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64章门家一条狗

    “过奖了,这位女士,我们海虎公司也不过是刚刚起步两年。不过,我们有香州门氏集团的大资金背景,片源很充足,发展是相当迅速。不知这位女士可否有意与海虎合作?”

    强总说着,眼光直直地盯着周韵竹鼓鼓的前身,如同鱼钩一样钩在她的衣扣上。

    周韵竹微笑着,没有回应,与张凡交换了一下眼色。

    强总以为周韵竹心中活动了,进一步劝道:“以我们海虎的实力,让一个跑龙套的群众演员蹿红一线明星,也就是三两个月的时间,何况这位女士姿色出众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伸出大手,向周韵竹脸上摸来。

    周韵竹一闪身,躲开了脸,那只大手便拍在了她的肩头上,并且停在那里,轻轻抚摸着。

    周韵竹抬手打掉他的手,慢慢道:“强总想多了。我是从事化妆品行业的,与戏子挂不上边。”

    说着,斜了小心心一眼。

    小心心见强总移情到了周韵竹身上,又气又恼,用眼睛一眼一眼地瞟强总,希望他能把眼光重新回到她这边来。

    “毕竟,每个女人都有成为一线明星的心愿吧?难道你就不动心?如果你点头的话,明年的鸡奖就是你的!”强总拍着胸膛,相当激动。

    “我不感兴趣你那行,我感兴趣的是,你们海虎公司怎么会捧红这么一个贱人?!”周韵竹指着小心心,一脸不屑地道。

    “强总,他骂我是贱人!”小心心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强总把眼皮闭了一会,慢慢睁开,又是吸了一口烟,吐在保镖脸上,温柔依然地道:“这两个男女不识时务,给脸不要,非要屁股。好吧,那就动手吧,男的剁手,女的割脸!”

    “是!执行。”一群保镖立正回答,然后大步向前走来。

    “慢!”张凡一挥手,眼睛一瞪,冒出一股古元真气,凛然地阻止住向前的保安。

    咦?保安们心中一凛:这个人眼里两道凶光,太可怕了。不禁有些胆怯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张凡很感兴趣地问,“难道强总是给门氏打工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呀!什么叫打工呢?我是门氏集团门家庆董事长特聘海虎老总!门氏!听清了吗?是门氏!”强总很有些不耐烦了,声音提高一些,但仍然保持适度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噢,这样呀。”张凡说着,拨通了一个号码,并且用了免提,“欧阳阑珊女士吗?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张凡先生,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!”

    是欧阳阑珊的声音,甜甜的,腻腻的,听得周韵竹差点怄吐,她不禁皱了皱眉:张凡怎么搞的,跟门氏也有联系?

    门家那个小狐狸欧阳氏,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!上次在市里召开的投资方宴席上,周韵竹见过欧阳阑珊,一脸的狐媚,一看就是专事迷惑男人的贱货。

    “有个姓强的,说是你们门氏……”张凡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强总一听,冷笑起来:“你这个小白脸,原来认识我们老总的妻子?那也没用!她会告诉你,跪下让我打!“

    欧阳阑珊的声音又传出来:“噢,你说的是海虎娱乐呀,对对,小强子,我们家门总聘任的一个基层经理,小负责人,怎么了啦?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惹到他了!”

    “你,惹到他了?”

    “对,他生气了,带人来,要砍我一只手,还要划破我手下经理的脸蛋,阑珊哪,你得救救我呀!我很害怕。”张凡笑道。

    “张神医,你好幽默!我还不了解你吗?门总手下特战队员被你打成什么样我没看见吗?既然小强子惹到你了,你该打就打,他是我家的狗,打死了换一条就行了,不用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强总尖起耳朵,听得清清楚楚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阑珊,你越是这么客气,我越是不好意思出手打你家的狗。这样吧,还是你亲自跟他说说吧,这样免得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张凡瞄了一眼强总,强总的脸色此时已经变得如同死灰一般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把电话给小强子。”

    强总弯着腰,把手机接过去,放在耳朵边,“欧阳夫人,是,是,是我,小,小强子,我,我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强子,你听好,你现在最好跪下,让张先生打得开心了,否则的话,我救不了你!”欧阳阑珊气愤地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,你……”强总还要说什么,欧阳阑珊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秋风有点冷,可是强总的脸上却冒出了汗珠。

    欧阳阑珊最后那句话,让强总心胆俱裂了!

    一股恐怖,袭上强总心头:门氏,门家庆,欧阳阑珊……

    ……我姓强了就是他们的一条狗,人家想让我死,说勒死就勒死,连个屁都来不及放!

    门家庆可是有泰龙集团这个杀手集团为背景的,门家庆对谁不满意,那就是谁的灾星降临了!

    强总心里在盘算着怎么了了这个局!

    可笑的是,此时小心心因为站得远,刚才根本没有听清手机里说的什么,还在得意地问道:“强总,难道砍一只手够解恨吗?”

    强总大喝一声:“跪下!”

    小心心不知强总在冲自己喊,以为是叫张凡跪下,她立时假借强总威风,冲周韵竹喝道:“小贱人,听到没有,强总叫你跪下!”

    强总指着小心心鼻尖骂道:“贱人,我是叫你跪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?”小心心一脸不解,以为强总疯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强总一个巴掌搧过去,给小心来了一个满脸花:“快给周总和张总跪下道歉!”

    小心心弱柳嫩枝,这一巴掌打得她身体一倾斜,不由得跪了下去!

    强总揪住她长长的头发,往周韵竹面前一搡:“周总,都是我管教不严,冒犯您了,您说吧,怎么处置这个臭娘们儿?”

    “强,强总……”小心心胆战心寒,万分困惑,这个强总怎么突然就变脸了?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耳光搧过来。

    小心心被搧出两三米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挣扎了几下,刚要站起来,被强总再次揪住头发,把头往地上一摁:“快给张总周总道歉!”

    小心心这才彻底明白:强总再威风,在周韵竹面前不过是垫脚石的角色,更何况自己本是强总一手捧起来的,他可以一夜间叫她在文艺圈里消失!

    “周总,张总,”小心心哀求道,“是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,您要打要骂全凭您,就是别叫强总废了我!我成名之路不容易呀!”

    欧阳导演见强总如此惩罚小心心,便帮腔冷笑道:“成名?你以为自己成名了?以为自己是头蒜?没有强总扶持,站街都没人理!”

    “欧阳导演,对不起,我以前在您面前也多有不敬。”小心心此时是彻底放低了身段,谁也不敢得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