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44章小镇卦摊

    张凡在内道闪电奔驰,前面的司机从后视镜看见一车庞然大悍马直冲上前,吓得一个个方向盘右打,直接躲开。

    大约开出十公里左右,又超了一辆车,与那车擦身而过的时候才发现:坏菜,是辆警车!

    警车里的两个交警此时心情相当不好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刚刚在市内截下了一辆宝马,正要开罚单,却被上面一个电话叫放行了。两人正窝着火,忽然看见一辆吉普超速而过,便道:“罚他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一按笛,呜哇呜哇,警笛大作,直追悍马而来。

    张凡见右后方警笛闪光,情知超速被发现了,便看了一眼段小茵。

    段小茵含笑道:“别理他们!继续!”

    张凡也是微微一笑,继续保持150公里狂奔不己。

    一个警察心中一动,不禁叫道:“这小子肯定是酒驾,想逃!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贩毒的!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贩毒的!”

    如果是贩毒的,两人能立一大功呢!

    两人兴奋起来,加快速度,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张凡又跑了五公里,突然发现前面一片车尾灯!

    麻烦了,堵车了!

    这下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张凡慢慢地把车速减下来,而警车牛逼地超过去,一拐,就停在悍马前面了。

    张凡车重,制动慢,把警车顶向前顿了五六米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还敢撞警车?罪加一等!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跳下车,冲到悍马面前,挥舞着警棍,高喊:“出来出来!”

    张凡坐着没动,只是微笑着看段小茵:看省长夫人的了!

    段小茵摁下车窗,冲警察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超速!下车下车!”

    段小茵敲出一颗香烟,递给张凡一颗,又掏出打火机给张凡点上,自己也点了一颗,深吸一口,“扑”地一声,把烟雾吐出车窗外,笑问:“看清车牌号了吗?”

    “车牌号?小娘们,少废话,下车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到车屁股后,给我好好看清再过来说话!”

    段小茵生气了,把香烟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个警察一愣:难道是个硬点子?

    其中一个警察绕过去看了看,不禁吐吐舌头,悄悄回来,用颤抖的声音在另一个警察耳边说:“倒,倒霉,把,把省里一号车给,给截了!”

    交警里有内部规定:省正府50号以内的车,原则上不截不罚!

    两人心里这个气呀:想立功,却撞到南墙上了!最不该的是把车里这个女的给骂了!恐怕要惹事!

    两警察脸上凝固了,过了半天,忽然堆上了笑容,笑得很甜很媚,然后忽然立正敬礼:“首长,对不起,请您原谅!”

    段小茵不耐烦地挥挥手:“快走快走,别挡在我车前误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个警察又行了一个礼,转身跑步跑到警车前,钻进车里,一溜烟地逃走了。

    张凡看着这一幕,很开心,把刚才被埋伏枪击的事完全忘掉了,不禁冒出一句:“有权就是好呀!”

    “哼,不好的话,我能嫁给黄省长?”段小茵说这句的时候,有得意,有自豪,但在这两者背后,张凡己经隐隐地听出一丝丝遗憾和悲哀!

    看来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!

    张凡礼貌地没有问什么,慢慢地把车向前开。

    前面的车越堵越厉害,两人等了半个小时,挪到了一个出口,赶紧拐弯逃下了高速。

    张凡刚要打轮向回返,忽然段小茵说:“我还没玩够呢!”

    “说吧,去哪!”

    “往山里开,那边一路有好多野味餐厅,我正好饿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此时也才意识到自己有些饿了,听到野味两字,咽了下口水,把车开上了郊区的乡级公路上。

    路面还可以,比较平坦,路边一排排杨树,远处是河流和和群山,近处农田里的油菜花,繁花似锦,香气阵阵,有一二农妇在田里干活,三四黑牛在田间泥路上慢悠悠地走,五六白鹅在水塘里浮着……

    景色不错!

    段小茵打开车窗,深吸几口田间的清新空气,感慨道:“老黄从来没陪我这样走走!”

    “省长忙,这一点,你必须理解!”张凡听出段小茵两次透露出对老公的不满,他也是本着劝和不劝打的态度笑道。

    段小茵把腰身一扭,伸出粉拳打了张凡一下:“理解?站着说话不腰疼!你倒是家里有娇妻陪伴了!你知道什么叫寂寞吗?!”

    张凡一惊:坏菜了吗?少妇跟你谈寂寞,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茵,你有事业,有成就,还有这么多朋友,不会寂寞的。起码,我是你的好朋友,郁闷的时候,你就打电话,我会过来请你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张凡温言软语,使她一阵惬意,伸出手轻轻抚了抚刚才打过的地方,笑了:“哼,你们男人都是说大话,你敢来陪我?你媳妇不撕了你才怪!不过,有你这句话,不管是真是假,我都高兴了。高兴是高兴,但我并不指望。”

    张凡暗暗看了她一眼,觉得她好可怜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山里水库之下的一个山镇,在一家饭店吃了水库的新鲜水煮鱼。

    吃完饭,正是下午一点多钟,太阳很暖,风也习习,镇上人很多,原来今天是十里八乡的逢十大集。

    逛大集,是张凡的“专业”项目,小时候在家,逢集就要去买些日用品,也要挑着家里的菜去卖几个小钱。

    他护着段小茵,在人群中慢慢向前,欣赏路边的小摊,还买了几样山货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来到一个算命的摊子前。

    算命先生佝腰坐在马扎子上,人很瘦,胡须很长,半闭双眼,手里摇着一竹筒签子,发出“刷刷”的声音,嘴里道:“五行爻卦,命理数理,四柱预测,不准不要钱,算错你砸我摊!”

    他面前摆着一块脏乎乎的白布,上面画着八卦阴阳鱼,还有象牙骰子、磨得锃亮的五帝钱,一本没封面的线装书,被风吹得书页翻来翻去,不禁令人想起“清风不识字,何必乱翻书”的悲惨典故来。

    段小茵却没有张凡这许多感触,听到老头念叨,不禁咯咯笑了起来,道:“我说这老爷子,你是不是常常被人砸摊?”

    老头慢慢仰起脸,睁开昏花的老眼,混浊的眼球里透出两道精光,直射二人脸上,嘴里却是温和地道:“两位小朋友可是要算命?”

    “嗯嗯,先看看,”张凡觉得段小茵说话太无礼,对不起这样一位老人家,便善意地笑了笑,弯下腰,随手拈起一根签子打量。

    “十五元一卦,赠送两人相面相骨。问近期事情的,半个月内验证不准的话可以退款。”老头很熟练地说。

    这套话,估计一天要跟好多人说过。

    半个月退款?这个好有信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难道确实有那么几把刷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