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62章女一号

    欧阳导演拍过好多广告片,有几条还上过大华国国家电视台,名大气粗,他认为,投资方能雇到他这样的导演,是投资方的幸运。

    因此对于周韵竹这样的大老总,他说起话来也是相当地冲:“周总,我不得不提醒你:你是老板,是投资方。而我是具体的实施者!我定下来的一切,不得更改。如果你确实想听别人瞎逼逼,那你只好另请高明了。我不愿违心拍摄非专业的东西,那样会毁了我在业界的崇高声誉!”

    欧阳导演一句“瞎逼逼”骂出来,令周韵竹相当地不爽:她爱的张凡,竟然被别的男人当面谩骂!

    “你最好老老实实地把片子拍完,”周韵竹俊俏的小脸一拉下来,相当地怖人,“谢谢你还知道我是投资方!跟你直说吧,你们这些导演、演员,我们投资方雇你们,是赏你们碗饭吃!摆正自己的位置,你是给我打工的!别动不动就拿罢拍来吓唬人!我长这么大,是别人吓大的吗?要滚不留!把前期投入的场地费、器材费、劳工费全赔给我,然后滚远点。要留的话,给我老实当孙子!别老把自己当头蒜!”

    欧阳导演被周韵竹一席话,给镇住了,心中打起小鼓来:眼前这位美人,是天际的二把手,天际是什么存在?有黑背景的。

    天际要是想整死我这个小导演,简直易如反掌!即使不整死我,光是这笔前期投入费,就是可能是笔相当大的数目!

    惹不起了!

    看来,我得按照这个姓张的意思去做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同意修改创意。”欧阳导演羞恼不堪地屈服了,就像所有色厉内荏的装逼者一样,一遇到硬点子,直接崩盘了,连脸都顾不得要了!

    “一个满嘴脏话出口伤人的角色,我的广告创意不需要你同意,需要你去执行。”周韵竹恨恨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执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光执行就成了?”周韵竹严厉地道,“你刚才出言不逊,还不向张先生赔礼?”

    欧阳导演尴尬了一下,没有动,毕竟这么多的演职人员在场,太下不来台了。

    张凡心地宽厚,并不是那种痛打落水狗的人,见导演为难,便道:“周总,算了,他知道错就行了,不争他道不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道歉!否则我叫你难看!”周韵竹平时温文尔雅,但有人惹到她的爱人,她就露出另一面了。

    欧阳导演见拖不过去,只好走到张凡面前,深深地鞠了一躬,道:“对不起,张先生。”

    张凡伸手拍了拍他的肥头,道:“这么大的导演,给我一个小村医低头认错,也不怕业界传出去没脸见人?记住这个教训,以后别装逼,要装人!”

    “是是,不装逼,要装人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一挥手:“欧阳,你马上叫创作班子搞广告词,按张先生的创意,高端高雅高尚,三高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三高原则。”欧阳导演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还是换写手吧。”周韵竹突然改变了主意,“先前那个班子不行,换那个网络写手班子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演职人员见僵局解决了,今天的工资没问题了,都跟着笑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,大家继续准备工作,一边等新的广告词传过来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,送盒饭的那边打来电话问午餐要什么,周韵竹手捂手机,问张凡:“小凡,你喜欢吃什么?米饭炒菜?还是包子饺子?”

    “饺子吧,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馅的?”

    “芹菜馅,瘦肉加虾仁!”

    周韵竹冲手机道:“饺子二十份,芹菜瘦肉加虾仁!”

    周围的演职人员暗暗吐舌头:妈呀,这女老板好疼这个小村医哪!

    刚刚吃完午饭,网络写手广告创意班子发来了新撰的广告词。

    张凡和周韵竹看了几遍,觉得很不错,完全符合“三高”政策。

    于是,当场拍板就用这套方案了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是下午三点了,正是最适合室内外拍摄的时间,阳光相当充足,若是过了四点,太阳斜西,演员的身影拖得太长,影响效果。

    然而,上午就该到场的主角儿,到现在还没个影子。

    周韵竹焦急地问欧阳导演:“怎么搞的?那个明星小心心怎么还不到位?已经晚点五个小时了!”

    “她电话不接,是不是另有应酬!”欧阳导演道。

    “哼,她今天拿的是谁的钱?是我的!”周韵竹生气了说,“继续打电话!”

    其实,欧阳导演并不是没打通小心心的电话,而是不敢催她!

    她可是有大老板捧着的红角呀!

    惹不起!

    弄不好,明星主角罢演,今天的戏台可就白搭了!

    “周总,这,这,这个嘛,心心小姐一定是,是有事耽搁了。”欧阳导演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像萎掉的茄子。

    “有事为什么不打个电话过来说明?”周韵竹冷笑地道,“是不是要耍大腕儿呀?给她发信息:半个小时内不到,就不要再来了,我这边直接换人!四条腿的狗不好找,两条腿的女主角难道还不好找?”

    这个小心心去年还没有任何名气,不知为何,今年以来突然上了好几个大剧的女一号。

    她的演技相当地拙劣,只是导演偏偏要用她。

    而她竟然真的把自己当大腕了儿。

    欧阳导演给小心心发了条短信,告诉她周总这边要换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招真灵,不到二十分钟,小心心便坐着商务车来到现场。

    车门开处,两个黑衣男助理先下车,走到前门,打开门,用手遮着车门顶部,小心心慢腾腾地从里面钻出来,却没有朝这边看,而是轻轻地掸了掸前胸上的什么东西,然后,前呼后拥地朝摄影棚走来。

    十几个拎着相机在基地里到处追星的狗仔,不知从哪里闻出来的腥味,一转眼就拥了过来,纷纷架起长枪短炮,给小心心拍照,一时间,场面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心心相当享受这种场面,戴着一顶白花帽子,像欧洲农妇那种帽子,绿色蛤蟆镜把鼻子压住,嘴唇血红,脖子上围了条灰不灰黑不黑的围巾,虽然天不太冷,却赶湿毛故意穿了一件肥大不合身的加拿大鹅薄羽绒服,有点像胯部脱臼似地,扭着腰胯,款款地走来,一路走,一路冲狗仔们招手。

    而她的八个黑衣助理,前后左右拥着她,好像真有人要来刺杀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,准备工作做好了吗?没做好的话,找我来做什么?要知道,我的时间很值钱的!”小心心一进影棚,便冲周韵竹和欧阳导演道,同时掏出化妆镜,鼓捣了一下红红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都准备好了,不然的话,哪敢惊动心心小姐。”欧阳陪着笑,“您看,这是您今天的台词。”

    小心心扫了一眼,皱眉道:“不是说,我有十几句台词吗?怎么这上面只有两句?”

    欧阳导演便把换台词的事讲了一遍,然后说:“主要是考虑您没时间背台词,所以进行了精简。”

    “啊!你这是对大明星的不尊重!”小心心叫了起来,“两句台词?给群众演员去说都嫌少!要知道,我是一号,女一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