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20章高干病房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“张神医,如果黄省长病情不严重,我怎么会惊动你呢。黄省长常年工作紧张,积劳成疾,身体状况很差呀。最近检查结果,‘三高’指标非常高,医生已经发出警告,他已经到了中风的边缘,若不及时治疗,一个月内,有可能脑溢血!”

    三高?

    高脂肪,高血脂,高血压!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怔,感到为难。

    如果是高血压的话,他可以用七星点穴法舒缓血压。

    至于高血脂和高脂肪,那可就难办了:毕竟张凡不可能把脂肪从患者的身体里抽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贸然答应下来的话,最终治不好,会很被动的,声誉会下降。

    神医的招牌不是那么容易树起来的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弄不好把省长的病给耽误了。

    “巩将军,这个……我没有把握,目前世界上还没有消除血脂的有效手段,我恐怕……”张凡不知道怎么回绝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,语言有些无伦次。

    巩老将军毕竟是场面上的人,知道交往过程中的进退尺寸,因此倒也没有勉强,停了一会,道:“你可以去看望黄省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看望一下,是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目前在省人民医院高干病房住院,我让他秘书给你打电话联系一下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黄省长的秘书便打来了电话,可能张凡是巩老将军介绍的人吧,秘书的口气还是相当地谦和:“张医生吗?我是黄省长的秘书小王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张凡,刚才巩老将军给我打过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巩老刚跟省长通过电话,省长的意思,想请你来一下,给他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已经跟巩将军说过了,我没有把握,只不过是去看望省长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张医生,你别谦虚了,巩老将军已经把你的医术介绍过来了,既然你是神医,那一定会有办法治好黄省长的病。要知道,黄省长现在是跟死神在赛跑。”

    张凡心中苦笑了一下:这句老话,现在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?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张凡赶到省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小王早在大门口等待了。一见面,两人未及多说,小王匆匆引领张凡来到高干病房。

    高干病房就是不一样,静静的,一层楼里大部分病房是空着的,跟普通病房要走廊里加床的情形有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走进病房,见黄省长打着滴流在昏睡。

    他人长得很标准,是那种当过大首长秘书的长相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已经年过五十,所以体态肥硕,脸皮锃亮泛红,脖子上的皮肤里微微地可以看出有网状毛细血管突出,从外表就可以判断是三高患者。

    张凡把手搭在黄省长腕上,切了下脉。

    是弦脉。

    血流不畅,如轻刀刮竹。脉管张力强劲,抚之有抚弦之感,硬而有力,如新张弓弦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张医生?”省长夫人站在一边,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张凡没有说话,带有几分同情的看了一眼省长夫人:她看起来只有三十左右,很美的一个贵夫人,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可惜红颜薄命呀,很快就要作寡妇了。

    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守着一个植物人过下半辈子了。

    “嗯,情况不是很好。”张凡很含蓄也很职业地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秘书脸色一沉,心想:怎么医生都这嘴脸,说跟没说一样!

    张凡走出病房,省长夫人和秘书也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夫人泪眼汪汪,咽声问道:“张医生,巩将军说你是神医,你说,老黄的病……”

    “黄省长这是重度三高症的脉象,属实濒临危险边缘。目前,他的血管已经无法承受高压,随时有破裂的可能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“嗯,”省长夫人大概已经听到医院主治医生介绍,所以并未表现出格外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另外,由三高引发的肝肾阴虚,导致脉象坚急,因此肝肾功能不全,身体内有轻度中毒现象。这个中毒,才是省长目前最危险的隐患。”

    “嗯,嗯。”省长夫人脸色渐渐苍白。

    张凡继续说道:“具体情况,还要看过化验结果才能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小王,你领张医生去医生办公室看一下这两天的化验单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夫人。”

    小王答应一声,和张凡一起,去往医生办公室。

    因为是晚上,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值班男医生,正跟一个丰腴女护士耳鬓厮磨地凑在一起看病历,谁知是真看还是假看,反正两人紧紧地挤在一起,也不怕热出痱子。

    见小王进来了,还领来个年轻人,男医生以为张凡是省长的公子呢,便热情地道:“来了,快坐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张医生,来给省长看病,”小王指着张凡道,“他想要看看黄省长这两天的化验单。”

    男医生眉头一皱,道:“医生?外来的医生?”

    “是省长朋友介绍来的,医术很高。”小王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年轻,就……医术很高?”男医生冷笑一声,讥讽道,“医术很高的话,估计不用看化验单就能诊断个**不离十吧!”

    小王正要说什么,省长夫人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!”男医生笑容满面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夫人冲他点点头,轻轻地、但不容置疑地道:“把化验单给张医生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夫人,我这就拿!”

    男医生躬身一下,然后转身小跑过去,从桌子上抽出一只大夹子,翻了几下,双手捧到张凡面前,笑容是相当可掬:“张医生,请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张凡斜了他一眼,轻哼一声,接过夹子。

    翻看了几下,张凡心中已然是相当有数了:自己刚才的判断没有错。

    他把夹子扔在桌上,回转身走出医生办公室。

    省长夫人紧跟着出来,在他身后问道:“张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停住脚步,道:“夫人,黄省长的病情相当严重,我确实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看……”夫人脸色越发焦急,粉嫩的脸腮泛上了红润,高高的胸脯也是一起一伏:刚刚从巩将军那里得知有一位神医,她以为有了希望,没想到,这神医也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“我得回去,研究一下,看能不能找出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案来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一听说张凡要走,省长夫人更加着急,呼吸急促,眼睛有些发直:刚刚抓住的一根稻草,本以为可以救命,没想到希望化成泡影。

    男医生见张凡要走了,情知现在张凡在省长夫人眼里已经一钱不值了,他便在背后冷笑一声:“一般遇到自己不能胜任的病时,医生都是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女护士与男医生并排站着,一只手在他腰间偷掐了一把,一边嘲笑道:“不要这么说嘛,人家毕竟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嘛!”

    男医生被小手掐得相当满意,提高了声音道:“张医生,你慢走噢,不送。”

    张凡刚要转身告辞,夫人突然腰身一扭,跌坐在地上!

    “啊哟!”夫人捂着肚子娇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哟哟!哟哟!”一声比一声高,样子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场面顿时乱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