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70章不孝之子

    张凡的车开进养老院,看见院里聚集了好多车和好多人。闪舞小说网www

    有几个警察在远处站着抽烟,院子中间立着长枪短炮,各路狗仔如蝇逐臭早就聚集了十几家,还有市政相关局办领导也站在一边,做出“亲临现场”的伟大姿态。

    周围的居民更是如节日一般,闻讯赶来围观。

    这下子弄得养老院里到处乱嘈嘈,好像世界末日来临。

    林巧蒙正陪领导们说话,见到张凡赶来,马上快步走来,还没走近,眼泪就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显然,昨晚一整夜,她受到了多大的煎熬!此时脸色苍白,了无生趣,身形在冷冷的晨光中显得娇小可怜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众人在场,张凡真想冲过去将她拥抱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凡,人不见了,到现在一点信儿也没有……”林巧蒙一边用手绢擦脸,一边嘤嘤地道,眼里满是求助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丢的人,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?!”张凡轻轻责备道。

    “你关机,一直关机,我打了好几遍!”林巧蒙委屈而不满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这才意识到,是睡觉前韩淑云偷偷替张凡关的机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不要太担心,事情已经发生了,就坦然面对吧,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,我都和你站在一起,绝不让你受委屈!”张凡当着众人的面,也只能安慰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!绝不能让她受委屈?”

    一个粗犷的大嗓门在身后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扭头一看,一个络腮胡子中年人正冲着张凡吼。www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安慰她一下不行吗?”张凡平静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是谁呀!跑这来装大瓣蒜!”另一个男人指着张凡鼻子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把人给弄丢了,还不想受委屈?”另外一个男人狠狠地说,“我告诉你们,今天要是不把我爸给找回来,我放火烧了这养老院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放火犯法,不如把这美女院长领回家……”第四个男人看起来比前三个年纪小一些,但一脸的淫笑尤其令人厌恶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这四个男的身边的一群人跟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这伙人是许卫国的家属和亲朋,他们听说许老头丢了,今天早晨聚集了上百号人前来养老院,立逼着林巧蒙把人交出来,不交出来的话,这一百号人就在养老院住下不走了。

    张凡皱了皱眉,问络腮胡子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丢失者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兄弟哥们四个,今天都在这里,你们别想蒙混过关!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天黑之前不把我老公公找回来,立马赔钱!”旁边四个妇女,是四个男人的老婆,一个个横眉立目,非常嚣张。

    张凡打眼一看,这哥四个看上去生活不错,穿戴打扮至少是小老板层面的人,而站在他们身边的四个女人,也是个个穿金戴银。

    张凡冷笑一声,道:“我有件事不明白,你们哥四个,为什么把八十岁的老父亲送到养老院?难道你们养不起他老人家?”

    这一句,直接打脸。

    哥四个脸上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“林院长,这四个平时来看过老人家吗?”张凡问林巧蒙。

    “护工说过,已经将近两年了,没有任何人来看望过老人家,上个星期老人病重,我们给家属打过电话通知,结果没一个人来看望。”林巧蒙道。

    张凡盯着四个男人和四个女人,鼻子一哼:“平时不关心老人家,丢失了,怎么突然关心起来?”

    旁观的人一听,纷纷议论起来,就连跟哥四个一起来闹事的亲朋们,都不满意了,你一句,我一句,把哥四个连同四个老婆,损得像孙子一样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四个儿媳妇把头凑在一起,商量了一阵,决定以攻为守,突然冲过来,死死地抓住林巧蒙,号啕大哭起来:

    “你还我公爹,你还我公爹!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公爹卖了割器官去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天你不还我公爹,我撕烂你个小丫子!”

    林巧蒙被四个泼妇你拉我扯,东倒西歪,头发被抓乱,脸上抓出了一道血口子。

    张凡本不想打女人,但此时不得不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向前,小妙手一下下乱舞!

    众人根本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,只见只个泼妇纷纷松开手,扑通扑通跪在地上,口吐白沫,直翻白眼,哭叫不出来了!

    四个男的一见,惊呼:“媳妇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四个泼妇根本说不出话来,直挺挺地跪着动不了!

    当着众人的面,媳妇被外人打了,四个男了脸上挂不住,互相使了个眼色,老大道:“废了他!”

    言罢,四人从怀里抽出水果刀,挥舞着,向张凡刺来。

    张凡又是轻轻一摆手。

    四个男的手中水果刀纷纷落地,张凡近身上前,猿臂轻舒,小妙手一点。

    四个男的也是扑通扑通跪在地上,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上百号人的亲朋团,直接呆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有的是来凑热闹的,有的是手痒来打架的,不过见张凡如此神功,都呆了!

    张凡抬起脚尖,在四男四女每人头上蹬了一脚,就像踩狗屎一样,把八个人全倒踩倒在地,不屑地骂道:“你们几个不孝之子,好好在这反省一下,你们是怎么虐待老人的。”

    亲朋声援团一百多号人中,也有几个平时爱打架、甚至会些武功的,见哥四个被虐得像狗一样,不由得他们不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群小子开始撸胳膊挽袖子,有的手提钢筋,有的手持砖头,慢慢地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想打架?”

    张凡微笑着问。

    几个小子仗着手里有武器,一齐向张凡逼来。

    张凡原地站着不动。

    亲朋声援团中有人看热闹不怕乱子大,起哄了:

    “打他呀!你们五个还打不过他一个?”

    “不把这小子灭了,我们老许家今天算是没脸出这个院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百多号人,被一个人给吓住了,丢脸也丢大了!”

    这一窜掇,五个人胆气更中,发一声喊,向张凡扑来。

    张凡真是懒得打他们,只是一转身,三百六十度一圈,小妙手横扫过去。

    五个人都是没吭一声,就倒在地上挣扎不起来了,一个个脸色痛苦,想死活不成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去!什么招儿!”

    这下子,声援团是彻底被镇住了,纷纷倒退出老远,再也不敢靠近,只剩下张凡和林巧蒙站在那里,脚下是八个不孝子媳。

    亲友团中议论纷纷,其中有几个年长的,商量一下,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人,看样子像个坐机关的,说话还算有点档次,拱手冲张凡道:“我说这位先生,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,不是来打架的,有话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张凡也是以礼还礼:“问题是要解决,许老先生既然是从养老院丢失了,我们养老院自然要负责。不过,在事情弄清楚之前,你们亲友最好安静一些,养老院是老人生活的地方,这样吵吵嚷嚷的,让其它老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跟几个人商量了一下,回答道:“先生言之有理。这样可以不,你先把他们哥几个放了,我们许家亲友们把人员撤了,留下几个人在养老院等消息,同时,大家也好共同商议。你看这样好不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