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24章钱亮的损招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乐果西施摸了摸自己的脸,含笑如残花,温声细语道:“没事,养两天就下去了。你脸上被我挠得都出血了……呀,张凡,会不会把淑云妹子破相了呀!你快给治治,你不是会——”

    她想起自己肚子上的那两道车祸留下的大伤疤,是张凡小妙手一摸就平,便想让张凡给韩淑云脸上的伤痕给舒平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,她刚要说出张凡小妙手舒痕神奇之时,忽然想起张凡曾经嘱咐过她,不要把小妙手舒痕的事讲给第三人听,所以,急忙吐了一下舌头,看着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会意地点点头,满意地冲乐果西施一笑,然后俯身下去,伸手在韩淑云脸上轻轻抚来抚去。

    韩淑云不明就里,以为张凡疼惜她的俏脸,抚摸几下表示安慰呢,哪里知道,此时小妙手神机天灵,正在改变修复着她脸上的细胞……

    十几个回合抚摸在脸上,张凡慢慢地松开手。

    只见韩淑云脸上几道血口子顿时愈合消失,平平的,连一点痕迹也没留下,反而看起来,肤色比刚才更嫩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小凡,你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韩淑云从床对面的穿衣镜里看到了自己,不禁惊叫。

    “厉害不厉害,心里明白就行,千万不要往外说!说出去会给我引来大祸的。”张凡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我傻呀,我说出去,不就成村里的笑话了?”韩淑云道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见韩淑云没事了,这才松了一口气,对张凡说:“能不能把我脸上也消消肿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”张凡一笑,揽过乐果西施的头,伸手在她脸上也是轻抚十几下。

    放开手时,水肿消除,俏脸恢复了早前的清秀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想起刚才那场“生死夺夫”大战,不禁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淑云妹子,以后,我们交个朋友好吗?”

    韩淑云一听,启齿一笑,拉住乐果西施的手,“太好了!我家里没有姐妹,正缺个能说话的闺蜜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有些害羞地搂抱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凡看了看表,都快十一点了,不觉打了两哈欠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说:“小凡累了一天了,又被我俩给闹腾这阵子,也该睡了,我们俩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陪小凡吧,今天晚上,是你先来这里的。”韩淑云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是妹妹,我当姐姐的理应让着妹妹,还是我走吧。”乐果西施真诚道。

    张凡见两人推让不止,便出了个主意,道:“猜拳吧!”

    这倒是个能接受的方案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来了三个回合的“剪子、石头、布”,最后是乐果西施二比一险胜。

    看着韩淑云心甘情愿离开的背影,张凡得意之余,忽然苦笑了一下,暗道:这“驯妒镇悍七星针”只有七天疗效,过了七天,疗效消失,乐果西施和韩淑云又会变回两个嫉妒的女人,我的麻烦,远远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事毕,乐果西施爬起身,伸手要去开灯。

    张凡颇有些困倦,拦住她道:“开灯做什么,还不睡觉。”

    乐果西施嫣然一笑:“你忘了?韩淑云妹子来之前,给你我吃了什么消脂肪的药,这会儿,我想早就过了半个小时了,你不想和我一起看看效果?”

    咦!张凡一拍脑袋:差点把正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忙坐起来,打开灯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周身一看,不禁惊道:“小凡,你看,我这腰——”

    张凡定晴一看,不吸精神一振:从视觉看,她的腰围颇有清减!

    不过,不是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双手叉腰,倒是很肯定,道:“我系上腰带试试。”

    说着,起身找到裤子,系上腰带。

    “真的,真的减肥了!”她惊得脸上涨红。

    张凡凑前一看。

    “小凡,你看,我系的一直是第二个扣眼,现在,你看,系到第三个扣眼了!”

    张凡伸手扯过腰带一看,果然:第二个扣眼早已经压出了一道凹痕,说明是一直用的扣眼,而第三个扣眼没有任何痕迹!

    也就是说,配方成功了!

    张凡内心说不上有多高兴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消去脂肪,是多少女子的梦想。他的小妙手虽然能细化嫩化肌肤,但对于消去脂肪,却有些勉为其难。更何况,师父如云道长早就警告过他:他的小妙手不能随便碰别的女人,一碰就招惹一段情债!

    如今,有了消脂方子,这市场前景可就广大了!

    而且,脂肪减了,相信血脂一定也会相应减了!

    毕竟,这消脂的药物是从血液中先起作用的。

    血脂减了,血压当然要跟着下降了!

    张凡心中高兴,兴奋得一夜也没怎么合眼,清早起来,把乐果西施送到镇上之后,便开车直奔省城。

    路过江清县城时,顺便把一筐红苹果给钱亮送去。

    钱亮请张凡来到一家菜馆吃早茶,问张凡天健产品上市的手续办得怎么样了?

    一提这事,张凡的兴奋情绪马上烟消云散了,心中的痛苦轻轻地揪着心弦,苦笑一下,摇着头:“没门儿!孟市长和天际集团把路堵得死死地!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吧。官不打送礼的。你没去孟市长那儿试试?”

    “不用试了。我可以肯定,天际集团和孟市长之间的利益输送额度很高,我即使用什么办法,孟市长也不可能抛弃天际、转而给我开绿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天健投了二百多万进去,就打水漂儿了?”

    张凡眼里灰暗了一下,望着窗外天上的浮云,无奈地说:“实在不行,就把公司兑给天际副董事长周韵竹。她最近与r国的娜塔在合作办保健品的项目,应该能用得着,起码我那个地点,门面装修得不错,她可以作为一个营业点。”

    钱亮想了一会,“在这个走投无路的时候把店出兑,周韵竹不肯出合理价的,你会亏很多。”

    张凡不便说出自己与周韵竹之间的关系,只是苦笑着摇头又点头,不再说话,然后大口吃饭,吃完了饭,站起来道:“我得马上赶去省城。”

    “你急着要去省城,是不是有什么大事?”钱亮问。

    张凡便把刚配好的消脂方说了一下,并且取出早晨配好的一包药给钱亮看,“这是给黄省长救命的!”

    钱亮眨了眨眼,深思一会,忽然伸手拉张凡坐下,“小凡,这事……你想没想到跟天健公司办产品手续的事联系到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想到过。如果黄省长肯帮忙,那肯定孟市长不敢阻挠。不过,我给人家治病,人家给钱,也不欠我的人情,我怎么好去求人家办这种为难的事?要知道,省长和市长之间,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黄省长不可能因为我一个小村医,就跟孟市长闹个红脸。这点,我是相当清醒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凡,你能这样想,说明你成熟了。”钱亮夸赞道,“不过,有些事情表面看不可能,但我们可以在其中‘做’一‘做’!”

    钱亮说着,神秘地微笑。

    “做一做?”

    “对,同样一件事,你做它一做,结果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有些蒙,睁大眼睛问:“这件事,很简单呀,就是给黄省长治病,中间有什么做的?难道故意不给他治好病?那也于心不忍哪,毕竟年过半百的人了,我怎么忍心!”

    钱亮乐了:“我知道你高尚。但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这样考虑的:你确实要认真给黄省长治病,并且把他的病彻底治好……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钱亮犹豫了,心想:我把计策说出来,张凡会不会认为我这个人太坏呀?

    “钱叔,你说吧,不管你说什么,我都感谢你,因为你是为了好。”张凡诚恳地催促道。

    见张凡如此,钱亮放心了,小声地说:“在,在……在治病的时机上,是否灵活运用一下?”

    灵活运用?

    张凡是个聪明人,一点就悟破,小声问:“你是说,先拖他几天,让黄省长病情严重一些,然后再出手?”

    “对!我就是这个意思。你想想,同样的治病,你把一个临死的人治好,和把一个有病的人治好,患者对你的感激程度完全不一样!”

    这招看起来简单,但必须突破道德底线才能想到!

    张凡此前可是根本没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有点机灵,更是有点龌龊!

    姜,是老的辣;狐狸,还是老的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