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28章心疼

    <!--<ol id="ntent_ex_zhaiyao1" style="border-botto: 1px dotted 999;width:830px;height:425px;arg: 0 auto; arg-: 0px;paddg: 106px 0px; overflow:hidden;">

    上一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二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三章提要:

    上四章提要:

    上五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六章提要:

    上七章提要:

    上八章提要:

    上九章提要:

    上十章提要:

    </ol>

    <span id="key_zhaiyao1" style="cursor:poter;text-align:center;float:right;arg-right:0px;font-size:118px;" onclick="clickopen_zhaiyao1();">展开+</span>

    -->

    只见血压曲线在高位晃了晃,犹如股市大盘遇到了重大利空,调头下行。

    220,190180170……

    最后,停留在120,不再下行。

    横盘整理!

    在这个点位上小幅震动着。

    “120!”有人轻呼。

    从220到120,只用了不到一分钟,就是股市崩盘也没有跌得这么快的。

    现场的人都被这神奇异象所惊呆。

    有人想鼓掌,刚举起手,但碍于科主任在场,也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科主任脸色相当难看,张凡的神技,直接打他脸了。

    夫人激动地抓住张凡的手,摇晃着:“张医生,省长全交给你了,你大胆下手吧。”

    科主任见状,小心地道:“夫人,外人来我院治病,这是第一次,您看,是不是请求一下院长再说?”

    “请吧,请示吧。”夫人不以为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,一位白发中年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院长!”科主任上前。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?”院长问。

    “夫人请来一位……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他不甘心称呼张凡为医生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院长已经看见了眼前的张凡,但他无法确定这个人和他想见的人是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科主任见院长这样问,有了机会,便说:“是夫人请来的,所以,行医资格证什么的,我都没有检查呢。”

    科主任是把球踢给了院长。

    院长打量了一下张凡,问道:“先生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张凡。院长你好。”张凡轻轻道,表情淡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京城巩老将军刚刚给我打电话,询问张凡医生的事。我正要派人去寻找呢,没想到,已经到了,失迎失迎!”

    院长说着,伸手过来,跟张凡握了握手,道:“张医生,巩老将军很看重你,在电话里和我讲了许多你的神术,称赞你是当代神医。对于你光临本院亲自出诊,我代表本院全体职工,表示热烈欢迎。”

    “院长言重了,巩老将军是在鼓励我,请院长别放在心上。”张凡谦虚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耽误你治疗了,你可以继续,如果可以的话,我在旁边观摩学习可以吧?”院长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欢迎院长现场指导。”

    院长对科主任道:“现在开始,抢救黄省长的任务,全部由张凡医生负责,你们医务人员听他指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科主任脸上黑了黑,心里骂道:村医来指挥名医,院长,你吃了多少回扣?

    张凡并未因院长的授权而牛逼,而是商量口吻对科主任道:“可否摘掉黄省长身上这些管子?”

    科主任有些不情愿,看了看院长。

    院长严肃地道:“我已经说过,全权交给张凡神医来做,我们要全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科主任见院长眼里有些不高兴,情知院长刚才的话不是说着玩的,便冲护士挥挥手:“鼻管,滴流,全部撤了。留下血压仪可以吧?张医生?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,全部撤下。”

    “全撤了!”科主任冲护士道。

    撤去了管子和线路,张凡将手放在省长胸膛上,轻轻运丹田古元真气,输入省长脉道之中……

    一分钟,两分钟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了,慢慢地,省长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醒了!

    昏迷五天的省长第一次醒来!

    张凡只是用古元真气进入省长脉道,促使神经系统被激发,使他神志部分清醒,但他还不能说话。

    黄省长看着眼前的张凡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黄省长,你喝下这副药!”张凡把药包取出,在省长面前晃了一晃。

    省长又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夫人忙叫护士取来半杯温开水,扶着省长的头喂他,慢慢地,省长把药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这药需要几天能见效?”夫人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半个小时后,省长的血脂能降下来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院长一听,不禁皱了皱眉头,暗想:血压可以通过物理刺激降下来,血脂乃是血中脂肪的浓度问题,难道也能一蹴而就?

    科主任见院长皱眉,情知院长也对张凡发生了怀疑,他兴奋起来,冲张凡大声喊:“半个小时?血脂能降下来?张医生,你有没有搞错呀!你懂不懂血脂指标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院长看了夫人一眼,意思是说:你请的人连基本医学常识都不懂,难道你还继续相信他?

    夫人却是毫不怀疑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院长看了看艳若桃花的夫人,又看了看帅气的张凡,心想:这美妙小夫人是不是被这神棍给拿下了?否则的话,她怎么这样走火入魔?!

    只不过想到巩老将军刚才的电话指示,院长不敢含糊。根据这些天的治疗,他早就知道,黄省长的病没救了,在这个关键时刻,来了一个“神医”,相当于把接力棒从人民医院手中接了过去,如果省长死了,人民医院也就脱开了责任。所以,他才非常痛快地让张凡“负全责”,而医护人员全部“听从指挥”。

    想到这,院长嘴角露出微笑,对科主任道:“张医生是神医,神医自然与我们俗医方法不一样。我们大家要虚心,只带眼睛不带嘴。”

    说着,意味深长地冲科主任瞟了一眼,意思是说:你怎么这么笨!

    科主任点了下头,翻开病历夹子,今天下午的血脂检查结果全在里面。他小声对身边的护士道:“准备好血脂检查,半小时后给省长抽血化验!”

    张凡根本不理会这些话,闭目凝神,双手在省长身上慢慢移动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,能感觉到省长动脉血管里血液的流动,手心涌出的古元真气,不断地注入省长身体之内,小妙手带着巨大的气场,笼罩在省长全身之上,省长的身体整个处在另外一个时空之中,古元真气如雷电般在身体内部窜行,与药物力量合成神秘的细胞征服之力,迅速改变细胞的结构,油脂渐渐消化掉……

    约有一刻钟过去了,张凡头上渐渐沁出汗珠。巨大的真气消耗,使得他身体极度疲惫,脸色也由红润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隐隐地看得见,张凡的右手在微微地冒着气体,人们不觉感到一阵神秘的恐怖:一种对未知力量的敬畏!

    刚才还在怀疑的院长,此时也有些蒙了:难道,这个村医真的有几把刷子?那手上的气体,可是真真切切的!

    夫人眼见张凡如此,不禁心疼地道:“张医生,您……要么,您休息一下再做?”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,继续在省长身上发气。

    夫人打开路易威登,从里面抽出一方香帕,那是用兰蔻熏过的,她伸出柔顺白腻的手,轻轻地给张凡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。

    张凡仍然倾心全力,并没有说话,只是感激地冲夫人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两人的眼睛只是近在咫尺,相互之间能听见对方的呼吸,而夫人的如兰口气,也沁入张凡鼻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