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57章紧急失手

    “哎,好咧,马上到!”董江北甜甜地答应一声,小跑着冲向吧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双手捧着一杯热咖啡回来,轻轻放到欣然面前,含笑道:“忘了问你,加糖不?”

    “什么记性?每次喝不是都加糖吗?”欣然很不耐烦,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随后转身对张凡道,“我们江北呀,农村出来的,哪样都好,就是不机灵,记性没有忘性大,卫生也不大讲究,为人处事根本不行,照比你可差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嘴角轻蔑地一挑,哼道:“呵呵,欣然,这不是‘哪样都好’,这是‘哪样都不好’。”

    欣然似乎有所醒悟:对呀,张凡也是农村出来的呀,我这话是不是打击面大了?

    “哈哈,张凡,你别介意呀,其实,农村出来的男孩,也有优点,比如,节省,勤奋,比如你,就不知比江北好多少倍,听说你医术高明,还办了公司,手下好多人?再看我家江北,窝窝囊囊不成气!若不是我爸护着,连个像样工作都找不到……唉,我也是命苦,处这么个没出息的货。”

    董江北已经从吧台拿了糖袋回来,撕开,一边往咖啡杯子里放,一边斜眼看了欣然一眼,意思是求她少说两句。

    欣然接过杯子,慢慢呷了一口:“张凡,你看见没,批评他两句,他还闹意见了!告诉你董江北,这世界上,也就我还肯批评你两句,换了别人,你花钱雇人家人家也不肯指出你的一身臭毛病!”

    欣然这张嘴,是杀人的刀呀!

    张凡打量着她,恨得牙根直痒,恨不得把她那张嘴给撕烂。

    董江北命可真苦,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天天在贬损,内分泌肯定失调,接下来的就是癌变!

    什么叫冷暴力?杀人不见血的言语贬损!

    听到欣然的臭骂,董江北即使有心理准备,此时也面红心跳了,不由得小小地“抗议”一下:“欣然,不要这么说么,实事求是嘛。”

    欣然嘴角一挑:“怎么?当着同学面,面子上过不去了?小损样!就你这德行,也配有自尊心?”

    张凡实在看不下眼了,忙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去游两圈,消化消化食,然后我请你们吃大闸蟹好吧?”

    “走。江北,长点眼神,给我拎包。”

    三人离开餐桌,走向更衣间。

    张凡从更衣间出来,坐在池边等待,过了一会,欣然从女更衣间走出来。她身体微胖,但还算匀称,只是腿粗了点,腰肥了点,胸平了点,是整个无法挑起男人想法的一个**。

    她很夸张地在池边的瓷砖上走着,手扶在董江北的肩上,把半个体重都压在他身上,弄得董江北脚步不稳,费力地把她“扛”到了扶梯跟前。

    张凡手握七星针,慢慢走到她背后。

    不错,她还算自信,穿了三点式游衣,后背白白肥肥地露出一大片肌肤,张凡观察一下,镇妒驯悍七星针的七个穴位,都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待寻找机会下针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一直到欣然泳完几圈上了岸,张凡也没有找到适当的时机,毕竟不能直接把她点个昏穴呀。

    上来之后,张凡冲董江北使个眼色,董江北会意,忙搀着欣然,“欣然,你的自由泳姿太优美了,到底是从小在游泳队训练过,我和张凡就不行,从小就知道在河汊子里瞎扑腾,顶多搞个狗刨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马屁拍得相当成功,欣然嫣然一乐,但马上意识到要在董江北面前保持尊严的威慑,便绷起脸来:“别跟我犯腻,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良想法?”

    董江北指着前面的一排躺椅道:“有想法,有想法,想请你去那儿晒晒太阳,别冻着。”

    “还算有点孝心!”

    董江北扶着她走到一个躲椅前,慢慢将她扶着躺平,然后蹲在旁边,用双拳轻轻地给她擂腿。

    擂着擂着,三角泳裤上慢慢沁出一抹红色来。

    张凡差点呕吐,忙把头扭到一边。

    董江北也觉得一阵无法抗拒的恶心,站起来,道:“哎呦,我饮料喝多了,你先自己躺一会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刚走开两步,欣然腾地一下子坐起来,骂道:“董江北,往哪溜?难道老娘的姨妈就这么让你不待见?”

    “啥,亲爱的,你姨妈来了?哎呦,瞧我这猪脑袋,忘了这事了,唉,欣然,刚才游泳,不会着凉吧?”

    “少婆婆妈妈的,去,立马给我买包卫生巾来,跑步!”

    董江北答应一声,一溜小跑地向小卖部跑去。

    董江北买来卫生巾,陪着欣然去卫生间,站在门外等她出来之后,这才扶着她重新回到躺椅这边来。

    大概是游泳累了,或者是姨妈消耗血气吧,欣然在躺椅上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母老虎打盹儿!

    绝对是个机会!

    张凡忙对董江北做个手势,示意他把欣然的身体翻转过来,把后背露出来。

    董江北轻轻拍了拍欣然胳膊:“欣然,你俯身躺着,我给你擂擂背,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欣然哼了一句:“擂擂腰,再把脚揉一揉。”

    说罢半闭着眼,翻了一个身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整个后背都露在张凡眼前。

    张凡悄悄摸出毫针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“嗖嗖”,毫针飞出小妙手,直扎在欣然背上穴位之中!

    每秒三针的速度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只两秒钟,六枚毫针已经准确入穴,剩最后一根,刚要出手,欣然已经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摁住!”张凡见欣然身体扭动,无法准确入针,冲董江北大喊。

    董江北伸双手压住欣然双肩,冲张凡喊:“快!”

    张凡第七针飞针而出!直奔最后一个穴位“意舍穴”而去。

    张凡隔着衣服尚且能找准穴位,何况欣然背部全露呢!按理说这针是稳中不偏的!

    不料,欣然身子猛一扭动,董江北没有摁住,毫针却飞进了“胆俞穴”之中!

    不好!张凡暗叫一声。

    但已经晚了,大错已经铸成!

    原来,这套七星针谱以意舍穴为最后的一个收官之穴。意舍穴,寓意着意念取舍,乃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宽宏大量之穴,对于治疗悍妇虎辣,起着定海神针的作用。

    而现在,毫针未入此穴,反而进入了胆俞穴,完全是南辕北辙、缘木求鱼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