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372章你想盗墓吗

    林巧蒙心中一热,却是嗔了张凡一眼,随后大迈一步,抢到张凡前面:“算了,要是非死不可的话,还是我给你挡子弹吧。www我孤身一人,没父没母没兄没妹也没家,你拖家带口跟我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张凡也是一阵感动,把林巧蒙扯到自己身后,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护住,两人慢慢向前搜索。

    顺着踩倒伏的草丛,来到一座圆拱老坟跟前。

    老坟高大宽阔,坟前一个巨碑不知多少年多少代了,已经倒伏在地上,裂成几段,半掩埋在土里。

    老坟是用青砖砌成半球形,看上去特别像农村里烧砖的窑。

    在坟后,有一个盗墓都进出的口子,约有一米见方。

    走过去,感到从里面透过来一股寒气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人没?”张凡冲洞口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里面有野兽,张凡拣了两块碎青砖,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仍然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出来,再不出来,我放火烧了!”

    张凡吓唬道,一边把打火机打开,点燃一把干草,点着了,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洞口里火光一闪一闪,慢慢地灭了。

    仍然是寂静一片。

    张凡把头探到洞口边,用手电筒向里面一照。

    空空的墓室,砖石杂乱,灰土很厚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在室角有一个小侧门。

    张凡手扳断砖,轻轻地跳了进去。www

    “小凡,我也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了,在外面守着洞口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也要下去。”

    张凡无奈,只好回身把林巧蒙抱下来。

    “进那小门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凡举着手电,林巧蒙举着蜡烛,慢慢向侧门走去。

    从不到一人高的侧门里钻过去,里面原来是一个更大的主墓室,而洞口边的只不过是一个耳室而己。

    主墓室约有三十平方米大小,地上凌乱地丢着古瓷器碎片,还有朽掉的木板,地上有烧过篝火剩下的灰烬,到处灰尘很大,走动时掀起来灰尘,有些呛鼻子。

    两人忙戴上口罩,向摆在地中央的棺樽走去。

    这副棺樽呈深红色,上面的画漆好多都剥落了,勉强能分辨出棺头上的五彩漆画。

    张凡伸手拍了拍,发出“啌啌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里面会不会有宝藏?”林巧蒙萌萌地问。

    “有宝藏会给我们留下?这座墓,不知被盗过多少次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笑了笑,伸手推一下棺盖,只听哗地一声,棺盖被推开一道一尺宽的缝。

    两人俯身向前,用手电向里面一照。

    原本是有精神准备的,应该是能看到一副骷髅架子。

    不料,这一看,两人都惊呆了:里面躺着一个人!

    深灰色夹克服,黑色裤子,脚穿一双白色运动休闲鞋,年纪约有八十多岁,脸部栩栩如生,直挺挺地躺在里面,身下还铺着厚厚一层干草!
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许大爷吗?”林巧蒙惊得颤抖着说。

    张凡把手电光照在那人脸上:没错,他正是许卫国!跟照片上一样。

    “啊呀!他死了!”林巧蒙绝望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未必!”张凡以古元真气感觉到一股生人气,而不是死尸发出来的腐气和鬼气。

    打开神识瞳,仔细看过去,透过衣服和肋骨,只见许卫国心脏还在微微跳动,胸部慢慢起伏,还有一点微弱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没死!”张凡高兴地道。

    “没死?没死太好了,要是死了的话,影响就大了!”林巧蒙激动地说。

    张凡把棺盖一拽,搬起来放到一边,伸手一捞,把许卫国从棺樽里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张凡忽然觉得怀里一阵跳动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是七星骰在跳!

    哪个骰子在跳呢?

    目前开光的有鬼星骰和金星骰,若是鬼星骰跳,那说明附近有鬼魅;若是金星骰在跳,那说明这脚下地里有藏金!

    不过,此时顾不上这么多了,先救人要紧,这墓室里呆得时间长也容易染上衰气,赶紧出去为妙。

    “快走!你在前面给我照着路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林巧蒙在前开路,张凡在后跟随,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爬出洞口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张凡把许卫国放在厚厚的草地上,以小妙手附在他头顶百会穴,运一掌古元真气,缓缓注入他主脉之中……

    约过了半分钟,只见许卫国慢慢动了一下嘴唇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醒了醒了!”林巧蒙拍手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醒,这次事件就圆满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许大爷,许大爷!”张凡轻轻叫道,“我们是来救你的。你看看,她是谁?她是林院长林巧蒙!”

    许卫国表情呆滞,略带痛苦,看了看两人,久久地,才慢慢吐出几个字:“林院长,你不该来救我!还是让我一觉睡死在这里好。”

    林巧蒙轻轻扶起许卫国,打开一瓶桔汁喂他,一边说:“许大爷,你不能死!你那么多儿孙,怎么能说抛开他们就抛开?”

    “儿孙?”许卫国长长叹了一口气,“我这辈子,没儿没孙哪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张凡问道,“是谁把你弄到这里的?”

    许卫国摇了摇头:“是我自己走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走这里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八十多岁,活够了,就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长眠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他眼里泪水慢慢地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儿媳怎么虐待你了?让你这么伤心?”张凡愤愤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了,我没养儿子,就只养了四条狼。他们和儿媳天天来要这要那,对我和老伴非打即骂,老伴一气之下喝药死了,然后他们把我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都分掉,把我的房子卖了,把钱分光了,然后把我送到养老院,五年了,整整五年,他们没来看过我一眼!要不是正府给我每月有退休金,我早就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许卫国说到此处,泪如泉涌,哽咽不成声。

    张凡良久呆立,感到阵阵凉意:人心不古,何以到了这个地步!

    “许大爷,我扶你到车上去吧。”林巧蒙道,“要是你不嫌弃的话,以后我给你当女儿。走咱们回养老院去,你回去好好活,活到一百岁给他们看看!”

    许卫国擦了擦眼泪,“林闺女,我知道你是好心,可我不想连累你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爷,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那些儿子儿媳能放过我吗?”林巧蒙道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,提醒了许卫国:“怎么,他们去院里闹了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闹,”张凡指着林巧蒙脸上的伤痕,道:“他们还动手打了林院长,看把脸挠的!”

    许卫国气愤得手发抖:“这群不孝的孽畜!我要和他们断绝关系!”

    张凡轻轻把许卫国扶起来,笑道:“许大爷,今后我给你当儿子,林院长给你当女儿,你又有儿又有女,身体又没病,不活到一百岁像话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,把林巧蒙逗乐了,掩住嘴笑。

    许卫国也被两人感动,左手扶着张凡,右手扶着林巧蒙,道:“你们两口子真好心!”

    张凡忍不住一乐,自语道:“我们两口子……”

    林巧蒙从身后偷偷掐了他一把,嗔道:“严肃点!”

    回到车上,许卫国喝了半瓶豆奶,又吃了几块饼干,倦意又上来了,张凡便给他按了一套七星睡穴,他很快就在后排座位上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回养老院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神秘地笑道,四下望了望,没有人烟,小声地对林巧蒙说:“事儿还没完呢!”

    “还有啥事?”

    张凡把车门关好,压低声音问:“巧蒙,你想不想盗墓?”