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50章一瞥现阴谋

    不过,几个专家全成了配角,只带眼睛不带手,让张凡唱独角戏。

    张凡指挥护士把孩子们身上的导管什么的,都摘下去,俯身朝下,露出背部。

    张凡从行医包里取出一只针盒。

    站在一边的徐清东一看:这只针盒正是前几天他赠送给张凡的祖传玉绵针盒。

    没想到张凡真的很重视这个针盒,随身带着,他不由得一阵感动:看来,这传家宝物归其主!

    “我先用针灸把孩子们的烧退下去,然后再寻找病源,否则的话,高烧时间过长,会影响孩子今后的智力!”张凡对徐清东征求意见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徐清东道。

    张凡取出毫针,走到病床前,只见他手指翻飞,如穿梭一般,只一会儿功夫,每个孩子的背上,都闪闪地增加了七根银针!

    “啊!”徐清东失态地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徐主任,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院长问。

    徐清东摇了摇头,声音激动:“对,对,完全对!精准的雪莲七星针!张凡,我真的没有料到,失传了几百年的医圣针谱,竟然在你手上出现了!”

    张凡一皱眉,心中暗道:徐主任怎么也了解雪莲七星针?这可是《玄道医谱》上用于退烧的绝谱呀!

    “徐主任,”张凡施完针,一边给孩子弹针,一边问,“您学过这套针谱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哪里有这等造化接触到这套针谱!是我祖太爷,曾经从一位张仲景医圣的后代那里见过这个针谱。当时那位后代正在给病人施这个针谱。我祖太爷悄悄偷艺,暗暗地记下了针谱的穴位。不过,回家之后,却忘记了其中的两个穴位!只剩下五个穴位传了下来。刚才见你针穴流畅,运用自如,把七个穴位熟练地找到,方知你早己掌握这套绝秘针法!”

    徐清东感慨得眼眶潮湿了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几个专家,如同见到了山洞里的藏金,瞪大眼睛,使劲记忆那些针的穴位!还有一个人偷偷掏出手机,把针穴拍了下来,然后如获至宝地揣到怀里。

    院长很不解,问道:“看这五个孩子,虽然都是七针,针穴施的不是一样呀!难道一个雪莲针谱,还会有不同的样式?”

    徐清东道:“这正是这套针谱的精绝之处,我祖上传下话来,此针谱以北斗七星连珠,运用之时,根据不同患者的不同体质和气脉,施用不同的针穴!”

    院长把眼睛看向张凡,问道:“这……是这样吗?我说的没错?”

    “徐主任说所无误!刚才,这套针谱,重要之处不是针穴的位置,而是施针之人要通过望闻问切,掌握患者的不同体质。我把脉之时,已经确认了各个孩子该用哪个针谱。如果用错的话,孩子不但不会退烧,还会烧得更厉害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嘴角一挑,讥讽地看了刚才拍照针穴的那位专家。

    专家羞得低下了头,假装看微信,随手把刚才的照片删掉:我想多了!

    院长和几位专家一听,也都是稍有失落:本来以为可以偷记下这套针谱,看来,记下也没用!人家真正的绝学在心里!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测量体温吧。”张凡对护士道。

    几个护士走上前来,分别给五个孩子测了体温。

    结果不言而喻,体温全部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真是神针!竟然能把这么高的体温给降下来。”院长由衷地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比吃退热药还快!”

    “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张凡快速把玉绵针拔下来,然后走出抢救室,来到休息室见黄省长。

    一听说张凡把孩子们的烧都退了下去,黄省长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对张凡更加信赖:“小张,下步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调查清楚病源,然后才能找到治疗方案。”

    黄省长看了看孟市长:“孟市长,关于病源的调查,从昨天就已经开始了,不知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听到省长话里有批评的意味,孟市长精神紧张起来,忙说:“我们负责这项工作的是医政处的尤林国处长,我马上把他叫来,向省长和张凡医生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叫他快来!”省长命令道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气喘吁吁、一头大汗的尤林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一个小处长,平时哪有机会见到市长和省长呀,所以一见面,相当地拘谨,像小学生似地跟领导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把情况跟张凡医生汇报一下吧。”孟市长道。

    汇报?尤林国一见是张凡,心里相当别扭,但他在机关打磨这么多年,已经是土耗子成精,心中一转,马上在领导面前显示自己跟领导的红人关系是多么地不一般,上前拍了拍张凡的肩膀:“小张,是你呀!”

    张凡板着脸,冷冷地道:“抓紧时间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尤林国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,有几分尴尬地笑了笑,拿出本子开始汇报。

    “经各医院此次痢疾患者口述统计,结果表明,此次疫情应该是空气传播某种特殊病毒而导致大面积暴发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静静地听宛,皱了皱眉:空气传播?特殊病毒?

    “林处,有什么科学证据证明是特殊病毒?是空气传播?”张凡很不信任地问。

    这一句,直接把林处问蒙了。

    他紧张地斜了孟市长一眼,揩了揩汗,“这,这个目前证据正收集之中,有关数据要出了分子分析化验结果才形成书面材料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小动作能逃出张凡的神眼!

    尤林国和孟市长眼神的瞬间交流,已经被张凡看在眼里,他第一时间直觉告诉他:这两人似乎有什么猫腻!

    黄省长也是听出了其中毛病:“那就是说,目前没有证据支持特殊病毒和空气传播的说法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以这么说。”尤林国嗫嚅着。

    “那跟没说一样!”徐清东生气地站了起来,对张凡道,“张医生,我们还是赶紧去其它医院,找到未昏迷的患者,取得第一手资料吧,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。”

    孟市长神经质地站了起来,阻拦道:“徐主任,哪敢劳您亲自去?我叫救护车把第二人民医院的几个轻患者马上送过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悄悄对徐主任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徐主任世故老辣,当即明白了张凡的意思,含笑拒绝:“不不,还是我和张凡亲自去二院比较合适!把患者拉来拉去,家属未必同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与张凡一起走了出来,急匆匆地向电梯间走去。

    孟市长瞅个空子,给身边的秘书使了个眼色,秘书会意,假装尿急,来到洗手间,关上蹲位的门,急忙拨通了二院院长的电话,指示院长,张凡和徐清东到了二院之后,要坚决阻止他们跟患者及家属直接交谈!如果出了事,拿院长是问。

    徐清东的秘书开车,刚开出几条街面,张凡对徐清东说:“我估计,孟市长和卫生局那边,一定有什么要隐瞒的东西!我们两人一出来,我估计孟市长马上就会打电话安排二院阻止我们调查患者。所以,我不想去二院耽误时间了,找个僻静的地方,我下车,然后您自己去二院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张凡说完,徐清东高兴地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好样的,机灵!你下车吧,暗地把情况搞清楚。我直接去二院,今天我老头子就替你做一回火力掩护!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条街,司机在后视镜里观察了一会,确信没有车跟踪,把车停在一个拐角。

    张凡迅速跳下车,消失在人群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