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55章力透纸背

    “你个小坏蛋!你是不是骂我母老虎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谅你也不敢!”

    周韵竹拉过张凡,把头埋在他怀里,双手有些不老实,喃喃地道:“你刚起步,我理应帮你一把。咱俩相好,也有一年了,在我心里,你早己是我的丈夫,老婆帮丈夫点忙,还不应该吗?告诉你,以后不准跟我见外!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跟你见外。要是见外的话,我今天能找你?”

    “没见外?哼,我不信!你那辆军用路虎,是哪个女的给你的?”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怔,脸上发起烧来:不好,若是被她探知段小茵的事,又是一场大闹。

    “呵,路虎呀,那是一个京城的朋友借给我用的,他父亲是退役将军,巩老将军!”

    有名有姓,而且周韵竹对于巩将军也是有所耳闻,所以相信了张凡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那路虎呀,平时在城里开,有点张扬,让人感觉有一种暴发户的样子。不如开辆七座商务大奔驰,看着又华贵,而且也实用。”

    “呖,你说得有道理,等我嫩肤胶卖得好了,就买一辆。”

    开辆大奔,那是相当地有感觉,张凡也曾向往过。

    “等什么等!我领去奔驰车行提一辆就成了!绝对顶配的!”

    “顶配大奔?那不得二百万?”张凡惊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白送你的,你这瓶嫩肤胶送给我就成了!”

    “你帐算错了!一瓶嫩肤胶才35万!我占你便宜太大了。”张凡真诚地道,他是实在不想周韵竹给他太多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不会给我点回扣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扣?几成回扣?”

    “不是钱,是……就是我这瓶嫩肤胶,每次必须由你亲手给我涂上,而且要仔细按摩!”周韵竹说出这话,自己也是红云满面,羞得埋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张凡被她这一缠,不由得动情地道。

    事毕,睡了一会,醒来时看看时间还早,周韵竹提议今天去把大奔提了。

    张凡还有点犹豫,周韵竹柔声嗔道:“你以为我大奔送不出去了?你要是执意不要的话,我送给别人!我公司那个小秘书,刚刚从重点大学毕业,人也很帅,要不,我送他?”

    张凡明白周韵竹不是那种人,只是笑笑。

    周韵竹白了张凡一眼,不再问他,用打车软件叫了辆出租。

    张凡穿了外衣,刚要与周韵竹往外走,她忽然皱眉道:“你衣服上好大的来苏水味!”

    张凡上午我中心医院待了太长的时间,衣服上确实沾了浓重的消毒水味道。

    “换件衣服吧!我挺受不了这种味。”周韵竹道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楼下,走进小区超市。这里没有高档服装,张凡随便选了一件500元的夹克衫穿上身上,两人来到路边,上了出租。

    “去哪?”司机问。

    “奔驰专卖店。”

    司机一吐舌头,踩了油门便走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出租车停在一幢大楼前。

    张凡抬头,摇下车窗,看见蓝色的玻璃幕墙上,巨大的奔驰招牌在闪光,大楼大门进进出出的,全是衣冠楚楚的人物,能买得起奔驰的,当然不是一般战士。

    “女士,先生,欢迎光顾!”走进大厅,一位身穿马甲的眼镜男满脸堆笑,快步走过来,弯腰问道,“二位想看看哪款?”

    这小子一双贼眼,钩子似地盯在周韵竹的胸前。

    他这种人,天天接待客人,能一眼看出客人的底细。眼下这个美女少妇,一看就是富得流油。而他身后跟着的小子,穿一件地摊夹克,估计不是司机就是打杂跟班的。

    根据他的经验,没有老公陪着的女士,一般都喜欢别的男人的眼光狠剜她们的胸前,她们不但不怒,反而挺自豪地。于是,这小子的眼光便格外地贪婪,一下一下地粘上来了。

    周韵竹看见一道贪淫的目光射过来,胸前立即感到很不舒服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站在一边的张凡,心中烦道:小子,你瞎了眼?没看见她身边跟着男人吗?

    张凡真想抬手给这小子一个眼炮!

    “德系四大项,你们这有几种?”周韵竹看也懒得看眼镜男一下,扭臀挺胸向车辆陈列大厅走。

    眼镜男倾身紧跟在她身后:“奔驰宝马奥迪和大众,这四项德系车我们这里都有新款,绝对原装。”

    “领我看最新锐的一款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女士和先生需要几座的,我们这里刚刚上市一款奔驰s级七座商务,顶级配置,相当抢手。”

    “价格?”

    “199万。”眼镜男心脏狂跳地回答之后,又有些担心对方嫌贵,忙加了一句,“不过,女士先生看中的话,我可以跟经理商量,给您一定的折扣,赠送随车用品,还有冬季防锈……请您放心,我们这里说到做到……”

    周韵竹斜了他一眼,蔑视地训道:“我要了解的是车,不是问你几折。”

    眼镜男脸都煞白了:蚂蚁靠,好大的土豪!

    眼镜男把身形放得更低,声音更腻更贱了几分:“对不起,是我狗眼看人低。女士和先生一看就是成功人士,跟二位谈打折,我真是不要自己的逼脸了!请原谅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很烦他的贱样子,不耐烦地挥了一下手,“领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眼镜男在前面引路,三人来到展厅。

    展台上,停放着几车型号的奔驰。

    周韵竹前后看了两遍,指着一辆黑色的,“打开。”

    眼镜男犹豫了一下,但马上走过去,到服务台前拿了一串钥匙,打开车门,说:“请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示意一下,“小凡,你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呀谁呀!干吗呢!”张凡刚要跨步坐到驾驶员位置上,一个红脸酒糟鼻子男人,大步地赶过来,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他是展厅组长,见张凡身上的夹克衫纯属地摊货,非常生气:又是一个试车不买车的!

    “试车呀!”张凡回答道。

    酒糟鼻快步冲过来,一把将车门扯住,一脸厌恶地喝道:“这是奔驰!”

    周韵竹不高兴地道:“不试怎么买?”

    酒糟鼻理也不理周韵竹,将张凡推了一把,喝道:“睁大眼睛看清了,这是奔驰!不是随便试着玩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要买车!”张凡平静地道。

    酒糟鼻邪邪地一乐,伸手揪起张凡的衣襟,扯了扯,嘲笑道:“就你?买奔驰?先去买件像人样的衣服吧。别在这里给我装大瓣蒜!我这里当经理十年了,你这种男人我见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皱眉:我特么没惹你呀,你出口就骂人?

    张凡扭头看了看周韵竹。

    她冲他点了下点,微微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断定我不买?”张凡问。

    “买?买车你先掏钱!”酒糟鼻伸出手,“没钱的话,赶紧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你们车行,对所有的顾客都这态度?”张凡问。

    “不!我们车行只对你这种装逼穷鬼这个态度!”酒糟鼻嘲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你说话,怎么就好像想打架?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酒糟鼻把鼻头一抹,狠狠地道:“打架怎么了?我数三个数,你不离开,我今天就修理修理你!”

    “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,二,三!”

    酒糟鼻数完三,突然飞起一脚,向张凡裆部踢来。

    好恨的招!

    若是旁人,被他近距离偷袭裆部,一准成了废人!

    张凡本来不想教训他,被这一狠招激怒,也无法控制情绪了,嘴里叫了一声:“好狠!”

    随后一巴掌烀过去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响!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是力透纸背那种透力!

    酒糟鼻脑袋一晃,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他半边脸几乎被打掉!

    “啊呀!啊哟!”

    洒糟鼻跪在地上吸着气,剧痛令他脸部扭曲。

    挣扎了一会,勉强从地上爬起来,抹了一下嘴上的血。

    此时左脸像一只馒头,牙槽骨和面颊骨已被打坏,一嘴大牙,吐出来一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