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69章走失

    把韩淑云轻轻放在大奔后排座上,然后开车回到了韩淑云家里。

    直到把她放在床上,她仍然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昏迷之中,嘴里还在喃喃地吟着,发出惊恐的吸气声!

    她脸上红红的,一摸,发烧。

    张凡伸手给她搭了搭脉,马上断定是受惊过甚,胆汁分沁太多,引起低烧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给她点了几个安神镇惊的穴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呼吸趋于平缓,脸上也不那么红了,退烧了,不过人还处于昏睡之中。张凡不急于把她弄醒,而是让她好好睡一会儿,养养精神。

    他到衣柜里找了一套睡衣,把她被撕碎的衣服褪下来,换上宽大舒适的睡衣,然后以右手小妙手在她身体上细细按摩,同时,将古元真气调动出手,缓缓注入她体内脉道之中。

    而她的脸色随着一阵阵真气注入,渐渐变得滋润起来,恢复了平时的娇艳颜色。

    张凡这才松开手,回头看看餐桌上,摆着四个盘子,都用盘子反扣着,两双筷子摆在桌上,一杯红酒己启封……

    一阵感动,张凡眼中一湿:韩淑云一定是盼着他回来吃饭,久盼不归,气得跑去酒吧喝酒解闷,结果遇上了那伙该死的射郎!

    若是再晚五分钟,这朵小花肯定被那伙歹徒给摧残了!

    想到这,张凡自责地拍着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打自己!”

    娇娇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!”

    张凡喜道,忙把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未及张凡用力拥抱,她的双臂已然如蟒一般缠住,湿湿的嘴唇猛地贴了上来……

    “淑云!”张凡嘴被封住,几乎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也不要说,小凡,先要了我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身体一翻,雪臂已经从睡衣袖子里抽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面对如火的纯情,张凡瞬间已经被融化掉了……

    战役结束时,已经是午夜时分。

    韩淑云起身拿过一条毛巾,细心地替张凡揩去周身的汗水,然后紧紧依偎在怀里,悄声道:“小凡……最近,我总是心里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会抛弃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瞎想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意我,可是,毕竟那么多女人在你身边,把我换成是你,你不担心?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实话!

    不过,担心归担心,事实上,张凡却无法甩掉其中任何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甩掉任何一个,都将引起一场地震!

    有心栽花花满园,无意插柳柳成荫!

    周韵竹、乐果西施、韩淑云……都是那么“顺理成章”地跟他……的!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林巧蒙、段小茵,甚至直接向他表白过两次的欧阳阑珊……唉,别想了,再想脑袋都炸开了!

    见张凡沉默着,眼睛在微微地闪光,韩淑云轻问:“我问你,如果我和乐果嫂,还有刘涵花,我们三个同时落到水里,你最先去救谁?”

    这是个古老的问题,对张凡来说却是个新鲜的问题。闪舞小说网www

    问题太尖锐了!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张凡打算用反问来把话题叉开。

    “我猜,你一定先救刘涵花,毕竟你们是夫妻,而且是患难之交。我呢……唉,悲哀,估计要排在乐果西施后面了!”

    韩淑云长长地叹了口气,眼里出现可怜兮兮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瞎扯!”张凡终于崩不住内心的崩溃,一下子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瞎扯?哼!别骗我说你先救我!”韩淑云火上浇油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呆呆地望着她,显然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喃喃地说:“如果真的遇到那种事情,我谁也不救!”

    “谁也不救?你逃跑?”

    “不逃跑,我去死好吧!”

    张凡说出这话,内心已经有万念俱灰的感觉,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张凡受到这么大的刺激,韩淑云一时惊呆了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她轻轻地推了推她,柔声歉意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该问这话。我知道,你在意我,不过是心里没底,我才想听听你的态度。其实我知道你不想骗我,这就够了,我还能有什么更多的奢求?嗯,别生我气了,要么,我打自己几个嘴巴子?”

    说着,伸出玉手,重重地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凡见状,急忙伸手拦住,道:“算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韩淑云满意地破涕为笑,一下子扑上去,紧紧地将张凡扑倒在床上,嘤声颤颤地道:“我跟你说,小凡,你知道我多么爱你吗?”

    “多么爱?”张凡拥着她,内心里重新情意绵绵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没法选择而要去死,我就一头扎到水里不再上来。这样,你就容易选择了!你肯定毫不犹豫地选择搭救涵花,把乐果西施那个醋罐子丢在水里!”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醒来时,太阳已经照到床上。张凡慢慢地穿衣下地,趿着拖鞋来到客厅里,坐下看电视。

    而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地声音,是韩淑云在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张凡把频道移到本市电视台“上午头条”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喜欢看的节目。

    几段时政大新闻过后,忽然出现一条社会新闻,把张凡吸引住了:

    “据本台记者今天早晨报道,我市桃山区爱凡养老院发生一起老人走失事件。据该院院长林巧蒙女士透露,该院一名八十岁的老人,于昨天晚上临睡前神秘走失,至今已经十二个小时过去了,仍然未归。相关亲朋,已经全部询问过,均未见老人,也未接过老人电话。目前,老人家属己报案,警察局正在展开搜索。该名走失老人名叫许卫国,走失时身穿一件深灰色夹克服,黑色裤子,脚穿一双白色运动休闲鞋,请见到的市民拨打警方报警电话,爱凡养老院将给予提供线索者5万元奖励。”

    接着,屏幕上出现了老人的身份证照片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吃饭喽!”

    随着莺声一阵,身穿吊带儿、香肩毕露的韩淑云从厨房里转出来,手里托着托盘,热腾腾地放在餐桌上,“小凡,快来吃,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莲子糊!”

    由于一夜滋润,韩淑云此刻显得格外美丽,张凡虽然略感疲倦,还是忍不住深情蜜意地看过去,嘴里不得不抱歉地道:“我不能陪你吃早餐了,有个朋友的敬老院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韩淑云把碗端到张凡面前,用嘴吹了吹,道:“来,不太热,你吃几口再走,空着肚子,容易得胃病。”

    张凡感动地把一小碗粥喝完了,告辞韩淑云,急匆匆地开车前往爱凡养老院。

    原来,上次张凡与门家庆做了一个交易,他给门家孩子治癫痫,门家庆与林巧蒙合作搞养老项目的投资。

    因为门家庆的投资受市里政策支持,所以市里一路绿灯,林巧蒙第一期工程是收购了快要倒闭的国营江清敬老院,更名为爱凡养老院。

    没想到,刚开业一个月不到,就出现了这样重大的走失事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