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22章研制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小王眼里一股妒火直喷出来,眼珠子都突出了,恨恨地暗骂:小子,刚才在里面用了什么迷惑手段,几分钟时间,就把夫人的心给俘获了?!我特么鞍前马后奴隶一样侍候夫人这么长时间了,连她的手都没摸过一下!

    老天不公呀!

    张凡开车回到素望堂时,已经是午夜时分了。

    刘村医和战队队员们都在后室睡觉了,只有沈茹冰一人坐在前堂诊桌前,托腮发呆。

    见张凡推门进来,她眼里一阵惊喜,忙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温茶,端过来,轻声问道:“怎么样?顺利吗?”

    “不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不顺利?怎么可能?你是手到病除的神医!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省长病入膏肓,一盘死棋,救不活。”张凡无奈地摇摇头,见气氛有些紧张,便调笑一句,“不好意思,神医的形象,在你眼里,今夜可能要崩塌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病?竟然把我的大神医给难倒了?”沈茹冰奇怪地笑问。

    “三高后期,血管系统快崩盘了。”

    沈茹冰一听,不禁微皱柳眉,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一边喝着香喷喷的茶,一边看着冰美人。

    “小凡,你知道吗,古代医方当中,为何没有治三高症的?”沈茹冰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我还真没想过,只是到目前为止,确实没有发现治三高症的古方子,即使有几个挂边儿的,也根本没用。你说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古代农业生产力低下,粮食紧张,食肉食油少,以素食为主,因此三高症非常罕见。即使达官贵人有得此病的,因为标本太少,中医们无法进行大面积的归纳总结,你想想,没有大量的社会需求,怎么会有相应的治疗方子?医家没有动力去研究它呀!”

    冰美人美丽的外表之下,还有着一颗让人佩服的精致大脑呢,思维能力好强的样子。

    智力的吸引,有时胜于外表的美丽。

    那是人类寻找更高级dna的本能冲动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一笑,佩服地道:“你想得挺深,不愧为医学博士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急着夸我,你听我说,古代名医讲究的是辩证医病,以阴阳五行为基础理论,从而演变出来经脉理论。这一理论体系,几乎涵盖了人体全部疾病的诊治方法,这可以称为‘纲’。而具体到每一个病例,又由医家自己发挥,在用药成分上,根据具体的人和病,进行综合分析。这可以称为‘目’。”

    “纲举目张,你的意思是,纲已经有了,黄省长这个病例的‘目’应该能够搞出来?”张凡来了兴趣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正是这个意思。你聪明非凡,又有古学传承于心,为何不能与时俱进,自己搞出几个独创的方子来呢?”

    张凡沉默良久,忽然站起来,道:“你是我的启蒙老师。”

    沈茹冰受到夸赞,脸上微微红了一下,低下头,小声道:“你才是我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张凡看着灯光下低眉含羞的冰美人,内心忽然产生一阵爱怜。

    沈茹冰发现了张凡眼里的意味,把前身的v领向上拢了拢,整理了一下额前秀发,神情凄楚,小声地说:“别看了,看也没用,隔桌相望,恰如牛郞织女隔河相望。我们两人是有缘无份,今世没有机会了,如果真有那份意思,来世再谈感情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无语,默默地坐了一会儿,然后道:“天不早了,你睡觉吧,我回江清去,明天在江清还有一个出诊。”

    走出素望堂,进到汽车里之前,回头看了一眼,阑珊的灯光之下,沈茹冰披一身桔色灯光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他开出好远,从后视镜里仍然能看见她雕塑一般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张凡的眼睛有些湿润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路开回张家埠。

    第二天,张凡出诊回家之后,便把自己关在家里,埋头研究《玄道医谱》。

    以前他对这本奇书只是全盘背过,并没有静下心来对其中的理论进行系统性的归纳和总结。

    如今思考边研读,发现里面的学问真是深奥无比,他自己好像钻进一个浩如烟海的中医知识世界。

    一连研读了三天,终于有所领悟。

    他根据药方中关于脂肪类的处方,结合现代医学知识,初步搞定了一个消脂的方子:中药元素被肠道吸收进入血管之后,与血管内壁上的脂肪沉积盐酸类物质中和,消解血管壁的沉积,再配合以小妙手,内外夹攻,缓解三高。

    这三天里,乐果西施给他发了无数条微信,要来见他,都被张凡婉拒了。现在研究搞完了,很高兴,便给乐果西施发了一条微信:“今晚天黑后你过来,我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九点多钟,天刚黑,乐果西施就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张凡把她领到书房里,拿出自己刚刚配好的消脂散血方,笑道:“你不是总抱怨自己腰围一天天变粗吗?试试这方药,也许能给你瘦瘦身。”

    乐果西施自从跟张凡好了之后,如同新婚的少妇一样,脸色一天天滋润,而三围也是一天天猛增,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外貌上已经从一个大姑娘的体型,变成丰满的少妇体型,虽然显得比以前更性感一些,但毕竟没有一个女人喜欢自己胖。

    “真的能瘦身?”乐果西施喜滋滋地拿过那包药末,闻了闻。

    “不确定,所以才要你来试一试呢。”张凡笑道,“不过你放心,里面没有不好的成分,也没有相生相克的成分,你吃了,即使不减脂,也不会出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给我弄瓶矿泉水来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边去厨房找了瓶矿泉水回来递给她,一边笑问:“你就不怕我对你下黑手?”

    乐果西施眼中一闪,闪过一丝不满和忧伤,道:“小凡,你还不知道我的心吗?即使死在你手里,我也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张凡也是感动地点点头,轻抚她香肩道:“对不起,我不该开这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乐果西施冲他莞尔一笑,扬脖子把药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几天见效?”乐果西施抹了抹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按药效理论,这方子服下半小时内,就会开始与体内脂肪产生作用,分解脂肪。不过,毕竟要经过试验之后才能确定。”

    乐果西施嫣然一笑,道:“那,我们休息吧,你顺便可以看看我身上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张凡最喜欢乐果西施这浅浅一笑,绝对是迷人没商量。他伸出两手,拦腰抱住她,便走出书房,往卧室走。

    “嘭彭彭……”一阵不轻不重的敲门声传来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一惊,从张凡怀里挣脱下来,惊道:“不会是你父母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不对呀,父母住不惯家里的大房子,说是心里空落落的,所以一直在医务室住,也为了给医务室打更,他们从来不深夜回家呀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”又是一阵声响,比刚才更大了些。

    张凡警惕起来,大步向门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,韩淑云!”一个娇俏而急促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坏了,她来了!

    张凡不禁回头看了看乐果西施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已经明白了,来人是张凡的一个相好!

    “开门吧,怕什么呀?”乐果西施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开不开门张凡?不开门我可要砸门了?”韩淑云提高了声音道。

    坏菜,这么大声音,要是把邻居吵醒,村里明天可就有闲话可传诵了。

    张凡无奈地把门拉开。

    韩淑云带着一脸的冷风,冲了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