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66章豪门绝秘

    “我对男人,太了解了。尤其像你这种未经世面、心地还算纯洁的男人,你怎么可能瞒得过我?”

    欧阳阑珊似乎很伤感,一边说,一边起开葡萄酒,给自己倒了一杯,仰面深深地喝一口,用餐巾轻轻抹嘴,脸上泛起微微的细润红光,如芭比娃娃一样好看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瞒的!”

    张凡心虚地说着,自己倒了半杯红酒,一边呷一边在心里嘀咕:莫非,这个精灵的女人怀疑到上次我那句问话?

    张凡一直有些后悔:上次在酒店里,他不该问欧阳阑珊是门家庆的几房妻妾?最不该问的是“他只有一个子女,也就是你的儿子,对不?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明显地在怀疑:门家庆前三房都没怀孕,怎么就你第四房怀上了?

    其实当时张凡问过之后悔青了肠子,因为他明显地看到欧阳阑珊的脸上神色立马不对,那场面窘迫而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的怀疑是对的!”

    欧阳阑珊苦笑了一下,一扬脖,把酒干了,洒杯重重地顿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我怀疑啥了?哈哈。”张凡假装无辜地笑着,笑得其实比哭难看。

    “都是聪明人,何必这样遮掩!你在怀疑我儿子是不是……”她说到这里,忽然欠起身来,把头靠近张凡,小声道,“是不是门家庆的亲儿子!?”

    张凡如同被抽了一个耳光,脸上热了起来:被别人看透心思,感觉像是大庭广众之下鸡架门开了。

    看来,再隐瞒也没意思了,顿了一下,面露尴尬,喃喃地回答:“嗯……是有这么点想法……我当时在想,门家庆的前三房妻妾都没生育,难道个个都是妻妾的毛病?一准是门家庆的毛病,所以,自然地……就……怀疑你的儿子是不他亲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现在对这个事情怎么看?”欧阳阑珊追问道,伸手捏住张凡的手背,“不说实话的话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。没想法。”张凡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欧阳阑珊把手松开,眼里散出得意的神色,口气相当地自豪:

    “其实你非常想知道真相是吧?呵呵,那么,我告诉你吧,我儿子和门家庆没有一毛钱关系!”

    语出惊人!

    从一个女人的嘴里,竟然骄傲地说出这样的话来:孩子不是丈夫亲生的!

    而且这个丈夫不是一般的丈夫,那可是在世人眼里神一般存在的门家庆呀!

    难道,千亿商业帝国的唯一继承人,竟然是个冒牌货?

    这可是大地震一般的新闻!

    张凡即使此前心中己有几分怀疑,眼下听了,也是受到冲击,不禁脸色苍白,手背都凉了:这个女人,真是胆大妄为!竟敢在门家庆这个太岁头上动土!

    张凡紧紧地盯着欧阳阑珊:美艳的模特花,她告诉我这些,究竟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阑珊女士,这玩笑开大了吧?”张凡呷了一口酒,故作镇定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听听详情吗?”欧阳阑珊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此时我说我不想听,那么我就显得不诚实了。”张凡又呷了一口酒,心里被这天大的秘密给勾得嗵嗵直跳,毕竟探人**,是国人的一个乐趣基因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。当真人不说假话。”

    欧阳阑珊微微一乐,眼光往门边一瞟,走到门边,打开门向外看了看,然后回身关上门,重新坐下,小声娓娓叙道:

    “那时,门家庆刚刚认识我不久,一直在追求我。就在这时,我在一个偶然的场合下认识了我的爱人。他是一个潜水工程师,人长得高大帅气,蓝蓝的瞳子,高高的鼻梁十分迷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,我在香州海边游泳,不慎被潜流卷入海底。同游的朋友在岸上呼救,正在附近潜水工作的他,急忙赶过来,潜入十几米的深水,把我捞了上来,然后到岸边给我做人工呼吸,把我救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,我不是为了报恩,是真的爱上了他,爱得死去活来。后来,我去澳洲拍一个广告片,他突然从香州打来电话,他公司要去太平洋海沟进行一项深海探测工程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,这项探测非常危险,以前曾经有三个同事先后葬身海底。我劝他不要去,但他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如果此次探测成功,他将获得数百万的酬金,我们就可以在香州买房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可以挣钱买房,他说他绝不会成为被女人养着的男人。而且,这样的冒险,对他也是一个极大的吸引。”

    “尽管我哭着不让他去,他还是义无反顾。我说,我这辈子,就想为他生个孩子,如果他有什么意外,那可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再说什么,就后就去了太平洋。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后,从太平洋传来了噩耗,他果然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一段时间,我几乎没有生活下去的勇气,几次要自杀,要随他而去,都被母亲和姐姐们及时发现救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天,一个神秘的律师,秘密前来找我,给我看了我爱人出发前立下的遗嘱,遗嘱上写着:如果他出了事,他所有的财产都交给我。另外,他在香州某医院留下了经子,万一他此次在太平洋上出事,请我自由选择是否人工授经为他生下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这些并不是十分令我震惊,律师随后拿出一封他的亲笔信,我看了之后,简直崩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他出发之前写给我的绝笔信。信中说,他此时手机和邮件都被监控,生命处于危险之中。门家庆派人来,给他下了最后的通牒,要他做一个选择:要么去太平洋参加海洋探测,要么欧阳阑珊就会在澳洲出车祸而死!”

    “原来,门家庆早就看上了我这个香州选美小姐冠军,现在要清除我身边的障碍,利用这次探测工程,搞一个陷阱,害死我爱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人明知此去必死,但他仍然在最后时刻选择了去太平洋深海海沟探测,把生的机会留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据正式的调查报告,他是死于海底鲨鱼撕咬,而私下里却有同事透露,当他从船舷刚刚潜入水面之下时,本来停机的螺旋浆发动机突然启动,他被巨大的水浪打晕,卷入水底……本来抛锚的探测轮船,怎么可能突然启动?那是要害死我爱人哪!”

    “他走后,门家庆便天天上门纠缠我。我无法躲避,因为在香州没有人能跟门家庆叫板,况且,我还有母亲和姐妹,门家庆什么手段都会干出来。我本想一死了之,但大仇未报,死不瞑目。后来,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奇妙的主意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欧阳阑珊打住不说了。

    话己至此,说与不说,张凡都已经明白了,欧阳阑珊的复仇过程是:门家庆,你要我未婚夫的命,我要我未婚夫的儿子接你的门氏江山!

    “然后,”张凡平静地道,“你就跟门家庆结了婚,婚后,你秘密去那家医院人工授经怀孕,生下了你前男友的骨肉!”

    欧阳阑珊慢慢点点头,眼里出现痛快淋漓的神情,仿佛用刀狠狠地剁下了门家庆的一只手那样快意。

    一入侯门深似海。豪门恩怨的故事,古今中外,精彩纷纭,但情节令人拍案惊奇的,也只有欧阳阑珊导演的这一出戏了!

    “可是,我有一点非常不理解:这样一个绝顶秘密,你为何要透露给我?不怕我拿这个去门家庆那里报功领赏吗?要知道,这个赏钱可以是天文数字。”张凡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怕,哼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说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,你是个聪明人!你明白,门家庆会先给你赏钱,然后会秘密干掉你,他不想知道这种丑闻的人活在世上!”欧阳阑珊肯定地道。

    确实,谁把这个事情告诉门家庆,谁就是往自己脖子上套了一根绳子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究竟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欧阳阑珊看着张凡,握住他的手,“因为,我知道你无所不能,我要求你帮我度过难关!”

    她的手很软很凉,如羊脂玉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