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23章非常情况非常手段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“张凡哪张凡,你,你你竟然背着我,在家里藏女人呢!”韩淑云一眼瞥见站在张凡身后的乐果西施,精神崩溃地吼道。

    韩淑云去过镇农药站,见过这位美丽的女老板,不料她竟然是自己的情敌。

    “轻点声,小祖宗!不怕邻居听见?!”韩淑云的声音本来就尖,在静静的夜里显得更加清亮高亢,把张凡吓得伸手要捂她的嘴。

    韩淑云把头一扭,躲过张凡的手,大声冷笑:“哈哈,我怕什么?我一个单身女的,找男人也不犯法。你可是有妇之夫,还有她,这个女人,她恐怕是婚外偷情吧!”

    乐果西施被韩淑云兜头损了两句,一股怒火升腾起来,冲韩淑云道:“你这么老了,还是单身女人?嫁不出去了吧?深更半夜跑来勾引别人的老公,死脸往哪放你?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骂我?”韩淑云一脚冲进门来,扑向乐果西施。

    这几天,韩淑云跟张凡联系了好几次,要晚上前来幽会,全被张凡都拒绝了,此刻一腔哀怨,全都倾泄到乐果西施身上了!

    张凡伸手去挡她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韩淑云双手薅住乐果西施的衣领,一头向乐果西施脸上撞来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也是农村小丫出身,身上也有把子力气,根本不是吃素的,双手就势抱住韩淑云的头,向旁边一拥。

    韩淑云身子倾倒,栽在地上。

    但她的双手死死抓住乐果西施未松,把乐果西施也带得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凡顺手把大门关紧,以免声音传出去,回身去拉架。

    不料,被韩淑云一脚蹬在胸前,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两人互相扭抱,一个抡巴掌猛搧,一个张开指甲很抓,一个用头撞,一个用牙咬……

    “噼噼叭叭”一阵阵刺耳的声音,加上两人因痛苦而低声嘶吼的声音,搅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张凡几次伸手去扯,想把二人分开,无奈根本扯不动,若是使用大力的话,又恐怕把二人拉伤,一时急得抓耳挠腮,连连跺脚,求爷爷告奶奶地道:“别打了,别打了,两个小祖宗!脸都抓破相了!快别打了,我求求你们!”

    不劝还好,一劝更是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“要破相大家一起破!”

    “你个贱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哭骂,一边更加拚命,在地板上翻来滚去……

    张凡跺着脚,拍着大腿,眼泪流了出来,“不能再打了,再打要出人命了!”

    越劝越疯狂!

    局势失控了!

    张凡咬牙皱眉,想了一会:

    看来,只有先出手镇住她们……

    不过,心中还是颇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伸出小妙手,在空中比量了几下,最后终于一闭眼,“嗖嗖”两下,分别点在两人的后腰长强穴位之上。

    此穴乃是骨髓末梢,也是主神经上最重要的末端穴位。

    随着小妙手实实地点在穴位上,古元真气随中指疾射进入二人脉道之中,顺脊梁上窜,将整条运动主神经镇住。

    二人只觉得后腰一麻,随即失去力气,不由自主地松开对方,躺在地上,竟然连坐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两人一齐惊讶地看着张凡。

    她们是第一次被人点了瘫穴,全身如同被电击过,灼热而麻木,以为自己要死了呢。

    “打,打,这下你们打吧!”张凡开心地道。

    “打!”韩淑云的声音虽然变得无力,但眼光却是狠狠地瞪着乐果西施,恨不得生吞了她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也怒目相对。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,看来,不采取点特别措施,两人会打个没完没了!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张凡冷笑一声,伸出双臂,一边挟住一个,挟起二人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地问。

    张凡也不回应,大步向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、“扑通”两声,二人被放到席梦思上,身体弹了两下,然后落下来平躺着。

    二人眼中的眼光颇为复杂,你看我我看你,愣怔半天,最后,到底是乐果西施放得开,喃喃问道:“小凡,你要和这个臭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韩淑云见事己至此,况且这会已经是精疲力尽,连眼皮都抬不动,便侧过脸不看张凡,摆出一种“任你风摧和雨打”的姿态来:张凡,你爱咋咋地!

    张凡伸手轻翻,将韩淑去翻得俯身卧着,随后揭开她的上衣,露出后背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脸色一红,心里惊道:张凡难道真要当着我的面给这个女人……不会吧,张凡这个人没有这么污。

    韩淑云见张凡首先对自己动手,心中掠过一丝自豪,侧脸对乐果西施撇了一个眼,冷笑道:“你别以为张凡对你好,哼,吃剩饭的狗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比打了乐果西施一个耳光还厉害,她挣扎着要坐起来,骂道:“不要脸!我要亲眼看看你是怎么不要脸的!”

    张凡轻道:“你最好先闭嘴。”

    在乐果西施一愣神的功夫,张凡已经伸过手来,把她身体同样翻转过来,俯身朝下卧着,同样露出后背。

    张凡伫立床前,闭目静想,脑海中回忆起《九阴医谱》中“驯妒镇悍七星针”的针谱图,口中默默诵道:

    “天宗厥阴俞,灵台望魂关。气海臀中下,会阳定七星!”

    谱注曰:“七穴联壁,七星联气,针入七分里,五内俱平,气和心舒,了无忧烦!”

    今天无奈,恰好借她们两个来试试针!若能管用当然好,若是不管用,也对她们没有什么伤害,起码能舒筋活血,通经松脉,保健功能是有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决心下定,从怀里掏出针袋,用酒精消了消毒。

    “扎针?”

    “我没病!”

    二人见张凡手中毫针闪闪晶晶,都是冷然一抖,想要翻身逃走,无奈一动也动不得。

    “有病治病,没病健身,每人七针,不疼的!”

    张凡一边劝慰,一边小妙手上下翻飞,一瞬间的功夫,已经在二女背后下了整整十四针!

    针针循古谱,穴穴画北斗!

    两幅针谱图一模一样!

    二人只觉得后背、腰间一阵蚊子叮咬,然后,一股股内气,在体内脉络当中左右回旋,上下奔涌,时而丹田沉炉化热,时而脉道冲关融溶,各经各络,无不为之震动,整个内经世界,闹得锣鼓喧天!

    然而,最初的“轰动”过后,身体却是大为舒服!

    如夏日黄昏晒沙滩,如午后林中纳荫凉,身体是一阵温热感动,一阵清凉如水,整个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,全部被难以形容的舒服感所征服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哎哟……”乐果西施原本控制着不出声,但此时已经实在无法控制,只好破罐子破摔地叫了起来,也来不及顾忌韩淑云是否看笑话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”而韩淑云也未能免俗,叫得比乐果西施还欢。

    二人一唱一和,一直唱到张凡把针拔去!

    毫针一离体,二人立刻感到舒服感消失。

    静静地躺着不动,二人心中大为失落,甚至有心想要张凡再来几针。

    但当着情敌的面,哪好意思,只好沮丧地趴在床上,粗粗地喘气,回忆着刚才那无可比拟的情景。

    张凡见达到了效果,便伸手在她们穴道上分别一点。

    瘫穴顿时解开,二人立刻恢复了知觉。

    “坐起来吧,没事了!”张凡轻轻笑道,“现在,你们两个可以和好了。”

    最先感觉出不同的是韩淑云,她看了乐果西施几眼:咦,我怎么不恨她了?

    乐果西施也是挠了挠头,暗暗惊讶:刚才还对韩淑云恨之入骨,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,眼下怎么看着她是个挺招人喜欢的小媳妇呢?

    “真不好意思,刚才得罪你了。”韩淑云轻轻道。

    “也怪我不冷静!”乐果西施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西施姐,是我的错,我先动手……啧啧,看把你搧得,脸都肿了。”韩淑云说的是实话,她那大力抡圆的巴掌,确实让乐果西施脸上变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