唬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们绝不敢跟在您身边了!”

    “只要放了我们,我们立马回r国履命!”

    娜塔笑着看了看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一挥手:“放了!”

    几个队员上前,解开了保镖身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站好,听张总训话!”三虎命令道。

    四个狗熊站成一排,毕恭毕敬地听着。

    张凡也不屑和他们多说话,只是皱了皱眉头,道:“知道大华国不是好惹的就行。以后再别到大华国来。如果再来的话,那只能是站着进来,躺着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,我们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辈子也不来大华国了!”

    三虎高声喊:“滚吧!”

    四个狗熊低着头,狼狈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晚饭说好是沈茹冰请客,在省城的队员,还有刘村医都参加。

    不过,饭局刚刚开始,张凡便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。

    “张凡吗?我姓巩。”

    一个苍老强劲的嗓音。

    张凡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个高大雄壮的身影:巩老将军!

    他是巩梦书的父亲。

    上次,在龙泉疗养院给巩梦书的儿子巩公子治疗脉管炎,见到了这位京城来的退役老将军。老将军那不怒自威、虎虎生风的形象,给张凡留下过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“噢,巩老将军,我是张凡,您好吗?”

    “张神医,说话方便吗?我听你身边有人。”

    张凡意识到,可能有重要的对话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冲一桌朋友示意一下,便走出包间,来到走廊尽头一个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说话方便了,巩老将军,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你们省里的黄省长,最近病了,我想请你去给看看,你看可以吗?”巩老将军商量地询问。

    黄省长?

    上次在龙泉山庄时,巩老将军说过,这个黄省长年轻时是他的秘书,后来调到这里,慢慢地当上了省长。

    既然是巩老将军的秘书,还是本省的一号诸侯大员,这个面子岂能不给?

    “巩将军,他病情严重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