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63章我男人来了

    张凡在一旁规劝道:“台词不在多,而在份量。这两句其实很出彩,相信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!”

    小心心一扭头,一脸的生气,好像看见一头牛走进了殿堂那样,手指张凡道:“我和导演在讨论剧情,你乱插什么嘴?知道自己的身份吗?知道我的身份吗?助理——”

    “在,心心小姐,有什么事?”助理向前一步,雄纠纠地道。

    小心心伸出中指,指定张凡鼻尖,尖声喊道:“把这个人给我屏蔽掉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四个黑衣助理应了一声,上前便揽住张凡的胳膊,卯劲往外拖,并且吼道:“走开走开!”

    不料,任他们怎么使劲,张凡一动也不动,如立地生根的木桩子。

    “咦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四个助理打量着张凡,只见张凡面带微笑,如同看小虫子一样看着他们,那表情十分的轻视。

    四个人拖不到他一个人?

    这人是不是有绝世武功呀!

    四个助理心中乱颤:高手呀,惹不起!

    想到这,四人慢慢退后,用恐惧的眼光看着张凡。

    “笨蛋!你们四个是白吃饭的吗?”小心心说着,抬手就给了一个助理一巴掌。

    助理捂着脸嘟囔:“拖不动嘛!要不您来试试?”

    小心心见助理如此,便对张凡吼道:“不愿走可以,在这老实站着,最好闭上你的逼嘴!”

    周韵竹心中一恼:怎么,今天这是第二次有人当场骂张凡了!

    “张凡先生是投资方老总,你注意自己说话的影响。”周韵竹上前,指着小心心教训道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老总少总,没有十句以上台词,本大明星根本不给你们拍!”小心心脸上一拉,一甩手,转身就往外走!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这一招准把对方治服,答应她的全部无理要求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气得鼓鼓地,暗暗惊诧:怎么,文艺圈烂人这么多,这么张狂?

    “心心小姐,”周韵竹严肃地道,“你只跟我们签订了拍摄合同,合同并没有写多少台词,而且这两句是我们第一次提供给你的台词,我们没有改动,你便没有拒绝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本大明星想拒拍就拒拍,别说你们这芝麻大个广告片,就是一百集的大连续剧,拍到一半,本小姐也照样走人!”小心心根本没把周韵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以为你是大腕,其实你不过是有人捧几集连续剧的小角色。”周韵竹讥讽地道。

    “贱人!敢骂本小姐!”小心心脸色大变,抡起手里的路易威登就向周韵竹砸过去。

    张凡微笑出手,在空中将手包抓住。

    仅这样轻轻一抓,手包已经被撕成两片。

    “啊,你弄坏了我的v!小子,你知道这是谁给我买的吗?你知道它值多少钱吗?”小心心红了眼睛,咬牙切齿地冲张凡吼了起来,“你们两个狗男女!一个母牛吃嫩草,一个小白脸吃白饭,麻地还想打我,我叫我老公过来,直接断你们的腿!”

    小心心胆气极燥,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句“老牛吃嫩草”,惹翻了周韵竹,她向前一步,抬手一巴掌,正正地烀在小心心脸上。

    蛤蟆镜掉在地上!

    煞白的脸上,立时起了几道红红的印子!

    小心心惊呆了,捂着脸,眼睛惊恐不堪。

    “有娘养没娘教的东西,什么大明星,就是一个三流戏子!”

    周韵竹一边骂一边扬手又要打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打别打!”欧阳导演上前拦住周韵竹。

    欧阳当然知道,如果小心心在这里吃了亏,她背后的男人会找他麻烦的。

    见有人拉架,小心心的胆气又来了:“狗杂种,臭女人,你等着,我男人来了,把你屁股削下来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又是一巴掌,清脆地搧在小心心的脸上!这一下更重,她鼻孔里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八个保镖见状,不敢不履行职责,一下子围上来,有的护住小心心,两人伸手来推周韵竹。

    “别碰她!”张凡低声说了一句,随即伸出手向那几个保镖一拍。

    八个人纷纷向后倒去!

    有的摔在几米之外,有的直接跪地站不起来,有的甚至死尸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周韵竹扬起手,要继续打。

    欧阳导演大惊失色:坏了,这事要惹祸了!小心心身后的势力,可不是闹着玩的!那人可是一个大佬呀!

    “周总,周总,行行好,行行好,别打了,小心心打不得呀!我们会惹大祸的!”欧阳导演哭丧着脸,挡在周韵竹面前。

    周韵竹鄙夷地看了欧阳一眼,轻蔑地道:“告诉你,有张先生在,谁来都不好使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,呜呜呜,老公我不活了!没脸活了,有人打我,毁容了……在基地呗,你快带人来,把这两人个废了!”小心心冲着手机哭诉。

    然后收起手机,十分得意地喊:“如果你们两个是从娘肚子里出来的,就不要走!我男人马上到!”

    欧阳导演脸色越来越苍白,声音颤抖:“快,快走吧!周,周总,你们不走,我可是要走了!你们知道来的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是谁他也得讲道理**嘛。”张凡轻描淡写一句,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小心心满脸挂着“刑场围观者”的恶笑,从鼻子里哼出一句:“想死还不容易?我男人来了,分分钟叫你们残废!”

    过了不大一会功夫,只听一阵急促的喇叭声自远而近。

    三辆跑车呼啸而来,吱嘎几声,停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后面两辆车门无声打开,跑下来几个人,到第一辆车前,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里面慢慢站出来一个络腮胡子,块头很大,少说也有三百来斤,满脸挂着凶气,威风相当大,在几个保镖的紧密簇拥下,大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一见后台来了,小心心反而不说话,哭得香肩耸动,样子十分委屈。

    络腮胡子走上前,把长着黑毛的大手放在她肩上,轻轻摁了摁,声音却是十分温柔:“心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强总,你再晚来一步,就看不到你的小心心了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指给我看,哪个打的你?”

    “强总,”小心心似乎再也憋不住,猛地扑到他怀里,手指张凡和周韵竹,“就是这两人男女!我鼻梁都被他们打塌了!强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哭,不要哭,乖,不哭。说,你想怎么处理他们?”强总的口气有一种十分可怕的冷静。

    “强总,你看着办吧!反正我已经被打成这个样子了!”小心心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强总轻轻扫了张凡和周韵竹一眼,松开小心心,掏出一支香烟,旁边的一个人立马把打火机打着火凑过去。

    强总深深吸了两口,弹了弹烟灰,温柔地说:“男的剁只手吧,女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此时刚刚正面看到周韵竹,不禁眼中一亮:好个风情万种的贵少妇!

    “是省城海虎文化娱乐投资公司的强总吧?海虎在全省很有名气,早就听说过,没想今天有幸见到强总……”周韵竹微微一笑,向强总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强总身上立刻有一些部位发烧发热,这女人,绝对迷人,比起小心心那种萝卜似的瘦鸡,不知要消魂多少倍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