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59章悍筋

    一哭闹就给人家打针,这是不是有点虐待呀。

    一朵花似地水灵灵的少妇,我却这样对待人家!

    不好,这样很不好!张凡摇头暗笑。

    慢慢收起玉绵针,坐在床上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上回尝过驯妒镇悍七星针的滋味,那针如甘泉,下针后全身舒畅,回味无穷,因此见张凡又要下针,喜出望外,正安心等待,不料张凡却停了手,她不禁悻悻道:“怎么不扎了?”

    张凡有些歉意地抚了抚她的俏脸,心想:要是能有一种办法,能彻底解决问题就好了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脑海中忽然想起《玄道医谱》上说过,凡妒妇悍妻,身上都有一段“悍筋”,乃是前世孽债所遗下的,今世注定要妒悍无比,古时曾有名医针挑悍筋,效果极佳,不过张机张仲景却不赞同这种粗野方式,因此此古法在《玄道医谱》中未记下来。

    想想,若是能找到那段悍筋,以古元真气加小妙手将悍筋点酥、点麻,镇住不动,那岂不是事半功倍?

    何不在乐果西施身上找找?

    “你把眼睛看着我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翻过身,仰面望着张凡。

    “我要试验一个点穴疗法,你协助一下行不?”

    其实,张凡一进门,乐果西施的气全消了,心里剩下的全是爱意,哪有拒绝之理?

    “你随便吧!不用问,老早就说过,这副身子就是你的,你爱怎么用就怎么用!”说完,脸一红,扑到张凡怀里。

    张凡抱着轻拥了一会,便动手除去她身上衣物,心中却一边默默回忆《玄道医谱》中的易筋经,将女子全身筋络图在脑中复现一遍,对照她身上的具体部位,一一验明正筋,然后道:“此刻,你还在生气韩淑云的气吗?”

    “生,当然生。我恨不得零撕她。”一提起情敌,情意绵绵的小绵羊,马上露出凶相,乐果西施愤愤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,保持这种心态别变……”张凡一边说,一边皱皱眉头,将神识瞳打开,注视着乐果西施眼里的神气。

    透视之下,只见她眼里不断冒出一闪一闪的灰色神气。

    易筋经“五气法”上讲,怒气为黄,病气为黑,妒气为灰,杀气为红,思气为蓝。各气各有其色。

    眼见得乐果西施眼里的气是妒气了!这说明她确实正在妒恨韩淑云。

    张凡小妙手从下自上,五指灵动,不断点中她身上各处筋经,同时观察她眼中气色的变化。

    当小妙手点到肩胛骨附近天鼎穴时,只见乐果西施眼中的妒气攸然消失,变成一团无色如水的和气!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动:有门儿!

    那么松开手呢?

    张凡轻轻移开手指,再去观察乐果西施眼睛。

    只见其中又恢复了灰色的妒气。

    呵呵,张凡几乎笑出声来:众里寻你千百度,募然一掐,悍筋正在,脖子耳根处!

    可以断定,悍筋就在这里!

    张凡以神识瞳仔细向其内观察,隐隐发现这里有一段粗筋大经,与别处徊然不同:它直而粗,约有手指长短,从扶突穴到天鼎穴之间!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,叉开小妙手中指和食指,分别点在扶突和天鼎两穴之上。

    一股古元真气源源射出,激刺二穴位!

    “啊!”乐果西施身子一抖,尖叫出声来,同时,脸上红红一片彩霞飞!

    “怎么?”张凡心中一颤:她反应这么大,是不是要坏事?这个位置乃是大动脉附近,若是点瘫动脉,脑部失血,后果严重!

    “西施,怎么了?”张凡紧紧抓住她香肩叫道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微喘几口气,杏眼半闭半睁,长长睫毛之下,闪闪烁烁全是情,慢慢地,从喉咙中轻轻冒出两个字:“舒服!”

    张凡出了一口气:妈呀,吓人!

    “我叫你更舒服一点!”张凡来了信心,言毕,妙手一抖,再轻轻一抹,顺耳根往肩胛那么一抹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乐果西施轻吟一声,一股酥麻的感觉,从脖子侧面直窜向下,全身直接颤抖不己!

    过了两秒钟,张凡松开手,扶乐果西施坐起来,并不说话,笑眯眯地观察她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呀!刚才把人家全身都点到了,还没看够呀!”乐果西施启齿一乐,回过身抓起衣服穿上。

    张凡下了床,假装往门外走,“好了,既然你没事了,我得去韩淑云那里一趟,今晚就在她那住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注意乐果西施的反应。

    乐果西施启齿一笑,温柔地道:“也是,韩淑云也是够可怜的,没爹没妈,娘家哥哥也不管她,你应该多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“真心话?”

    “百分百真心话。我这心里一点嫉妒都没有。只要你高兴就行。”乐果西施的声音越发地温柔,走过去,把张凡的鞋子从鞋柜里取出来,跪在地上要给张凡穿鞋。

    张凡有点不敢相信:这是真的?莫不是装的吧?

    便伸出脚,让乐果西施给穿好鞋,告别出门。

    一边往楼下走,一边等着乐果西施疯喊着追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最终什么动静也没有。

    真是驯妒成功了!

    人家既然如此不妒不悍,我当然要对人家好一点了。张凡忙回转身,走回去……

    跟乐果西施腻了一上午,中午睡了一觉,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。

    看到身边熟睡的乐果西施,张凡想到董江北有救了,心中一阵欣喜,忙给董江北打电话:

    “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在公司上班呢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把欣然约出来,我跟她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我已经被你给坑苦了,还想害我跪开口笑?”

    “兄弟,我好意思坑你第二次吗?信不信由你,我已经找到了驯妒妙术,别说你一个欣然,就是十只母老虎,我也叫她们个个变成小绵羊。”张凡着急地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上回失手,这回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过来试试吧。如果被她把你打了,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妥妥地!”

    张凡嘿嘿一乐,开着车,去商店买了几样水果礼物,便去了欣然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