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32章避嫌

    林军被这无上拳气击中,胸口一闷,踉跄一步,差点摔倒,而眼前的张凡却瞬间失去踪影!

    半秒之后,林军感觉身后急风袭来,张凡已经从背后发起攻击。林军仓促回拳,尽全力轰出两拳!

    然而,这两拳并非刚才那两掌,他没有刻意去化解张凡掌气,而是以硬碰硬!

    倒霉的林军,一拳击在张凡小妙手掌心!

    一股汹涌之力透胸而过!

    “哗!”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军晃了晃身体,尚想支撑住,但已经是徒劳!

    “扑通!”直直地向后摔倒!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林军心胆俱裂:这人是什么拳路?从未见过这么快速的拳锋,简直达到了人体所能够达到的极点了。

    那透胸而过的拳气,有穿山透岭之力,何况人肉身体?

    “林军,我留你一命。刚才我只是稍稍用力,否则的话,你成肉泥了!”张凡警告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张凡的声音,心中冷嗖嗖:张凡究竟是何方神圣,功力怎么可能达到这种出神入化之境?我练功二十年,有独步天下的自信,在张凡面前,不过是一只瘸腿猫。

    林军费力地爬起来,抹了抹嘴角的血,腹内胸腔疼痛难忍,可见内伤严重,说话也没了力气:“谢张先生不杀之恩。”

    张凡哼了一声,笑道:“今日不杀你,不代表下次不杀你。我希望,我们之间不要有下次交手了!再来找我麻烦的话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林军费力地一拱手,苦笑道:“明白,我今生今世再不敢跟张先生过招了。先生之功,是从哪里学来的?”

    张凡哪里有武功,从未练过什么招式。益元丸使他力大,古元玄清秘术使他内气强劲,一招一式全凭现场极为灵敏的反应完成。

    而林军自幼拜大师研习八极拳,有独步天下之感,但是这又有什么用?在张凡面前,只是支撑了两招就败下阵来,这令他极为不解。

    张凡含笑道:“我从未习过武,无门无派!”

    “从未习过武?这个我信!因为你的招式并不正规,但有两点乃是天下无人能及,一是速度二是力量!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。”张凡轻轻道。

    林军双手一摊,表示自己在张凡面前的无奈,然后告辞道:“我这就回去覆命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脸严肃地说:“回复彭局长,我张凡闲云野鹤,不要麻烦他再派人来打扰我的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小时后,在江清市山区密林深处的龙泉疗养院,一个戒备森林的独幢小楼里,明亮的灯光之下,林军站在地当中,一脸的惊慌,腿上不停地瑟瑟发抖。站在他面前的是长着一双鹰眼的彭局长,他多年负责护卫局全面工作,天鹰组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。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今天第一次派出天鹰组员去试探张凡,就吃憋了!

    沮丧、震惊,还有无法言说的羞愧,令这位年近六十的局长十分愤怒,不停地把玩一把袖珍手枪,眼中杀意阵阵,声音冷峻:“你是第几回合被打倒的?”

    “彭局长,第五,第五回合!不是属下不卖命,实在是他的拳力是世所罕见,根本无法抵挡。”林军快哭了。

    彭局长无声地冷笑一下:“五回合?”

    “是,是的,属下不敢撒谎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已经撒谎,当时在第二回合就被张凡击溃!

    彭局长慢慢把手里的手枪推到了一边,随后拿起桌上的一本《西点军校训练科目》,摔到林军脚下:“回去休息吧,这次,你把天鹰的脸丢光了,要知耻而后勇,加强训练!”

    林军感激地鞠了一躬,拣起书,倒退着出去……

    自从结识了省长夫人之后,张凡几乎每天都能接到她发来的微信,不是邀他去吃晚饭,就是邀他去见某大亨。

    张凡都是委婉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张总,省长夫人相邀,这是一般人巴结不上的好事,你怎么拒绝?”刘村医对此大惑不解,“咱们诊所毕竟处于省城呀,没有后台怎么生存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台我懂!”张凡摇了摇头,“但其中一些弯弯儿,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这是张凡内的秘密。

    上次在省人民医院为黄省长治病,黄省长小夫人对张凡那些暧昧的表达,令张凡心中暖暖的痒痒的,但事后回想起来,却感觉不妥,决定不能再继续跟她交往,否则的话,两人很快就会有什么“事体”发生。

    尽管在省城他没有女人,晚上不免辗转反侧,但不想去省长的碗里夹肉!

    一次两次三次,一次次的拒绝,也没有令夫人失望,还是有事没事地跟他联系。

    终于,夫人这一次邀请,让张凡动心了。

    原来,省城中医协会组织一年一度的国际中医年会,年会期间,有一个中医技艺比武大会,因此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名中医,还有二十几个国家的华人华侨中医名家。

    在比武大会上的优胜者,将获颁“杏林大师”的锦旗和证书。

    省长夫人是这次年会的顾问团成员,她希望张凡也能参加比武,这样的话,对于素望堂在省城开展业务有很大帮助。

    这次邀请乃是业务上的事,不是私事,张凡也觉得坦然,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比赛开始那天上午九点,张凡准时来到省中医药大学礼堂。

    礼堂里早已经聚集了一千多名观众,还有一群评委。

    十几名参赛者,大多是白发长者,个个看上去气度不凡,似乎胸中有医书万卷似的。

    张凡并未参加选拔赛,靠夫人的推荐,直接参加总决赛。

    不过,当司仪小姐引领他走上主席台,坐在参赛者席位上时,场内并没有人想起给他一个掌声,没有人把一个年轻的中医当回事!

    参赛的中医们也是不屑地斜了张凡几眼,心中暗暗不忿:省长夫人靠权力引荐来的,能有什么水平?不过是想混个名声罢!

    而台下那些初赛被淘汰的中医们,对张凡更是仇视:你有水平吗?就直接参加总决赛?

    张凡向评委席看了一眼,夫人很端正地坐在中间,正用鼓励的眼神冲他微笑,还伸出两指做了一个“v”形。

    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