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56章受气男

    “卧槽!”酒糟鼻缺牙漏风,他不认张凡有多大武功,刚才这一下子只不过是偷袭得手,操起地上立着的广告牌铁架子,抡了起来,带一股风,向张凡头上砸来。

    张凡一伸手,从空中将铁架子接住,向前一推……

    连人带架子,滚了出去!

    滚出十米远,被一辆展车挡住,躺在地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此时,周围已经围了好多人,一个老板模样的胖子跑过来,推开人群,看了看张凡和周韵竹,问眼镜男:“组长谁打的?”

    眼镜男指着张凡:“他……打的。”

    胖老板走到酒糟鼻面前,扳过脸看了看,回头对张凡吼道:“下手这么狠!”

    说着,冲向周韵竹,恶狠狠地问:“说吧,这事怎么办?不给个说法,你们俩今天都别想走出这个大门!”

    周韵竹把双手往胸前一抱,轻松笑道:“我老公打人,从来没说法。打就打了。”

    胖老板心中一怔:癞蛤蟆打哈欠,好大的口气!

    转身冲眼镜男喊:“叫保安!”

    眼镜男顿了一下,把嘴附在胖老板耳朵上,小声说:“经理,他们……好像,好像真要买奔驰!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的,我在电视上见过,好像,好像是天际的老板,姓周。”

    “周周周,周韵竹老板?”胖老板小声地嘟囔着,一转身,脸上立刻堆上了无限暖意,回过身,狠狠地踢了酒糟鼻一脚,“装什么死?还不快给先生女士陪不是!”

    酒糟鼻子艰难地爬起来,被胖老板揪着往张凡面前一跪,“是我错了,先生。”

    张凡轻蔑地一笑:“以后,要学会尊重别人,就会少挨打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先生教训得是!”

    酒糟鼻子说完,灰溜溜地走了。

    胖老板的腰弯着,“先生,您肯教训他两下,是他的福气。不过,就怕闪了您的手。”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你这员工素质太差了,得加强管教呀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胖老板说着,递上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不吸。”张凡用手一挡,然后钻进车里。

    点火启动,发动机声音极小,没有家里的冰箱噪音大!

    轻点油门,车身向前一窜!好强劲的马力!

    慢慢开出展厅。

    车很好驾驭,张凡在院子里兜了一圈,把车开回来,跳下车。

    “小凡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就是太贵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贵就不要了!”周韵竹微微一笑,冲胖老板道,“马上提车!”

    胖老板感动得差点哭:这什么气派呀,买辆奔驰,跟买棵大白菜似地……

    有了两辆车,张凡把路虎留在天健公司,给狂狮战队日常使用,他自己开大奔。

    听说张凡开了大奔,董江北打电话,要过来欣赏欣赏。

    见到董江北时,张凡问起他,上次他说的那件事,就是要张凡帮他把他的女友母老虎脾气改一改的事。

    董江北高兴起来:“去,我寻思你把那事忘脑袋后边了呢!说干就干,我是一天也忍受不下去她那虎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我这套驯悍镇妒七星针,效果不错。不过针效只能持续十来天。”

    “十来个钟点也好呀!”董江北道,“再说,也许她从此就好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认可,那你把她找来,我瞅个空子,把针给她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想法,咱们把她找游泳馆去,那样,就省去脱衣服这一道了。”董江北坏坏地笑着。

    张凡感觉董江北说的有道理,两人便开车直奔市郊的温泉山庄。

    进了游泳馆,董江北便跟女友打电话:

    “欣然哪,我在温泉山庄……”

    欣然,这名好听,好女性化。

    董江北的声音极为谨慎小心,好像古代的小媳妇见了公婆。

    “一个朋友请游泳……什么朋友?我最好的朋友,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神医张凡,你要不要过来认识一下?今天正好是周末,你也过来放松一下……那好,我们等你,好好,你路上慢点开!”

    董江北放下手机,冲张凡一乐:“母老虎就要来了,下面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微笑不语,想起上次把乐果西施和韩淑云整治一番,驯得老老实实,不禁对于这个将要到来的小母老虎充满了信心。

    “你乐什么?”董江北苦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我乐你,跟女朋友说话像汇报工作……这样下去,你这一辈子怎么过得去?还不被欺负死?”

    “唉,命苦我不怪正府。我有什么办法,他爸是我们老总,我敢打她一顿?瞧,你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董江北撩起衣领,里面现出有好几道青紫的抓痕,还有一个圆圆的伤痕。

    “这伤疤是怎么回事?好像烫伤呀!”张凡惊问,不禁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咱哥俩,我也不怕你笑话,是她用烟头烫的。自从和她处对象,她就不准我抽烟,说她闻不了烟味。那天在她家,我实在烟瘾犯了忍不住,偷跑到阳台上吸烟,她从后面过来,一把夺去我手里的烟,摁在我脖子上……去,烧得那味呀,像烤串儿……”

    董江北说着,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儿。

    “这种鸟娘们儿,踹了她吧,再找一个。”张凡怒火胸中烧,大声道。

    董江北摇了摇头:“你说得容易!我毕业后好几个月找不到工作,家里父母都快急疯了,是我们老总录用了我,对我特别提拔,不到半年,就升了办公室主任。我能混上这碗饭,也是烧高香了,你说我怎么好意思,或者说怎么敢把老总的女儿踹了?我家负担太重了,我就是受气受死了,也要保住这个饭碗!”

    张凡不吭声了:也是,农家子弟,为了生存,为了翻身,有时要忍受好多常人无法忍受的委屈!自己当时不也是委屈地到妙峰村当村医了吗!

    两人在餐厅边聊边吃,大约半个小时后,只见餐厅门口走进来一个红衣女子。

    董江北小声道:“来了!”

    急忙站起身,跑过去迎接。

    女的个子不高,挺壮实,脸盘还算好看,只是腰臀之间没有尺寸差,显得有些水桶化,让男人失去了“搂一搂”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欣然,你可算来了!”董江北满面笑容,伸手去帮她提手里的提包。

    欣然看也不正眼看他,随手把包扔到他怀里,大步向张凡这边走来,一边走一边道:“你办事一点计划都没有!怎么教也学不会!既然有朋友聚聚,怎么不提前安排?老是搞突然袭击!你那脑子还能不能进化一点点?”

    一边埋怨,一边冲张凡伸出手来:“张凡呀,早就听江北提过你,说你们俩是最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张凡应酬地笑了笑,说出几句应景的话,欣然便大咧咧地叉开两足坐下,冲董江北一挥手:“去给我端一杯咖啡,要南美洲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