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58章猛虎下山

    胆俞穴,乃胆气之穴,针入此穴,带着古元真气,注入胆经,更使胆气大增,狼性添倍,纵使是懦弱小女子,中了此穴,也要凌夫霸道,更何况母老虎欣然了呢。

    张凡情知不妙,趁着董江北没有撒手的瞬间,以极快手法,拔下七星针!

    “卧槽泥门俩马!”欣然已然发觉背上中针,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一个弓身抬臀,董江北根本镇压不住,她坐起身来,随手操起身边一只塑料椅子……

    “还不逃命!”张凡大喝一声,自己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董江北呆傻一下,马上站起来,拔腿便逃。

    欣然跳起来,如白母老虎出林,怒吼连连,风一般向董江北扑去。

    无比恐惧促使平时跑步根本不行的董江北,跑得比兔子还快,一窜一窜,就逃出了游泳大厅,留下欣然在大门口破口大骂:“张凡,董江北,你们两个给我等着,敢算计你姑奶奶,卧槽找死!”

    两人一阵狂跑,一直跑出山庄,跑上对面的山坡,这才跌坐在草地上,大口喘气!

    董江北一头大汗,哭丧着脸:“张凡,你什么破针,扎下去比不扎更凶!完了,以后没法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怪你,摁个娘们也摁不住!”张凡没好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会点穴吗?啪啪给她点个死穴不就成了?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我难道不知道点穴?关键是点穴之后,脉路元气不通不畅,那时再下针,针灸作用减半!”

    “别在这瞎逼逼了,什么破神医!”

    两人你埋怨我,我埋怨你,都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董江北的手机响了,竟然是他老总打来的。

    董江北的脸立刻白了,身板挺直,恭敬无比地道:“宋总是您呀,我江北!”

    “江北呀,怎么回事?我听欣然说,你们俩闹了点意见?”

    “宋,宋总,没,没什么事,就是欣然和我同学闹了一点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欣然给我打电话,哭得很厉害,你在不在她身边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跟同学在一起,嗯,我我马,马上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小董,我跟你说,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从小娇惯,脾气不好。你们两人认识之前,我已经跟你交待过了,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挂了。

    老总这话说得是相当地严重了!

    “我已经跟你交待过了”,意思是说,你既然知道她脾气不好也同意跟她处,那么现在,你就得让着她!否则的话,“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董江北沮丧地放下手机,把头埋在双手里,小声地哭了。

    张凡也不知道怎么劝,其实也无法劝,这祸是张凡惹下的,董江北人在屋檐下,哪敢不低头!

    哭了一会,董江北站起来,“张凡,我得去见她了,见她越晚受的惩罚会越大。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什么话也说不出,望着董江北远去的身影,惭愧得直想跳河!

    悻悻地开车往江清市内赶。

    刚进市区,天已经快黑了,想想,回张家埠也没什么事,恰好韩淑云和乐果西施都已经在市内买了房子搬来住了,便开车来到韩淑云的新家。

    见张凡主动来了,韩淑云如同偏得一般,乐得合不拢嘴,一边帮张凡脱鞋,一边道:“你真有眼光,你选的这房子住起来特舒服,也安静。”

    张凡看着跪在地上巴结地冲他媚笑的俊女子,不禁替董江北不值:董江北,凭什么呀,难道为了一个饭碗,就非得受母老虎的恶气?大丈夫生来一回,不是专为受恶妇之气而投胎的。

    韩淑云见张凡心情不好,忙陪笑脸,收拾收拾,两人睡下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张凡给董江北发去条微信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董江北回道:“老兄,惨着呢,跪开口笑干果,跪到后半夜三点多才让起来,膝盖都硌烂了,这会肿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一张照片发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董江北膝盖红肿不堪,有几处细小的口子往外渗血。

    张凡怒气冲天,咬牙回道:“不跟她玩了!胖揍她一顿,然后从公司辞职,到我们天健来,咱哥俩一起闯事业。”

    “我难道没想过吗?但是,你那里是私企,我妈知道了会疯!”

    正要再回微信,突然乐果西施打来了电话,哭着闹着道:“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哪干你什么事?”张凡心里正有气,听见乐果西施又要犯醋,不禁怒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,你肯定是跟韩寡妇在一起!我不活了!”乐果西施在电话里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家等着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韩淑云听见了,在一边也哭了起来:“这个臭卖药的,也不要逼脸,见天跟着男人死缠!你去吧,去吧,去了就别再回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跌坐在地上,堵住了张凡的去路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更加烦恼,女人们,你们可不可以不闹?

    “闪开,我出去!”张凡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走,你就先把我踹死,从我身上跨过去!”韩淑云手拍地板,哭天抢地。

    张凡见状,心想:再闹一会,楼下邻居肯定报警了。

    随手抓起韩淑云,像抓小鸡似地提起来,往床上一扔,二话不说,几把将衣服扯开,露出后背,用膝盖压住身子,使她动弹不得,然后掏出玉绵针,嗖嗖七针,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针到哭也停!

    韩淑云挣扎扭动的身子立即平静下来,气也喘匀了,眼泪也没了,侧过脸来,用泪汪汪的眼睛,可怜巴巴地冲张凡讨好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凡拔出毫针,话也不说,走出门去。

    到楼下开了车,直奔乐果西施的家里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也是刚买的二手房,没怎么装修,就住了进来。张凡进屋之后,乐果西施还在哭,也不抬头,只顾抹眼泪,香肩耸动,等着张凡去哄她。

    张凡也不哄也不劝,冲上前,一把抱起来,摔在床上,三下五除二,将玉绵针掏出来,对着她的雪白后背便要下针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也不挣扎,摆出副“人是你的,任你所为”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张凡反而心软了下来,心中一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