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25章来了帮忙的

    张凡毕竟是个憨厚老实的人,有生以来第一次面对这么不道德的事,心里根本接受不了,苦笑了半天,无比为难地道:“钱叔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一边哼哧着,一边回忆起在省人民医院病房里的那些情景:一个年过半百的大男人,全身插输液管子躺在那里,等待着死神一点点把他的身体吞噬……

    而他的身边,站着一位千娇百媚、精神倍受煎熬的小夫人……四天前,张凡离开省城人民医院时,她送他到车前,在寒风中站着,期待和信任的眼神久久地看着张凡……

    此刻,那些情景一一浮现了。

    张凡感到,她此刻就站在他面前,她那报人魂魄的眼光,仿佛通透过他的心灵世界,在泪光中审判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钱叔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钱亮却是眉头一皱:“算了?我这种主意可不是随便给别人出的。我劝你好好想想,忍忍心,拐过心理这道湾,柳暗花明又一村!”

    “黄省长的病情那么重,万一拖死了,我良心上一辈子都不会安宁的……”张凡的眼泪在眼里打转儿。

    “保证黄省长不死,这点属于技术上的问题!具体操作时,你可以天天和省城那边保持密切联系,一旦对方病情恶化,你两个小时内马上赶过去,完全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钱亮说这话时,眼里冒着光,焦急地盯着张凡,渴望他能接受自己的建议。

    张凡反而感到一阵歉意:真的是知心至交!否则的话,能这样相劝吗?

    也许……钱亮说得……也是有点……有点道理……

    人的道德意志,并不是铁板一块,有时,自私的本能会给它开一道缝,一道有些忸怩的缝隙,让负能量从中渗过去利己!

    省人民医院医生对黄省长夫人说过,黄省长应该在一个月左右出现危险。一般来说,医生都不会把话说满,以免担责,所以,医生说的一个月,肯定是打了折扣的,真实情况至少要一个半月。

    所以,再等一个月,也无妨?

    到那时,人民医院一直束手无策,即使省长不出危险,张凡出手也比现在出手人情更重!

    一点点的,良知被无声地蚕食,张凡的心开始活动了:毕竟,如果在保证黄省长安全的基础上,给自己增加一些法码,是两全其美!

    钱亮见张凡眼里闪烁,情知他内心活动了,便又给张凡盛了碗粥,道:“来,再喝一碗,好好想想,这件事,可是你办产品手续唯一的希望呀!你做圣人,没人拜你!”

    这一说,又把张凡从刚才的思辨之中拉回来,一阵隐隐的痛苦,撕扯着他的心。张凡双手捂住头,把手指插在头发里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钱亮含笑看着痛苦的张凡,心想:在清纯理想与丑恶现实之间,有时是需要跨越一些东西的。

    有些人天生没有这个障碍,可谓之冷血之人。

    有些人天生拥有真诚和善良,可谓之性本善。

    在真诚与现实的挣扎之中,张凡能倾斜到一个什么角度呢?

    钱亮不再劝,该说的话,他说完了,剩下的,就是张凡自己的利益判断和道德拷问了!

    两人都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默默地吃完饭,临出饭店时,外面下起了滂沱大雨,钱亮说:“雨这么大,路上危险,你还是先回张家埠,明天雨停了,你再决定去不去省城医院。”

    张凡没有说话,发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回张家埠的一路,泥水四溅,张凡把车开得歪歪斜斜,差点撞树!

    一连三天,张凡躲在张家埠医务室,拒绝一切出诊!

    他最怕的是黄省长夫人来电话!

    每次手机叫起,他都心惊胆战地看一眼来电显示:万一是省长夫人来电话报丧呢?我张凡下半生怎么过那负罪的生活?

    渐渐地,内心已经濒于崩溃,到了第四天,他反而改变了想法:盼望省长夫人来电话了。

    他决定,只要她打来电话,不是报丧,那么他马上前去省城,把省长从危急中拯救过来!

    然而,省长夫人一直没打电话。

    张凡开始怀疑人生了!

    难道,她在盼着省长死?

    是不是背地里有年轻的情人了?

    不对呀,在人民医院,张凡看到她的表现,那是真的替丈夫担心。如果那些是她表演出来的,那么她就是世界上演技最高的演员,跟她相比,米国猴来屋奖的得主全都是个屁了!而且是连点臭味都没有的屁!

    到了第六天,孟津妍忽然打来电话,要他马上去她家里一趟。

    张凡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开着车,直奔江清市而去。

    到达孟宅,远远地,就看见孟津妍站在大门口等候着。

    他刚一下车,孟津妍便冲上来,一把扯住他胳膊,怒冲冲地道:“张凡,你还是我朋友吗?”

    张凡被弄了个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,傻乎乎地道:“什么意思?我得罪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得罪了!你大大地得罪了!”她一扭身子,转身便往大门里跑。

    张凡歉意地冲两个卫兵一笑,跟着跑进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津妍!”张凡紧追几步,一把扯住她胳膊,着急地问,“究竟怎么了?你倒是说清楚呀!”

    孟津妍一抹眼泪,呜呜地哭了,抽泣地道:“我对你这么好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也好呀,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。”张凡说的是真心话,如果需要的话,他可以把心掏出来亮给津妍看看。

    “骗人!你太不信任我了,你开了个天健公司,连一个字都没向我吐过,你砸进去好几百万,现在办不成手续,全打了水漂,你却瞒着我!你是怕我沾你公司的光?还是认为我爸不是市长?”

    是这么回事呀!

    张凡感动得腿软了,伸手轻轻替她擦去眼角的泪,柔声道:“津妍,你真的是我最亲的妹妹,我不是故意瞒你。是这么回事,我这个公司,准备生产销售一些新的保健品,这在金融上是属于风险投资。我怕失败了被人笑话,所以,没关系的朋友,我都没跟他们说,包括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关系?我问你,你投进去的二百多万,现在是不是要打了水漂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只要我把手续办齐全,产品一上市销售,应该是赢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我爸和天际集团合伙搞你?”

    “你从哪听说的?没这事,你爸怎么可能搞我?我的手续没办完,主要是因为它是新产品,国家审批很严格,需要时间来等。”张凡越发地觉得此事最好不要孟津妍来掺和!

    “我爷说的不是这样!你在撒谎!我问你,你跟我说实话,你的产品手续是不是我爸叫下面的各局给卡住的?”

    “哪有的事!天方夜谭了!”张凡来个死不承认,若是承认,孟津妍到他爸那里一闹,不但事情办不成,孟市长还以为是张凡怂恿女儿来闹的,那样的话,张凡在孟市长眼里,就成了一等一的小人了!

    你可以把我当敌人,但你不要认为我是小人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从你嘴里掏不出实话,我给我爸打电话问问。”

    张凡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,孟津妍已经拨通了爸爸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爸,我问你,你是不是叫下面的局里把天健公司的新产品手续给卡住了?”

    孟津妍的话很冲,毕竟是跟自己的爸爸说话,除了她之外,江清市没一个人敢跟市长这样横!

    “呵呵,小妍哪,你怎么关心起这种事来了?”

    市长的口气那是相当温柔和蔼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关心吗?你知道这个天健公司的老板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孟市长故意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是给我爷爷治病的张神医张凡!”

    “噢?是他?我怎么不一点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爸,我问你,你现在怎么打算的?是一直扣压张凡的手续不办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妍,这个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孟津妍大声叫道:“爸,你要是不给张凡办了手续,以后我不认你这个爸!”

    说完,按断手机。

    张凡听到这一切,心里是相当尴尬!

    孟津妍是好意,可是,这好意张凡承受起来,却有太大的心理压力!

    我张凡是不是成了利用女孩来达到目的的小人了?

    正在这时,孟市长又给女儿打回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妍,你别发火呀,有事好好商量。关于张凡先生天健公司的事,我想当面跟张凡谈一谈,了解一下情况,掌握了第一手资料之后,我才能确定应该不应该给他办手续。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孟津妍听了,脸色变得缓和了,道:“那你就见见他呗,他现在就在我身边!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请张凡下午三点到我办公室来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,孟津妍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