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29章烛影斧声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,过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张凡终于将最后一段动脉血管治疗完毕,松开手,长长地缓了一口气,一脸疲倦地道:“夫人,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颓然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感动万分的夫人此时并没有着急第一时间去看省长,而是紧紧地抓住张凡的手,手心手背,不断地抚摸着,泪珠在眼眶里打转,美目传情,哽咽地道:“张医生,看把你累坏了!”

    张凡仿佛刚刚干完一场重活,浑身几乎有些虚脱,话也没说,只是大口喘气。

    两滴清泪终于从夫人眼里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用纸巾轻轻拭去眼泪,声音哽咽:“张医生,你……不会伤了身体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,没事,”张凡慢慢地平缓下来气息,“只要省长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院长在一边冷眼观察,见省长夫人如此动情地跟张凡说话,不禁坚定了刚才的判断:小夫人确实被这小子拿下了!

    瞧小夫人那眼神,女人只有对占有过自己的男人,才会有那样深情的眼神!

    “张医生,请到休息室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在这坐一会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室有床,你去那里睡一会儿,来来来……”夫人说着,不容分说,挽起张凡的胳膊,拽起他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张凡一来不好意思生硬拒绝,二来也确实累得想马上睡一觉,便任凭夫人搀着向外走。

    秘书小王跟在后边,醋意万分地看着两人紧挤在一起的背影,暗骂:这姓张的猴小子用什么魔法把小夫人给迷住了?我怎么没有这福份!黄省长呀黄省长,您老病马拉重车,年过半百,非要娶个小媳妇,这下可好,夫人看上小白脸,这绿帽子给您戴得牢牢地!

    张凡和夫人来到一间宽敞的休息室,这是专门为高官家属准备的休息室,里面设施极为豪华。

    夫人一进门,便回身把门关上,把小王挡在门外,将张凡扶着坐到床上,娇声道:“你不要动,在这好好躺着休息一会,等他们的化验结果!”

    说着,玉手轻扳张凡肩头,将他摁得躺下来,又给他身上盖了一条毛毯,然后,欠起半个屁股,坐在床边,轻轻地替他按摩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呀!我是请你给省长救命,不是请你替省长卖命,你何必这样不爱惜自己?”夫人倒了半杯热茶,尖起樱唇吹了吹热气,轻轻送到张凡嘴边。

    张凡此时由于消耗真气过多,睡意朦胧,也无意跟夫人说话,喝了两口茶,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觉,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,睡梦中,觉得有人抚摸自己的手,忽然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夫人仍然坐在床边,正捧着他的手轻轻亲吻,见他突然睁开眼睛,她吓了一跳,忙松开他的手,俏脸微红,解释道:“你的手发出那么多内气,现在变得冰凉,我给你在手心里焐一焐。”

    张凡避开尴尬,悄声问:“省长的化验结果出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出来了,已经出来了,我见你睡得香,没忍心叫醒你。”夫人一脸喜气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一见夫人高兴,情知化验结果理想,忙一个翻身下床,大声道:“快拿来我看!”

    夫人喜滋滋地从桌上的文件夹里取出一张化验单递给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打眼一看,不禁眼睛一亮:

    总胆固醇tc:203mldl;

    甘油三酯:152mgdl;

    低密度脂蛋白:129mgdl;

    高密度脂蛋白:41mgdl。

    “完全正常!夫人,完全正常!”张凡惊喜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医生已经跟我说了,这个指标,就是年轻人也未必能达到的。”夫人咬着嘴唇,忍不住内心的欣喜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血压呢?血压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血压又降了一些,现在是110!我都害怕再继续降的话成了低血压!”夫人开玩笑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从头到脚,一阵轻松。

    不但治好了一方诸侯的病,也因为突破性地将《玄道医谱》的知识进行了升华运用,以小妙手配合药物,内外夹攻,标本兼容,达到了古人未曾有过的疗效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省长的病可以说是康复了。明天一早,就可以出院了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夫人笑眼一斜,轻轻嗔道:“你呀,真是马后炮!”

    张凡一愣,问:“什么意思?难道省长出院了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化验结果出来之后,就出院了。告诉你,老黄是自己走出住院部大楼去的,连小王要扶他,都被他给拒绝了。大家都说是奇迹!”夫人骄傲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昨天晚上!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窗外,天都快亮了。”夫人指着窗外马路上的龙水马龙道。

    张凡往窗外街道一看,果然,晨曦之中,城市刚刚醒来,夜色还在西天徘徊,东方却是一片亮色,把周围的楼宇披上淡淡的光泽。

    他竟然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清晨!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一夜没睡在陪我?”张凡内心一阵感动。

    夫人点了点头,道:“见你睡得太实,脸色又不好,担心你出问题,老黄叫我在这里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护士么,怎么好麻烦你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如果我们都走了,把救命恩人扔在这里昏睡,那不是待人的道理呀!”

    张凡看着夫人因熬夜而有些憔悴的脸色,想: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待了一夜,若是我没睡的话,中间是不是会发生点什么?

    不过,我睡着时,清醒的她,会想些什么?会对我做些什么?

    张凡无法想象发生了什么,能确认的只是自己的内衣上有一股香水味,而这香水味夫人身上也有……

    估计昨夜的事都无法考究了,都成了“烛影斧声,千古之谜”了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,就让它像谜一样永远解不开谜底为妙!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”夫人轻轻碰了张凡胳膊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想什么。”张凡愣怔地回答,有些心虚,好像自己刚才脑子里想的东西被她给猜到了,尴尬用手挠了一下头发,遮掩地笑笑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老黄临走时对我说,等你醒来,跟你谈谈报酬,救命之恩,必须有所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报酬?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犹豫了,他当然第一时间就联想起他的最大心事:请省长帮忙办产品手续。

    可是,提出来呢?还是不提出来?

    如果现在就把要求提出来,万一人家拒绝了呢?那岂不是很没面子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张凡嗫嚅着,有一万个为难。

    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