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21章你被误诊了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男医生忙抢上前,俯身轻问:“夫人,您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这里,肚子,疼,疼得厉害!哎哟!”夫人脸上沁出细细的香汗,脸上的表情相当扭曲,柳腰轻摆,黛眉微颦,病中也能放出一段风雅,颇有病西施的娇模样。

    “快,快扶夫人起来。”男医生说着,和女护士一人一边,将夫人搀扶起来,半拖半拽,走进了处置室。

    夫人被扶到诊台上,仰面躺下,仍然娇叫不己。

    男医生如同拖来猎物的豹子,眼里全是亮亮的光,俯身解开夫人全部衣扣,用听诊器在雪肌上按来按去,一双眼光贪婪地在上面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夫人虽是千金之体,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明明看见男医生的眼光带着邪气,也只好忍耐,俏脸微红,不断地哼叫着。

    听了约有五分钟,男医生终于取下听诊器,一脸道貌地道:“是小肠疝气,导致急性破裂。”

    “啊?破裂?”小王惊道,“怎么可能?刚才没有剧烈运动呀。”

    男医生倨傲地道:“剧烈与不剧烈,并不是小肠破裂的充要条件。我的诊断不会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必须马上手术缝合,否则的话,食物进入腹腔,造成全身血液感染,半小时后就有生命危险!”

    黄夫人一听,惊得停止了吟叫,问道:“还要手术?!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!这种情况,分秒必争!”男医生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夫人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即使换任何一个人,遇到这种情况,也会犹豫不定的:没有思想准备,就凭医生听了听诊,说割一刀就割一刀!

    小王问:“夫人,你以前得过小肠疝气吗?”

    “偶尔经期肚子疼,也不知是不是?”

    男医生不容置疑地点点头:“那就对了。妇女经期,肠道活动频繁,原有的小肠疝气部位会疼痛,这次终于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夫人抬起头,看见张凡站在男医生后,求助地问:“张医生,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男医生没等张凡回话,便不耐烦地道:“他的意见不重要,没有参考价值。”

    夫人没理男医生,继续问:“张医生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张凡此前早己用神识瞳把夫人体内情况看得清清楚楚,此时忍住内心要发笑的想法,平静地说:“夫人,你被误诊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男医生差点跳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的话,如同踩在了猫尾巴上,男医生指着张凡,高声骂出脏话,“谁的裤带没系紧,把你给露了出来?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!小子,你要知道,这里是省人民医院,是全省医院天字第一号医院,我是主任医师,医学硕士毕业,有丰富的临床经验,你竟敢说我误诊!卧槽泥马,你有什么凭据?”

    “凭据?”张凡笑道,“凭据很简单:因为你是个傻逼!”

    “我,我傻逼?你——”男医生没料到,竟敢有人这样直接骂他傻逼。平时,只有他骂别人的份儿。

    张凡不理睬他,问夫人:“夫人,如果你同意的话,我给你诊治一下?”

    夫人点一下头,对男医生道:“你闪开一点,让张医生上前给我诊治。”

    男医生并不甘心这样“让位”,站着不动,道:“这是医院,有医疗制度在!外人一律不得给病人看病!”

    “我请的人也不可以吗?”夫人的眼神严厉起来。

    小王这几天早就发现这个男医生的眼光老是馋馋地看着夫人,这使得小王醋意浓烈,此刻终于找到机会,知道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,他上前,一把将男医生搡开,道:“好狗不挡道!夫人的话难道不好使?要不要我打电话给院长你才肯让位?”

    男医生情知得罪不起,只好知趣地退后两步,伸长脖子看张凡怎么诊治。

    夫人见他贼眼兮兮,尽往自己要害部位看,心里产生一阵厌恶,摆手道:“请张医生一个人留在这里诊治,别人就不要旁观了。”

    小王心有不甘,但也只好喊道:“闲杂人等,赶紧走开。”

    男医生无奈,只好最后往夫人腹部看了一眼,恨恨地和护士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现场只剩下张凡和夫人。

    张凡从容地在水池里洗了洗手,揩干了,用嘴哈哈气,哈得温热了,走过来,轻声问道:“夫人,我可以给你温温经脉吗?”

    夫人斜眼瞟了一下,眼前是一双颀长的手,强劲而柔美,皮肤细而健康,如同一个钢琴家的手,这样的手,如果抚上来,即使是治病,也是相当地有感觉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了。”夫人在痛苦的间隙里,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张凡以医生的心态,将双手轻轻放在夫人腹部肌肤之上。

    刚才男医生用冰凉的手和听诊器在她肚子上弄来弄去很不舒服,现在张凡如此体贴患者,他的手温热适中,抚在肚腹之上,一阵阵舒适,透过肌肤,沁进身体里,通过全身经脉,随之,她的疼痛似乎减轻了许多,停止了哼叫。

    张凡见稳住了患者的疼痛,下一步便开始治疗。

    一边打开神识瞳向肚内看视,一边以右手小妙手在脐部周围划圈点按不止,这里有几大经脉的重要穴位,是全身气血的“公交总站”。

    一圈,两圈,三圈……

    一直划了七圈。

    夫人感到一股热气从脐部直窜进腹中,在丹田里旋转不止,顿时身体十分充盈,疼痛的部位的热力更是十分集中,竟然有一种烧灼感,不过并不难受,反而一阵阵舒适,让人不自觉地希望他那只手永远这样按着……

    一层红晕渐渐从夫人脸上散开。这是气血畅通,全身经脉被丹田充盈真气所鼓动,加快运行的结果。

    张凡双手按住夫人腹部左右,两只拇指相对,掐在脐部两侧,用力向内一挤。

    夫人身体一震,轻叫了一声:“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张凡问。

    “好!”夫人说这话时,已经是一层汗湿遍全身,在张凡的手感上,也感到肌肤比刚才滑腻湿润一些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张凡松开手,直起腰道。

    夫人美目微闭,静息一会,才慢慢睁开眼睛,前身一起伏,长长舒了一口气,莺声道:“谢谢你,张医生。”

    说罢,伸出玉臂,请张凡把她扶起来,然后背过身去,系上腰带。

    “来,小张,你扶我下床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之中,“张医生”变成了“小张”。

    张凡扶着夫人下床,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打开门时,小王在门口迎面问道:“夫人,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夫人扭头,有些骄傲地看了张凡一眼,答道:“张医生厉害!只是按了几下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男医生突然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呼小叫的干什么?惊醒了省长!”夫人不满地说。

    男医生着急地道:“夫人,这不可能!你小肠破裂,需要手术缝合,怎么可能按几下就好了?”

    夫人问:“我不疼了,能走路了,一切正常了,不是好了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夫人,你上当了!这个野医生,一定是用了点穴麻醉手法,使你暂时疼痛中止,局部失去知觉。但腹腔里的发炎,并没有停止!”男医生有理有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医生,如果你给人手术有瘾的话,那么请你买条狗在家里解剖!没人会给你当练刀的靶子!”

    小王秘书自以为比喻高明,说完之后,像狗讨好主人似地,看了夫人一眼,得意地笑着。

    夫人脸色微微有些变化,狠狠地瞪了小王一眼。

    小王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,把夫人给骂了,吓得他吐了一下舌头。不过,基于他平时对夫人无微不至的巴结侍候,相信夫人不会太在意的。

    夫人鼻子里哼了一声,对男医生说:“以后不要自以为是的好!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小王忙小跑两步,上前要扶夫人的胳膊,夫人轻轻一甩,将小王甩开,伸手挽住张凡的胳膊,道:“张神医,扶我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