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46章飞针点穴

    “是张凡先生吧?”

    保安部长冷丁一激灵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是我,就该知道怎么做了!”张凡也是同样阴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”保安部长冷笑一声:“那要看你的实力了!如果你现在从背后捅我一刀,那当然可以,但我死也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服,我只想要你以后别找我麻烦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那不可能。我的职责是天际保安部长,不找你麻烦,谁给我开资?”

    看来,这小子很不服气,也没把张凡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张凡小妙手轻轻一拍!

    保安部长肩头一麻,情知不好,回身一拳,虎虎生风,向张凡脸上砸来。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,伸出小妙手接住来拳,轻轻一拧!

    保安部长身子随之一弯,疼得惨叫一声:“啊!”

    他没有料到张凡力气如此之大!

    要知道,作为特种兵比武大赛的冠军,他的腕力目前没遇到对手!此刻被张凡拧得没有还有之力!

    保安部长弯腰之际,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!

    “特么又跟我玩枪?”

    张凡眼疾手快,轻轻一挡,正打在手枪身上!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手枪掉在地上,已经面目全非了。

    枪身断裂,枪管扭曲,腾起一缕白烟——张凡古元真气与小妙手结合,将手枪金属瞬间烧毁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保安部长这回是彻底惊呆了:这哪里是武功!简直就是神迹!

    张凡也不容他再反击,左手早就捏好的七根毫针,“嗖嗖嗖”几下,扎入他背部七个穴位之上!

    如同蚊子叮咬,保安部长背后一阵尖疼,瞬间过后,只觉得手心脚心全都发烧!

    丹田如同爆破的气球,内气顿时从四肢散逸而出!

    而他高大威猛的身躯,也随着内气的散出渐渐地弱化下来,背开始佝偻,脸色开始灰暗,连一身强健的肌肉,也都开始消减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在我身上扎了什么针?”保安部长惊恐万分,眼睛睁得大大地,却不敢反抗了。

    “弭气七星针!”张凡笑道,“给你放放气,免得你好勇斗狠!”

    说着,“嗖嗖”几下,将七星针拔出来,将保安部长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保安部长摇晃了两下,差点摔倒:腿脚无力!浑身软绵!连拳头都握不紧。

    他二十几年功力,瞬间报废!

    张凡把毫针一根根收在玉绵盒里,嘲笑道:“怎么样?部长,这回舒服了吧?”

    保安部长使劲握了握拳头,软绵无力,双腿别说踢起来,就是支撑身体都有些力不能及!

    这真的是手无缚鸡之力了!

    一阵悲伤袭上心头,他忽然捂面号啕起来:“我的妈呀,我武功没了!我他妈习武二十年,除了功夫,什么也不会,今后让我怎么活呀!”

    张凡一笑,道:“你特么带人火烧天健公司的时候,你怎么没想到让我怎么活?听清楚了,我对你已经是手下留情了,若是你再不悔改,继续跟我做对,下次遇到我,你将永远瘫在床上!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走向车库大门。

    张凡搞定了保安部长,暂时解除了天际对他的威胁,心情放松不少,正好孟津妍今天学校没课,打电话约他去见师父,他便开着军用悍马,载上孟津妍,一路狂奔,来到飞云观。

    如云道长刚刚去栖霞山云游归来,一脸的征尘,却是精神很好,一番问候之后,道长对孟津妍问道:“你的无影镖练到几分火候了?”

    孟津妍非常自得地一笑,随手掏出两只岫玉绿色小球,“师父,看我交作业!”

    说着,飞手一扬,一只小玉球突地向大椿树上飞去。

    原来,这树上躲着一只很苍老的老鸦,正蹲在树枝上苟延残喘,被玉球击中头部,一个倒栽葱扎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张凡不由得鼓掌叫好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如云道长点点头,赞许一声。

    “哼,打得这么准,也只得个‘可以’!”孟津妍生气地一扭身,走到树下,把玉球捡起来,一脸的不快。

    “张凡,你来试试这个!”

    如云道长说着,掏出几根牙签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张凡不知拿这个小牙签能干什么?

    “我观察你半天,知道你古元玄真秘术已经炼到了第二乘道元层。此层境界,气盈于胸而贯于脉,意随气动,气顺人意,挥手投足之间皆有气。此时掷物,非以力,乃以意驱气,虽绵而不衰,势如破竹!”

    “真的?弟子尚未感觉到!”张凡蒙蒙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办得到。”

    师父随手从墙头竹筐里取出一只红枣,放在窗台之上,拉开张凡,立于十米开外。

    “你先用眼睛盯住红枣,则意己先行;再运气于手指,将牙签甩出,必中无疑!”

    张凡犹豫了一下,心想:这怎么可能射中呢?小时候射弹弓,自己的水平始终处于中下水平。

    “出手!”师父催促道。

    张凡无奈,只好眼光直视红枣,瞅准了,手上轻轻一甩!

    然后,三人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凡哥,哈哈,你没打中!”孟津妍拍手笑了起来,样子是十分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张凡一看,只见牙签已经没入木窗框一半,而那只红枣则原地未动。

    “师父,没打中!”张凡双手一摊。

    “凡哥,虽然没打中,但你速度好快!”孟津妍觉得刚才的嘲笑有些不体面,便假装绅士地说着,然后伸手,费力地将牙签从木窗框中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师父哈哈一笑,伸手捏起红枣,指着上面一只小眼道:“不是你没中,而是穿枣而过!”

    张凡和孟津妍低头一看,果然,在红枣上面,有两个细细的小眼儿,贯透红枣!

    “哼!”孟津妍顿时丢了面子,嫉妒地哼了一声,脸色拉了下来,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师父含笑道:“津妍,看见了吧?跟小凡比,你刚才的球打乌鸦,是不是只能得个‘可以’?”

    “哼,师哥也没练过,就比我练了半年的强!看样子,我一点天赋也没有!”孟津妍几分嫉妒几分欣喜地道。

    师父慈爱地笑道:“你的天赋也是万里挑一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孟津妍小脸立即兴奋得红了。

    “为师不打诳语。好了,下面你们二人开练飞物点穴吧。”

    “飞物点穴?”张凡在书上看过这种神功,立即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随我来!”

    师徒三人来到后院一间草堂之内。

    只见偌大的草堂放着几把藤椅,窗外立着一尊木雕人体,人体之上花花绿绿地画着人体经脉和穴位图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师父道,“依你们刚才的功夫,打中这上面的穴位应该没有多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排而立,一针一球,飞针掷球,丁当不停地打在身体各个穴位上……

    大约练了两个小时,对每个穴位已经出手必中之后,如云道长取来一套外衣,穿在雕像的身上,再让两人练习隔衣点穴。

    孟津妍本来对人体穴位图有一点皮毛了解,根本记不住,打了一会儿,便失去了兴趣,坐到一边吃野果。

    而张凡却是兴致高昂,飞针如梭,嘴里不断喊着穴位,牙签纷纷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每掷七支之后,师父都走向前,将钉入雕像之内的牙签取出来,然后验证是否到位。

    结果是针针到位!

    “成了成了!”师父笑道,“别人十年功,你用一刻钟,天赋极高,大有造诣!”

    孟津妍瞟了张凡几眼,冲师父嗔道:“你把好话都给师哥了,就不能表扬我两句?”

    “你练得也不错。不过跟张凡比起来,就皮毛许多了!哈哈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气得直翻白眼,大叫:“老头儿,你偏心眼儿!”

    喊罢,跑了出去,到树林边看松鼠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飞云观混了一天,第二天上午回到江清。

    车子刚刚进入江清,孟津妍就接到爷爷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妍,你是和张凡在一起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啦?不准?”孟津妍昨天在飞云观吃了憋,说话带着冲气儿。

    “别闹情绪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啊,连孟老爷子也不淡定了!究竟出了什么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