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68章营救

    张凡打开聪耳,顺着走廊向前走。

    刚刚走过几个房间,忽然听见一群男人的淫笑声传进耳朵里:

    “这娘们好白!”

    在这里!?

    张凡一脚踢开房门。

    只见房间里几个大汉正围在一个女子周围,你一下我一下,把女子的衣服扯碎,而那女子则是痛快地笑着,躲闪着……

    几个男子的眼光一下子射过来,骂道:“找死?”

    “扫大哥的兴,打他!”

    有几个人喊着,随即操起水果刀,便纷纷向外冲来。

    张凡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想跑?留下一只手!”

    那几个人喊叫着追上来,挥起水果便刺。

    张凡回身,一个横扫腿!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四五个男人全都摔出老远。

    张凡也懒得再继续搭理他们,向前刚走两步,听见里面另一个房间里传出扭打的声音和韩淑云的叫声:“你们敢!我老公马上就到,叫你们个个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话,突然停住。

    张凡一脚踹开房门,大吼一声:“擦!”

    房间之内,灯光明亮,几个男子围着韩淑云,有抓胳膊的,有搂腰的,有揪头发的……

    她的衣服已经大半被扯掉,但两手紧紧护住胸前,扭身挣扎着。

    见有人破门而入,几个男子大吃一惊,扭身回看。

    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人,脸上怒气爆棚,眼里杀机两道寒光!

    “小凡!救我!”韩淑云见是张凡,尖声喊起来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中,张凡竟然有两人认识:

    一个是豁嘴代刚,他曾是江清县城古趣堂老板的手下,后来在羁押所里杀害了孟三!

    另外一个有点出人意外,竟然是海天健身馆马教练,曾经因为调戏林巧蒙而被张凡教训过。

    不知这两人个竟然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看见进门的是张凡,豁嘴和马教练脸色立刻变了:

    今天是霉日子,走山路遇老虎,过坟地碰厉鬼——克星来了!

    而其它的几个人却不知道张凡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子,”一个光头笑道,“你就是她老公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你们把她松开。”张凡慢慢向前走,压低声音说着,眼里却放出惊魂之光,十分怖人,豁嘴和马教练看见这眼光,双腿不由得软了。

    “就你一个人?哈哈,小样儿!来来来,在一边站稳了,看仔细,哥们几个给你做个示范,教教你怎么调教老婆!省得你老婆以后不满足跑酒吧里找男人!”

    “免费给你上课,你今天偏得了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已经走到近前。

    几个人见张凡赤手空拳,例根本没有防备,嘲笑地看着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伸出小妙手,轻轻扳住一个男子的肩膀。

    那男子斜眼一看,哼了一声:“小子,要打架?”

    张凡也不回声,轻轻一抓!

    只听“咔咔咔”一串声响!

    是肩胛骨连同大臂骨一起碎裂的声音!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男子惨叫一声,肩膀立刻倾斜下来,巨大的疼痛令他站地不住,一瘫,就倒在地上!

    另外几个人松开韩淑云,有的抄起椅子,有的抡起玻璃烟灰缸,有的拔出匕首,纷纷向张凡扑来。

    张凡己是怒到了极点!

    心中洋溢着一股杀伐的豪气!

    小妙手高高扬起,向对方挥去!

    每个人,他只挥了一掌。

    一切只发生在两秒钟之内,便结束了。

    五个人全部倒地挣扎,烟灰缸碎成了玻璃末子;椅子断腿断背碎木板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不知谁的一只手,齐腕断掉,飞落在茶几上,从手腕断面里,汨汨地往外冒血,而五指在可怕地扭动着,一张一合,样子极度诡异!

    张凡四下看了看,其它人都是断胳膊断腿,只有豁嘴代刚缺了一只手,正在用另一只手紧紧握着断腕不让血往外喷……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大声惨叫!

    他们每个人都清醒着呢:遇到这样的杀手,谁叫得高,惹他烦了,只要添上一脚,小命就没了!

    所以,个个都忍着痛,不敢大声叫痛。

    张凡冷笑一声,冲豁嘴道:“孟老大的事,我当时没跟你深究,饶过你一命,没想到你还是不学好?”

    “我是天生的坏人!这辈子就没想干好事!”

    代刚情知死到临头,干脆来个“输理不输人,输人不输嘴,到了阎王殿,也是牛逼鬼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人渣!活在世上,就剩下浪费粮食这一点功能了!不如死了吧!”

    代刚一听,咬着牙,等着张凡再给他一脚叫他归西,用临终的口气恨恨地道:“姓张的,我今天落到你手里,也是死得其所,要杀就来个痛快的!我代刚不是怕死的种!”

    “那好!我就叫你死个痛快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飞起一脚!

    不料,这脚却没有踢向豁嘴代刚,而是直冲茶几而去。

    茶几上的那只手被踢飞起来!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重重地摔在墙上。

    落在地上时,已经成了一团肉饼!

    这下完了,代刚这只手是彻底没了,连再植也办不到了。

    张凡回转身,扶住韩淑云。

    衣衫破损,美人如玉如残花,张凡不禁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好在她的裤子还算基本完整,阵地没有失守,张凡这才略略有所安慰,紧紧地把她拥在怀里,用手轻轻抚着秀发,道:“没事了,咱们回家!”

    受到了过多的惊吓,此时获救,韩淑云一放松,精神再也坚持不住,一闭眼,头一歪,便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张凡弯腰,轻轻将她托起,大步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听见楼上打架,酒吧经理领着一伙保安,飞快跑上二楼。

    倒地的侍应生大喊:“人已经下楼了。”

    经理忙领着一伙人跑下楼来,看见张凡抱着一个女的正往外走,便一招手,一大群人冲上去,堵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小子,包间砸烂了,侍应生打伤了,客人打残了,就想轻易走掉?”经理怒吼道。

    张凡冷笑一声,慢慢而低沉地道:“我跟你说三个字:给——我——滚!”

    经理仗着十几个保安,而且人人手中有电棍,不怕对不付了一个男子,而且是怀里抱着女人的男子,便上前半步:“我要是不滚呢?”

    张凡略一侧身,抱着韩淑云的手腾开一点,向前伸去,恰恰抓住吧台的一角,轻轻一拧!

    几乎没有什么声音!

    实木的吧台被揪下来碗大的一个缺口!

    “啊?”围观的保安和顾客全都被这神迹给弄愣了。

    张凡小妙手轻轻一握,手里的木块无声地碎裂,变成细细的碎末,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滚的话,我叫你的脑袋跟这木头一样!”张凡脸上鄙夷地道。

    经理已经是完全吓傻了,一边往后退,一边喊:“让,让,让开,让这位先生走!”

    张凡一转身,大步走出酒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