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53章苟主任要升官了

    梁一道刚才一激动,不小心搞了一个大乌龙,犯了一个最低级的错误。

    黄省长不满意地看了梁一道一眼,“梁博士,你的身份是归国专家!以后,不要再搞这样的医学笑话了!”

    院长对这个姓梁的,忍耐了好久,如今见他在省长那里失势,觉得机会来了,马上训斥道:“梁医生,我对你的学术水平有相当大的怀疑。有人举报你学历造假,说你在米国某医科大学念硕士时,因为性侵华国留学生师姐,被学校开除,出狱后,你在一家中餐馆洗碗多年,你的所谓成果全是伪造。对于这份举报,我正要向省里汇报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省长一惊,眼睛都瞪圆了,“梁博士,院长所说是否属实!”

    “完全是捏造,是嫉妒!”

    梁一道跳了起来,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地吼叫。

    “对于这份举报,院里还在进一步核实中。但我请你解释一件事,请看这张照片……”院长说着,把手机相册打开。

    众人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见照片上,梁一道头戴大白厨师帽,一边掂大勺,一边做鬼脸。另有一张,是他端着托盘,给一桌老外上菜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啊!”众人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照片是你本人吧?”院长含笑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我在繁重的科研工作之余,调节一下自己的生活,去扭腰中餐馆体验生活时所照!难道,这个能说明什么吗?知道吗?在我们米国,职业没有贵贱之分!”

    尽管他说得理直气壮,但显得极端牵强!

    黄省长的嘴角也是露出微笑,对秘书说:“对于这个举报,你安排有关部门进行一下调查核实。梁博士的归国专家申报材料,要一一审查清楚,还梁博士一个清白。在审查未结束之前,梁博士暂停医疗工作,不要离境。”

    秘书狠狠地瞪了梁一道一眼,杀机腾腾地道:“你是省里花重金聘的人才,若是造假了,省里要对你以诈骗罪提起公诉,并追回聘用金!所以,姓梁的,你从今天起,已经被列入边控名单之中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又对院长说:“希望贵院保卫部门,对这个姓梁的进行控制,以免逃逸事件发生!”

    院长点点头,道:“我会安排保卫处做好省里安排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此时,豆大的汗珠在梁一道的脸上流了下来:他万万没有料到,自己精心设计的骗局,竟然被人举报!

    一身光环的专家,转眼之间快成阶下囚了!

    省长对张凡道:“时间已经不早了,你可以马上进行治疗。”

    张凡掏出手机,拨通了苟主任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苟主任!”

    苟主任那边一直在等张凡的电话,马上回答:“张凡医生,汤药已经全部熬好,下一步等你的指示。”

    “送半公升汤药,速来中心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好,马上出发。”

    黄省长看了孟市长一眼,孟市长明白省长的意思,转身大声对秘书命令:“警车开道,从中医院到这里,一路绿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秘书马上打电话给交警安排下去。

    只过了五分钟,苟主任匆匆赶到。

    张凡接过瓶装的汤药,打开莲子粉,轻轻放进瓶子里一点,然后用手摇了摇瓶子,观察了一下颜色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”他把瓶子递给护士长,“把这个分成五份,分别给五个孩子服下去,不能口服的,就下胃管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护士长接过瓶子,盈盈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屋子人都安静下来,没有人说什么。黄省长和孟市长端坐着,表情都冷若冰霜:这剂汤药,能不能治好孩子们的病,关系着两人头上的乌纱帽安稳与否!

    张凡却是泰然自若,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在看微信。

    孟津妍凑到张凡身边,挤坐在他旁边,问道:“小凡,要等多长时间才能见效?”

    张凡被香肩挤得半边身子酥麻,往旁边挪了一下,说:“药效嘛,二十分钟!”

    而周韵竹坐在市长身边,看到张凡和孟津妍亲昵地坐在一起,挤得那么紧,嫉妒之火在脸上烧着,不断地皱眉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孟津妍当然感觉到了对面射来的恶意目光,轻轻地一笑,把身子越发地向张凡贴去,把眼光看向张凡的手机,声音也嗲了许多:“小凡,你这发的啥呀!?”

    张凡相当地窘迫,既不好当面把孟津妍推开,又怕得罪了周韵竹这个醋坛子,便站起身来,“我去急救室看看。”

    急救室里,一群医生护士见张凡进来,纷纷把崇拜的目光看向他。

    值班医生道:“张医生,我感觉,病人的情况似乎有好转。”

    此时,值班医生已经彻底佩服张凡了。

    “细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各项生命体征指标均在慢慢回升!”值班医生声音激动地指着监控屏。

    张凡看了一下监控屏幕上的数据,然后给五个孩子切了切脉,点点头:“毒素已经在驱除过程中,现在可以给他们注射生理盐水,帮助尿道排毒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值班医生回答道,对护士们说,“马上给每个孩子注射一升盐水!”

    张凡信步回到休息室。

    见张凡一脸笑容,省长和市长不由得松了口气,齐声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再过五分钟,都会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走廊里突然传来一声吵嚷:“醒了,醒了!”

    只见护士长飞跑着进来,激动万分:“院长,院长,全醒了,全醒了!”

    屋子里立刻响起了一片掌声!

    黄省长紧紧握住张凡的手,不断地摇晃着:“张医生,不不,张神医,谢谢你,我代表全体患者家属向你表示最崇高的谢意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边应酬,一边在心里暗笑:你代表个球呀!病人家属都被隔离在一楼等候消息,你连他们的面都没见过!

    这边成功了,下一步可以普遍使用了这个方子了。

    苟主任忙给中心医院打电话,指示手下人员马上去买莲子粉,然后给每个患者各口服一百毫升。

    孟市长握着苟主任的手,笑道:“苟主任,原来是你在和张医生合作呀!”

    “不不,”苟主任摇头道,“我只是按着张医生的安排,事先把药熬好了而已,药方,完全是张医生提供的,与任何人无关!”

    孟市长有些尴尬,不过,他是政界元老级人物,早已在权斗的刀光剑影中磨炼成精,极其善于化解矛盾使之向自己有利的方向扭转,嘴角一笑,亲切无比地道:“苟主任可是中医院的技术台柱子呀!有掌控大局的能力!”

    掌控大局?

    这话说得相当有份量,不是一个市长随便说出口的!

    张凡一听,心中明白了大半:看样子,孟市长上台后,中医院院长的位置,这回可能要换上苟主任了。

    接着,卫生局长安排,中医院把熬好的汤药送到各大医院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“疫情”彻底结束了。

    在黄省长的严命之下,全市各超市将黄莓果条全部下架!

    而产品的负责人由英,涉嫌犯罪,被市警察局吴局长带人拘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