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49章来去自由

    孟市长一听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因为省里安排徐清东担任抢救小组总协调员,负责调动省内医疗资源以及抢救小组人事安排,更是负责抢救任务的总负责人。

    徐清东没到位之前,这个位置是孟市长兼任的。万一要是患者死了一大批,下面追查下来,市长兼抢救小组总负责人孟市长能逃得过去吗?

    徐清东一到,孟市长的责任顿时小了一半,将来出事,也有徐清东与省长的关系来“托”着。

    “徐主任!”孟市长冲出去,一把拉住徐清东的手,“你可算来了!我就盼你来,你是专家呀,我是外行。”

    梁一道见孟市长如此对待这个徐老头,情知这个姓徐的是总负责人,他一把拨开身边的人,也紧随孟市长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徐主任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从国外引进的知名专家,是一个人才是吧?这点我已经知道了。”徐清东客气地道,但口气里显出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梁一道却是没听出话外之音,得意地一笑:“我在扭腰的国际一流医院当主任的时候,像这种传染病大暴发,是只能用西医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,你是在告诉我,你在扭腰医院当过主任?”徐清东像看猴子一样看着梁一道。

    “对,轮蹲大学我也当过五年教授,我建议,抢救小组里,必须是西医,不能让这种街头骗子混进来!”

    梁一道回身指着张凡。

    徐清东刚才没看见张凡,现在看见了,马上笑容满面,异常高兴:“张神医,你已经到了!太好了!你一到,我心里就有底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走过来,紧紧握住张凡的手,摇晃着,眼里充满了信任。

    梁一道见徐清东撇开自己径自和张凡说话,感到受到了极大的冷落和羞辱,快步走过去,对徐清东说:“徐主任,中医会误事的!”

    徐主任眼光炯炯地盯着梁一道,突然喝道:“梁!你不能全盘否定中医!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连洋文都看不懂!怎么能有资格参与这么大的抢救工作!”

    “中医和洋文有关系吗?”徐清东反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徐主任,这次疫情重大且紧急,中医只对慢性病稍微有一点疗效。我作为知名专家,我的职业道德不允许我对科学有半点含糊!若是徐主任必须要把张凡留下,那我只好离开!”

    梁一道威胁道。

    他以为,徐主任根本不敢放他走!如果他退出去,那么将来病人大面积死亡的话,徐主任和孟市长都会担责,因为上级会责怪他们没能留住一个归国的专家!

    没想到,徐主任轻轻地说了六个字:“来去自由,请便!”

    梁一道顿时蒙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医生的护士见此情景,不禁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平时没人敢顶梁一道一句,只有受气,眼前的形势令人振奋,于是,墙倒众人推地议论起来:

    “张神医的事迹,我听说过!”

    “医术绝对是一流!”

    “徐老都佩服的人,肯定比假海龟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以为自己喝过几年洋墨水就万能了?可笑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花重金聘这么个洋猴子,来医院一个月了,没见他有什么业绩!”

    “他的水平,比较适合打扫卫生间,刷刷小便池什么的,准能胜任!”

    这几名医生的议论,声音不小,大家都能听到,这让梁一道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憋了几秒,终于憋不住,使劲地拍拍手里的夹子,“那好,你们治吧!我不在,你们会把病人都拖死的!不过,医者仁心,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,你们仍然可以来找我!”

    说着,一转身,扭腚离开了。

    刚走了十几步,忽然迎面一群人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正是黄省长一行。

    黄省长当时延揽人才时,与梁一道有过交往,此时见他怒冲冲地走过来,便迎面伸出手:“呵,是梁专家!”

    “省长!”梁一道仿佛委屈的孩子见了爹,声音有些酸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现在进展如何?”省长问。

    “黄省长……不好意思,恕我莽撞,我已经宣布退出抢救小组了。”梁一道面露不满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梁博士,这怎么可以!你是国际专家、留洋博士、省里按特殊人才政策引进的,江清这次事件已经惊动国家领导人,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退出?”

    “在某些人眼里,我无足轻重!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你必须在小组里起关键作用!”黄省长关切地说,非常焦急地握住梁一道的手,生怕他跑掉似的。

    黄省长的表态,让梁一道非常受用,全身的骨头都轻了,每个毛孔都舒展歌唱!得意地冲急救室那边一看,非常生气地说:“黄省长,不是我没有责任心!可是,我作为国际知名学者专家,怎么能跟无名的街头郎中为伍?这人我丢得起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!呵呵,孟市长和徐主任亲自把关选定人选,怎么可能呢!一准全是专家!”省长笑着安慰。

    “黄省长,”梁一道手指抢救室那边一群人,不屑地道:“您自己去问问吧,那个叫什么张凡的,就是一个土中医,竟然有人称他神医!反正我也是定下了,如果姓张的在抢救小组,我肯定不参与!若是病人出了大事,也不要来找我!”

    梁一道心里认为,既然省长对我这么重视,肯定是要把张凡开除出组把我留下的!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谁?”

    “张凡,号称张神医!”梁一道嘲讽地道。

    “啊!那就是说,张凡已经到了!他到了,就有了定海神针!”说着,理也不理梁一道,甩开他便向急救室这边快步走来。

    梁一道愣在那里,好像从天上掉到地上,一时不知进退。

    省长的随员路过他身边,猛地把他往旁边一搡:“别挡道,让开让开!”

    梁一道被搡得直接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才撑住身体不倒,揉着头,暗想:连黄省长都这么看中张凡?

    眼看着黄省长一行走向抢救室,梁一道犹如被抛弃的鸭子,一跺脚,溜掉了。

    黄省长与在场的人寒喧几句,便对张凡说:“小张呀,上头已经打过来三次电话询问抢救进展。你看,目前的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非常不乐观!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把握?”

    “没有十分的把握,但目前需要尽快给孩子退烧,等体温稳定下来,再查病源……这是我的方案。”

    省长和徐清东交换了一下眼神,徐清东点了点头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小张,那就按你说的办,省里信任你,你可以大胆救治,一切后果和责任,省里全替你包揽!”

    黄省长此时临阵任命大将,确实很有魄力。

    而站在一旁的专家和院长,暗暗地松了一口气:责任全在张凡身上!我们这些人总算没责任了!

    “那我只有尽力了。”张凡点点头。

    省长和市长以及随行人员都去了休息室,几个专家和张凡留在抢救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