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30章预感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瞧你忸怩的样子像个大姑娘!”夫人嗔着,一边掏出一本支票,刷地撕下一张,签上日期和名字,只有数额一栏空着,递给张凡:“数额的话,请张先生随便填写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随便填?”张凡惊讶不己。

    “对。你需要多少填多少!一百万,二百万……”她微笑着,用带钩的眼神鼓励他,一边把元珠笔往他手里塞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猛然狂跳一下:二百万?

    不小的数目!

    二百万足可以挽回我这次天健投资的全部损失了!

    ……不过,真的收下二百万的话,我跟省长这局棋也就下完了:

    结帐,两清!

    ……不行不行,省长是棵大树,岂能随便放手?

    他坚强的后盾哪!

    何止值十个、二十个二百万?

    既然省长要给出这么高的报酬,那说明省长确实是想重重酬谢一番,那么,趁机提出产品手续的事,对方不会忍心拒绝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下了决心,把要求提出来了:“夫人,钱,我就不要了。我想请省长帮我办件事。只是,这个事比较难办,不知省长有没有困难?”

    “办事?困难?”夫人一笑,以高官夫人那种权力自信,满不在意地道:“在省里,你除了想要当省长,他帮不上忙,其他的事都可以办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哪敢篡他的位!”

    “你年轻,是接班人嘛,篡位又何妨!”

    夫人这句话,说得有些慢,有些重,似乎一语双关。

    张凡听出来了几分暧昧,但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,尽管如此,心弦也是轻轻一紧,脸上热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说吧,办什么事?我回去老黄说一下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就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张凡把天健公司如何被天际集团和孟市长联合算计的事,详细讲了一遍,然后,有些忧虑地问:“这事涉及到领导和领导之间的关系,很复杂吧?不知会不会让黄省长为难?如果为难的话,这事就别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你,老黄可能活不到今天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孟市长那边,天际集团肯定在背后给了利益输送,这……”

    夫人又是轻笑一下,“再怎么说,老黄说话也是有份量的,孟市长和天际集团不敢不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这事可办?”

    “办!”夫人利索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。”张凡说着,把支票往夫人手里使劲一塞。

    夫人启齿一笑,把支票接过去,刷刷地在上面签了二百万,递给张凡,道:“事要办,钱你也要收下。这两者不是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张凡推却道:“不,不行。”

    夫人伸手扯住张凡衣服,将支票塞进他内衣袋里,娇嗔道:“你如果不收下支票,那件事也不给你办了!”

    夫人一副小姑娘在情人面前耍赖的表情。

    张凡只好把支票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后,在黄省长和孟市长之间发生了什么,张凡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的结果却是很有喜感的:

    到了下个星期一,上午,张凡来到天健公司,刚刚坐到新办公室里,一拨一拨的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一排排小车都停在马路边,各局都是局长亲自来。

    首先进来的是卫生局长,他带着办公室主任和几个相关处长。

    局长像一个小学生交作业那样,双手捧着批文,送到张凡面前,低三下四地道:“张总,这是贵公司上市批文。新产品,先锐产品,是我们卫生局重点要扶持的开拓性项目,特事特办,现场办公,所以,我给您送来了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张凡眼皮也不抬一下,一边忙着写字,一边说:“放那儿吧,等我有空时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接着,药监局局长、工商局局长……依次前来,那样子好像到张凡这里朝拜似地!

    张凡对他们都是带搭不理,把批文留下,然后就叫三虎送客,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    局长们的下属看见局长受此大辱,全然不明白:这个小公司,有天大的后台,竟然劳局长亲自把批文送上门来!

    绝对是得罪不起的存在!

    看来,以后遇到这小子到局里办事,必须得优先给办。

    而且要快办,收费肯定是免掉,办完事还要请他吃饭……一句话,就是要把他当爷看待,当祖宗看待!

    仅仅两个小时,所有的批文手续全部到位!

    星期二,是个黄道吉日,宜开业。

    张凡懒得走那些剪彩的臭形式,只是叫八鼠他们放了几挂鞭炮,就算正式营业了。

    因为走的是高端消费路线,属于酒好不怕巷子深,所以,虽然一连几天,也没有多少顾客上门,但张凡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他的产品是属于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那种,他要通过各富豪会所来宣传,消费对象选定的是那些老总、高官、富二代,最低也要把目光对准拆二代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张凡在钱亮的引荐下,参加了一个总裁俱乐部的周末晚会,中途钱亮有事提前离开,把车也开走了。张凡从晚会上出来的时候,晚上十点多钟,站在路边打车,等了十分钟也没等到,便直接往天健公司那个方向步行,反正今天晚上天气不冷不热,正好散散步。

    路过一条窄窄的街道,两边有高大的梧桐树,张凡停住脚步,冷气逼人地说了一声:“跟了十分钟,还要继续跟吗?我看,还是出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啪啪……”一串轻轻的掌声,在夜里显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随着掌声,一个身穿尼彩服的特警打扮的人从梧桐树后面转了出来,笑呵呵地道:“我根本没有暴露,你也能发现?!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“谁?为什么跟踪我?”

    张凡借着昏暗的路灯,两道冷光从双眼中射出,直射到十几米外一个魁梧身材、一脸杀气的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张凡目测了一下对方的距离,心中非常满意:自己的古元真气遥感距离又提高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走路时,一直隐隐地有一种危险的预感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对方察觉,他没有回头,一直用遥感能力体察对方的距离,终于确定了对方就在自己身后十几米处的树后。

    深夜跟踪,定有歹意,看来,又是找上门来索命的!

    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