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43章军用悍马

    张凡的躲闪速度实在太快,闪电般的一纵,疾跑几步,已经躲到二十几米外的一尊雕塑像后面。

    伏在雕像后,听着弹雨噼噼啪啪像炒豆子袭来。

    弹雨停下来之后,探出半个头,向前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路边林中,青烟缕缕,那就是刚才发出射击的地方。看来,里面有好多人同时开枪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这个场合不是硬拚的时机。

    “喂,小茵吗,我受到狙击……就在公园沿湖路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怪不得刚才一阵声音,我以为是放爆竹呢。你,你没事吧?”段小茵一阵紧张,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躲在附近,周围没有掩护的,不容易跑掉,他们很快就会过来。你帮我报个警……对,你报的警,警察会来的快!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你别露头,先藏好!”

    张凡收回手机,掏出一支烟,点着,慢慢地吸两口,探头再看,树林里已经站起来三、四十人,个个身穿尼彩服,头戴面具,手端步枪,成扇形向湖边而来。

    “嗒嗒嗒……”不断有枪手进行侦察射击。

    “妈的,出来!”

    “再不出来,扔手榴弹了!”

    越来越近,距离雕塑像二十几米。

    张凡吸尽最后一口烟,把烟头扔在湖里,随手一扳,将几米长的铁围栏标扳断,原地抡了两圈,大吼一声:“去!”

    铁栏杆旋转着飞出去,带着“嗖嗖”的狂风,恰如风车一般,离地面一米多高,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尼彩服们根本没来得及躲闪,已被打倒一片,栏杆穿人群而过,落在五十多米开外的林边。

    断胳膊断腿破脑袋!

    一片哀号之声!

    剩下的人纷纷趴在地上,乒乓地放起枪来。

    “呜哇呜哇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紧似一阵的警笛声响了起来!

    而此时,山顶上的三个人大惊,一人怒道:“不是跟警察局那边通融好了不出警吗?怎么出警了而且出得这么快?”

    他们当然不知道,刚才是省长夫人报的警,警察局哪敢耽搁?

    警笛声吓坏了众杀手,拖起地上受伤的队员,登上早就准备在路边的车辆逃走了。

    张凡看看没事了,回到雪佛兰车边,到处看看。

    车子已经被打成了蜂窝煤,车窗除了后备箱门之外,全都碎了;车身上有数百个弹孔……这车要修好,得花好多钱,没意义了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,便打电话叫汽车修理厂的人过来,查看了一遍。那些人认为有些零件可以拆了用,便给了张凡一万块钱,用拖车把车拉走了。

    段小茵报完警之后就跑出来,亲眼看见乱枪如雨的场面,吓得不轻,直到此时,仍然惊魂未定,一直哭着,拉着张凡走回别墅,也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“你得罪了何方神圣?以至于他们动了这么大规模来要你命?”段小茵已经是哭得一脸泪光了。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,苦笑一下。

    其实他清楚,这事八成是卜兴田和由英的“杰作”,三个狙击手,几十长枪手,这规模,应该是天际保卫部才有的。

    “我命大,这个建国节晚会卡救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张凡故意轻松地缓和气氛,把那张卡从上衣兜里掏出来。衣兜已经打破了,那张纳米卡却是只划了一个小点点儿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只有真龙天子才有逢凶化吉的大造化!”

    段小茵擦了眼泪,勉强挤出笑容,说了句玩笑,但心里却是惴惴不安:这个神医,表面风光,原来身边时刻都有人在准备暗算他呢……

    一阵怜爱涌上心头,轻轻挽住张凡的腰,把娇躯倚在他肩头,像大姐姐疼爱小弟弟一样。看来,我得好好保护他!

    张凡即使再勇敢,经历了刚才的腥风血雨,心中也是有几分余悸未消,一阵茫然之中,段小茵温香地靠过来,让他备感安慰,也不由得环住了她的细腰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有这么强大的敌人,应该加强安保措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想弄死我的人还没出生呢!”张凡自信地道。

    “别盲目自信,子弹可没长眼睛!不听我的忠告,早晚要曝尸街头的!”段小茵伸出手指点了点张凡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借你吉言死得早!”张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让一个不世之神医轻易就死了……来,这边是车库,你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段小茵打开车库卷帘门,里面露出三辆豪车来!

    她指着一辆悍马吉普道:“这个五座吉普,军用防弹的,是老黄下乡检查工作时坐的,现在他基本不下乡了,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军用防弹悍马?

    那可是真正的牛逼车!

    因为你无论花多少钱,在市场上也买不到军用悍马。

    而民用悍马,与军用悍马最接近的一款是悍马h1,但是即使是h1,仍然与军用悍马有好多区别,轻易冒充不来的!

    宝蓝色,车标及轮毂都有醒目的黄边,车身极为强壮,再加上防弹,真可谓是一辆小坦克了!

    张凡坐进去,试了试,很满意,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不该客气!”段小茵也跳上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黄省长的车,随便送人了……你问过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”段小茵好像听到太阳从西边出来,乐得乱颤,“我需要问他吗?告诉你,不是我说大话,这个省的家是他当,他的家是我当!”

    张凡默默不语,感觉不论怎么说,这么贵的东西送人,也是要跟丈夫商量一下的。

    见张凡犹豫,段小茵拍了他一下,笑道:“别担心,老黄一直跟我说,上次给你开的二百万支票不够表达我们的谢意,因为二百万买不来一条命,更买不来一个省长的命。所以,要另外报答你一下,是我没有找到适当的方式报答,现在好了,送你辆车吧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张凡心情轻松了,“那,我就领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,去高速上兜兜风!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

    张凡高兴地叫了一声,一踩油门,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四环高速路上,路宽车少,张凡车兴大发,加大马力,开到了130公里每小时。

    悍马就是悍马,而且是军用悍马,马路上的霸王!张凡想超谁,谁都不敢和他膘劲,乖乖地减速“让贤”!

    因为,明白人都知道,跟悍马碰车挂擦,就是鸡蛋碰石头。

    因为,军用悍马车前车后的安全杠,那就是其它车辆的悲哀:碰撞不折,宁折不弯,谁见谁怕,见谁灭谁!

    “太过瘾了!”段小茵拍掌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开过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嘻,我不开车。每次都是老黄的司机开,他们省小车队有规定,给首长开车,任何时候不准超过100公里!”

    “那就给个更刺激的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又是一脚油门!

    45升的超大排量发动机,带动车身一抖,几秒钟功夫,车速表的指针已经到达了150公里!

    路边的树木房屋,如风一样飞逝向后!

    弯道超车的快感,一阵阵袭上心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