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67章易容

    “我能做什么?”张凡摇头一笑,手轻轻一翻,把她的手握在手里,轻轻抚摸着。

    “孩子现在一天天长大了,现在已经六岁了。”随着张凡的抚摸,她的脸色渐渐淡红起来,眼里泛出的光格外惬意温柔,声音也甜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六岁怎么了?所有的孩子不是都要一天天长大吗!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知道,所有的孩子都有一个特点,越是长大,他的面部特征越是明显,越是像他的亲生父母……”欧阳阑珊忧愁满面,低下头,把手从张凡手中抽出来。

    张凡一惊:是这么回事!婴幼儿小脸蛋圆圆的,所有婴幼儿长相差不太多,长大之后,就会有明显的面貌特征。

    “你是担心,孩子长大了,门家庆会发现孩子长得不像他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欧阳阑珊用力地点了点头,“如果他发现了这点,就会产生怀疑,接下来,他肯定做一个亲子鉴定,那样的话,就真相大白了。那时,我和儿子的命运可想而知!”

    是呀,以门家庆的性格,这母子二人断无生路了!

    “我能帮你啥?能帮你儿子易容?不会。”张凡为难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神医,我相信你能办到。”欧阳阑珊又紧紧抓住张凡的手不放,“你已经展现过你那么多的神技,易容对你来说,并不是很难的。帮帮我!”

    张凡不禁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小妙手:

    它削铁如泥,它能消脂清血,也许,它也能塑造人脸造型?

    “即使我真的能做到,实际操作也很难。你想想,你儿子突然有一天变成另外一个模样了,门家庆岂能不怀疑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个死脑筋!”欧阳阑珊嗔笑道,“我就不会带孩子出国做个长途旅行?一年半载的再回来,那时门家庆发现孩子变化了,也只能认为是孩子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不好。孩子的面相不断变化,在成人之前要做好多次易容,难道每次都在海外旅行一年?办得到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可不可以进行一些微小的改变,每次给孩子脸部变化那么一点点……”

    这倒是可行的!

    张凡深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凡,我求求你了,你总不能眼看着我儿子被门家庆给害死吧!我相信,只要门家庆发现有假,以他的为人,一定会对儿子下毒手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阑珊说着,眼泪掉了下来。她流泪的时候,很像荷叶上滚动一颗晨露那么纯净美丽。

    张凡老毛病不改,最看不得女人的眼泪,心中一阵揪紧,长长地叹了一声:“好吧,我试试看!”

    “太谢谢了!小凡,我谢谢你!我儿子得救了!”

    欧阳阑珊激动地站了起来,冲上前便抱住了张凡的头,眼泪不停地落在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唉,可怜天下母亲心!

    张凡也被她的情绪感染了,长长地叹了一声,不由得轻搂住她的纤腰,而他的头被她紧紧地搂住,抵在丰满之上,一时间,脑子有些云里雾里的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张凡轻轻推开欧阳阑珊,道:“你儿子已经六岁了,懂事了,他会不会把事情跟门家庆说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早就考虑过,我经常领他出去旅行,这样的话,晚上孩子在酒店睡觉时,你可以在夜里前来,趁他睡着的时候施行易容嘛。”

    酒店?深夜?到她的房间里?

    这听起来相当暧昧呀!

    不过,张凡想了想,也只有这个办法妥当可行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张凡点点头,随即问道:“报酬呢?”

    他想用这样的公开讲价向她表明:这件事不要掺杂进感情因素,它只是一般的有偿出诊,她不要有什么额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报酬么,不成问题。每次十万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分手时,欧阳阑珊问张凡:“下午你在摄影基地给我打电话,当时你在拍什么广告?”

    “消脂丸和嫩肤胶,都是我自己配制生产的。”

    “价格方面……走高端还是低端?”

    “消脂丸配方成本低,售价在数千左右,大众能接受的范围;嫩肤胶配方成本太高,而且是绝版狍犴茸原料,所以走的高端路线。”

    “狍犴茸?我听说过,那可是中药里的药王呀!”

    “所以,售价35万元。”

    “好卖么?”

    张凡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:“价格太高,宣传又没跟上,目前还没开张。”

    “噢,”欧阳阑珊劝慰道,“别急。这个嫩肤胶,听起来不错,哪天有空了,我找你。”

    张凡心想:她要买?这可是个大主顾!

    两人刚刚上车分道扬镳,张凡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一看来电显示,是韩淑云打来的。

    看来,她哭够了,打电话要张凡回家呢。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,摁开手机。

    “小凡……我在四方酒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淑云,你声音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惊:韩淑云在酒吧?

    听声音断断续续,是不是喝醉了?

    “说话呀!”张凡冲着手机大声呼叫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阵男人杂乱的喊声,韩淑云叫了一声,然后便挂断了。

    出事了!

    张凡狠狠地拍了自己脑门一下:刚才对韩淑云太粗鲁了,也没有好好好安慰她,就直接离开了她家!要是她真的出了什么事,张凡……

    加大油门,一路狂奔,不知闯过几个红灯。

    他不怕监控录像,即使交警事后找上门,吴局长那边一个电话准搞定。

    好在下班高峰己过,一路不堵,很快就到达了四方酒吧。

    四方酒吧处于城里最繁华的小商品批发中心附近,人杂混乱,尤其在夜里是治安的难点。

    张凡停下车,直接冲进酒吧里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散台里,一片吵杂,重金属音乐轰鸣,地面都跟着抖动。

    张凡到处张望一下,没有发现韩淑云,便直奔二楼而来。

    刚上楼梯,一个马甲侍应生迎上来喝道:“找谁找谁?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的,二十多岁!”

    “笑话!包间里的女人都二十多岁,老了谁要呀!”马甲侍应生讥讽道。

    按着这里的规矩,是不准外人进包间找人的。因为以前曾发生过丈夫进来找妻子,发现妻子正跟男人乱搞,结果闹出一场大乱子。

    所以,侍应生见张凡一脸焦急一脸愤怒,猜想他是来找自己女友或者老婆的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问一下,韩淑云在哪个包间!”

    “你喝多啦?这里不是酒店客房,不用实名登记的!我到哪里给你找什么韩淑云!自己老婆都机八自己看不住,跑这里来找?要脸不要脸了?快走快走,再不走,我打歪你的嘴!”马甲说着,自恃身高力大,揪住张凡,抬起一脚,就往楼梯下踹。

    张凡又怒又急,迎面一巴掌,把马甲拍倒在地。

    马甲受惊,捂着流血的脸看着张凡,却是不敢叫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