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47章疫情

    “天塌下来了?”孟津妍蒙逼地问道。

    孟老爷子道:“快把手机给张凡!”

    张凡接过手机,马上听出孟老爷子的口气不对:“……江清市出现流行性痢疾,好多人快不行了,估计要出现大面积死亡……张凡,你马上赶到市中心医院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若是别人找张凡,张凡有可能不去:大面积痢疾,是你市里防疫工作没做好,关我屁事。

    不过,孟老亲自相邀,就另当别论了。张凡对孟老是相当尊重的。

    两人急急地赶到市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刚一进院门,就感觉到气氛相当地严重。

    好多人围在院里吵吵嚷嚷,情绪相当激动。

    张凡和孟津妍避开人群,直奔二楼院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孟老、孟市长、院长,还有其他十几位医生面色紧张地坐在那里,眼巴巴地等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是第一次跟孟市长直接见面。

    孟市长人长得端正,一打眼就看得出来是孟津妍的父亲。他衣着笔挺,表情严肃,用探究的目光在张凡身上打量来打量去。

    张凡是孟市长父亲的救命恩人,同时却是他的心头大患:自己的宝贝女儿,似乎爱上了这个农村来的小村医!这怎么可以!堂堂市长之女,怎么可能嫁给这样家庭出身的小中专毕业生?

    而且,这小子已经在农村娶了媳妇,有妇之夫勾引少女,这样的话,更说明他品质恶劣!

    孟老在一边介绍之后,二人同时伸出手,似乎不情愿地默默握手,心里都明白对方对自己很反感,因此只是在脸上闪过一丝难看的笑容,算做场面上的客气。

    孟市长重新坐下,面对大家说:“张医生现在到了,我们就根据黄省长的意见,先把情况跟张医生介绍一下吧,然后大家各抒己见,今天中午前必须拿出个方案来,否则的话,造成大量死亡,不但我们江清市无法向上级交待,就连省里也难以向国家正府领导交待!我这个市长的帽子,也就戴到今天吧,呵呵。”

    他讪笑着,虽然像是开玩笑,却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惊慌:这么大面积的传染病,市里如果控制不力的话,他确实可能被上级给撤职查办。

    “到是怎么回事?”张凡轻轻问。

    孟市长清了清嗓子,道:“从昨天下午开始,市里各大医院陆续接到痢疾病人数百名,估计是疫情暴发。今天,根据省里的指示,我们把重病号全部集中到市中心医院来,组成抢救小组集中攻关。省里中医协会那边,徐清东专家推荐你参加抢救小组,黄省长也是这个意思,所以把你请……叫来。”

    孟市长对于张凡这个对手,是有点把握不住:上次孟市长跟天际勾结,卡死天健的产品上市,被黄省长训斥了一顿,后来不得己,乖乖地给张凡办齐了产品的手续。

    那件事很丢面子,也很失尊严。没想到今天重大疫情面前,省长又是推荐这个张凡参加抢救小组,孟市长心里很不是滋味,所以说话时口气虽然客气,但心里却是恨得咬牙切齿!

    “病人的情况现在稳定吗?”张凡见市长表情复杂,情知他内心不快,便转身问院长。

    院长并不清楚张凡和孟市长之间的过节,对于这个省长介绍来的人,不敢慢待,便热情地介绍道:“目前重病号有十二名,情况非常不好,有三名已经重度休克,生命体征已经出现衰竭征候,估计挺不过今天中午了。”

    “诊断结论有了吗?”

    “患者都是感染严重,细菌培养观察结果表明,是一种目前尚未见过的超级细菌,其在肠道里的繁殖速度,超过普通痢疾细菌的7倍,普通抗生素难以控制。”

    院长忧虑地说着。

    在他的行医生涯中,这是第一次遇见如此棘手的问题,因此心中根本没有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院长有什么看法?”张凡问。

    “有人认为是瘟疫,我个人对这种说法有所保留。目前化验结果是细菌而不是病毒。这就说明一个问题:一般来说,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染,而细菌却很难从空气中传染,因此我的意思是,这个病源的话,很可能是某个特定群体接触或食用了某种食品而导致的!”院长说。

    “对病人的询问呢?他们有没有某个共同的说法呢?发病前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个……”不知为何,院长忽然犹豫起来,很隐秘地看了孟市长一眼,说,“因为病人散布在十几个大医院,所以,对于病人询问的结论,是由卫生局防疫科负责收集汇总,目前结果还没有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凡炼过古元玄清秘术之后,身轻目明,脑袋瓜子反应极快,特别能从别人类似无意的表情动作中捕捉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院长刚才对孟市长那一眼,看起来寓意深刻!

    难道里面大有文章?

    唉,咱大华国就是这样!简单的事情,往往弄得很复杂,甚至水很深。

    孟市长毕竟老辣,面不露怯色,平静地把话叉开:“张凡医生,要么,你去病房看看病人,掌握第一手资料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张凡点点头,站起来。

    院长引导着张凡,走向急救室。

    急救室里的气氛相当紧张,医生护士沉默不语,见市长和院长领人进来了,也不敢出声打招呼,只是站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张凡走到病床前。

    眼前五张病床,上面分别躺着两个小女孩两个小男孩和一个十**岁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他们显然是很危险,脸色蜡黄,戴着呼吸机,都处于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而示波仪上的心律曲线,更显示他们的生命体征已经到了衰竭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病人的体温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凡问一名手拿病历的值班医生。

    值班医生见张凡比他手下的实习生还年轻,心中很是瞧不起,便把病历合上,不耐烦地道:“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院长道:“王医生,这位张凡医生是省里介绍过来做诊断的,你把情况跟张医生介绍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院长发话了,值班医生不得己,斜了张凡两眼,这才草草地说:“现在是早晨,热度稍减,夜里时都在四十一度左右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从门外大步走进来一位三十出头的瘦猴医生。

    只见他昂首挺鸡胸,阔步如大鹅,两只啤酒瓶底大眼镜片也遮不住那一脸的倨傲,即使走过院长面前,也是目不斜视,冲着张凡而来,声音里带着蔑视一切的臭味:“院长,他谁呀?”

    院长见瘦猴医生对省长介绍来的医生有些无礼,恐怕开罪了黄省长,便道:“哦,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张凡医生,我们江清市的神医,前段时间在全国中医比武大会上,得了冠军,是省领导特地推荐他来参加指导抢救小组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又转过脸给张凡介绍:“这位是我们江清市从国外聘来的留洋专家,他在米国专攻病毒感染方面的尖端研究,梁一道博士。他的医学论文在《自然》上发表,在国际上都是有名的专家。”

    张凡礼貌地冲梁一道伸出手,说:“你好,梁博士。”

    梁一道没有伸出手,反而把手背到身后,好像生怕张凡手上的细菌感染了他似的,鼻子里一声冷笑,“这次的病情和中医有什么关系吗?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